笔趣岛 > 幽荒绝 > 六、离家出走(1)

六、离家出走(1)

  她没有想过,她居然体会到邵子牧那时候的心情——孤独、无助、无可奈何。 

  是的,这些时日,她只顾着去恨邵子牧,去怨恨造成这一切的他,却从未站在他的立场上,为他想过一分一毫。

  她固执的认为他利用她,固执的认为他是一个无情又凉薄的人,固执的以为他为了他独一无二的统治权,可以牺牲一切包括跟随在他身边多年影莫。

  可是她却选择性的忘记了一些事情——

  坤山之上她被人挟持,他义无反顾的吃下七情断肠。

  堰洲赈灾,是他明知道是被人算计的,但是他为了那被弱水围困的百姓,还是义无反顾的踏入了那个几乎九死一生的局。

  玄家惨死北境,是他命人将栾的家人送回了玄城,让玄然好好安葬。

  影莫受伤,他几乎是用了天价,从她手上买回了影莫的命。

  乌族议和,他以一人之力,在平城外,以乌族零人受伤这种的任谁听来都不可能的战绩俘虏了平城外十几万乌族大军。

  是的,这些事情,她怎么可以忘记呢?他虽然利用一切他能利用的人、事。但是他从未主动去伤害过任何人,而且还在尽他所能的弥补他造成的恶劣影响。

  这样一个在善与恶边缘徘徊的人,没有对错。这样一个舍小取大的人,没有对错!

  正如这世间所有的事情一样,没有绝对的对错。

  只是她太执着她心中所念,不想去体会他的那种帝王之心!

  药叶儿苦笑,她竟然在与邵子牧决裂坠崖以后,才体会到邵子牧这一年以来的心情。

  铁柱进了屋以后,就没有再出来。

  天色将晚,黑暗如墨一般瞬间染黑了天幕。乳白色的炊烟与灰色的暮霭交与各家各户传来的饭菜香味纠缠在一起,飘飘荡荡、萦绕在她身边。

  村间的小路上,已经没有了人影,幽暗、静默。

  药叶儿看着那条似乎没有尽头,心中茫然骤涨。她拿起了身边刘叔给她找的一个树枝做的拐杖,撑起身子,一拐一拐的朝着村外走去。

  铁柱坐在灶炉前生着火,铁大娘看得出来他在生气。她甚少看见这样的铁柱,盖上锅盖,走过袅袅白烟,问道,“你怎么了?”

  铁柱用力撇着树枝,小孩手臂一般粗的树枝就那样“咔嚓”一声被他掰断,丢进火里,“没什么。”

  “没什么?”铁大娘绕过灶台,戳了一下他脑袋,“你自小生气脸就红,什么事憋在心里憋出病都不说。”

  铁柱撇撇嘴,“就是跟叶儿闹了点不愉快。”

  铁大娘着实有些惊讶,药叶儿与铁柱的性子都是还算温和,怎么这两个人会闹脾气?

  “为了什么?”铁大娘不放心追着问。

  铁柱一偏头,一副打死不说的样子。

  他这样,铁大娘也没招,只能道,“那你去叫她吃饭。”

  “我不去。”铁柱身子一侧,打死不出去的样子。

  铁大娘没好气的拍了铁柱一下,“你就作吧!”然后自己走去外面喊药叶儿。

  谁知到了外面,只看见地上晾晒的草药,不见药叶儿的身影。四下看去,村里除了各家各户传出来的昏暗的灯光,再也看不见人。铁大娘立即跑回屋,拍了铁柱一下,“你到底把叶儿姑娘怎么了?”

  “我把她怎么了?”铁柱转身,“你怎么不问问她自己。”

  “我问!我上哪问去,人都不在了!”铁大娘没好气,“你快给出去找找!一个姑娘家,腿上有伤,深更半夜的能去哪?!这山里还闹虎!”

  铁柱睁大了眼睛,他没有想过药叶儿居然脾气如此大,他不过就是质问了她一句,她非但不回答,还敢离家出走?!

  顿时心下有些慌,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事情。难不成,贺家药铺的事情是他误会她了?她觉得委屈,所以才出走!?

  她那个腿!如何使得!

  铁柱立即站了起来,夺门而出,在村子里找了起来。找了两圈没找到,他才往村外小路追了出去。可是很奇怪,追了很远的距离他都没有看见药叶儿身影。他这才真的开始着急,心里开始各种假设——被野兽叼走了?还是路上遇见打劫的把她给带走了?还是……

  铁柱情急之下从村子出来,沿着出村子的小路追了出去。

  村子外面小路边的灌木丛动了动,药叶儿站起身,看了看铁柱的离去的方向,才缓缓动身,往山林深处走去。

  山路难走,她本就有一条腿不方便,走了一会就觉得右腿负重的厉害,只能靠着一棵大树休息。

  黑暗中的山林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

  深处似乎蕴藏著深邃无尽的黑暗,仿佛那妖藤怪树会在一瞬间活过来一般,偶尔从山林间传来飞禽走兽的悲恸嚎叫,在山涧里回荡,让人不禁却步。

  夏风骤起,森林犹如中了诅咒一般,疯狂的起舞,树叶与树叶的摩擦声,响遍整个山岭。

  月光从密林的树叶缝中投下,落在树枝与药叶儿的脸上,显得格外苍白。

  她走不动了,只能靠着树,滑坐在地上。

  她的脸上没有任何悲伤,却无比的苍凉,那种寒冷从心底蔓延开来,瞬间就传遍了全身。

  她会死在这里吧?

  嗯,腿不能行,山里有野兽出没,夜间最是危险。她闭上眼坐在这里,等着终结。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特别累,累的眼睛都不想睁开,呼吸都觉得沉重。

  “呜——”

  山林间传来一声野兽嚎叫,似乎就在她的周围。那叫声让周围的树木都为之抖了一抖。

  或许,就这样死了,她也就能回到原来的世界了?

  或者,在这里归于虚无?

  “呜——”

  那声音缓缓靠近,药叶儿嘴角挂起一丝笑意,还好之前跟暗芯还有金芯交代过,如果她死了,就让木芯接任谷主的位置。

  她这一生空空的来,最后空空的走,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与她前世一样。

  “呜——”

  那声音越来越近,近的几乎就在她的身边。

  本书来自  https:////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