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网游之近战牧师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嗯?嗯……

第三百八十九章 嗯?嗯……

  时辰之树上的怨念消退,擎天巨树逐渐恢复了初始的样子,无数枝条在漫漫时间中抽荡,仿佛一个沉睡于万古岁月中的巨人。

  色堕魔主一死,它的伪装也直接被撕破。

  月宫恢复了平静,不过,这里大概是整个月宫遗迹中唯一一处还没被怨念覆盖的净土了。

  ……

  “你说什么?”

  安娜眼中游离着危险的光芒。

  姜云那放荡的姿势和神色,不禁让她心里涌起几分羞恼,尤其是一想到眼前这人居然还是自己姐夫,这股羞恼就迅速由失落演变成杀意……

  姜云赶紧解释了一遍。

  他正色道:“我放血可是为了救你,快,趁现在伤口还没愈合,不然我还得割自己一刀!”

  安娜拔剑出鞘,“我可以帮你放血!”

  姜云顿时一缩脖子,他硬着头皮道:“我是你姐夫,怎么可能会骗你呢!”

  “信你才有鬼。”

  安娜冷声道。

  其实她已然相信了姜云的话,可是对于直接吻在他脖子上这种亲密举动,她无疑是很抗拒的。

  安娜取出一个青玉容器,“用这个。”

  “都是自家人,那么见外干什么……”

  姜云小声嘀咕,还是老实的接过容器,靠在自己脖子伤口处接了血液半碗血出来。

  他这才发现自己血液中有淡淡的金辉流淌,而且没有半点刺鼻的血腥味,甚至荡漾着一股清香。

  姜云喉结上下耸动一番。

  心说自己难道是在往唐长老的方向进化?

  “……给。”

  他递过去,伤口这时已然愈合,身上的血迹也在系统自动清洁功能中一扫而空。

  安娜没怎么犹豫,微皱着眉接过,背过身便一饮而尽,而后她下意识的舔了舔嘴角,仿佛意犹未尽一样,整个人不禁一顿。

  不知想到什么,安娜脸色蓦然一红,在一转头的时间便快速淡去。

  “没有效果。”

  姜云诧异道:“怎么会?”

  “我为什么要骗你。”

  “这……”

  姜云有些想不明白,自己属性中清晰的写着血液可以净化诅咒,难道是因为自己跟色堕魔主的属性不同,所以无法解除安娜的诅咒?!

  如果是那样,事情可就严重了。

  他干脆的在自己脖子上划开一道口子,再度接了一碗血出去,姜云的脸色已经有些发白。

  他道:“再喝一点。”

  安娜满脸嫌弃的接过去,快速喝光,她眼中顿时闪过一道精光。

  “好像有点效果了!”

  “是因为喝的不够多么。”

  “不是,你血液当中的能量,似乎一离开你的体内就在快速挥发……”

  安娜迟疑着说出她观察出来的结论。

  姜云闻言一愣,强大的自愈能力让他划出来的伤口已经迅速愈合。

  他试探道:“那看来,你只能亲自动手了。”

  他蓦地伸长脖子,紧闭双眼,一副英勇就义的神色,“你就当我睡着了,轻点就行!”

  “……”

  安娜的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到他脖颈间,眼底涌现阵阵涟漪。刚刚喝下去的血液,犹如在腹中燃起了一股火焰,烧的她心头燥热。

  “血里有古怪……”

  安娜敏锐的察觉到了,然而身体却在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姜云近前,姜云掩耳盗铃似的闭上双眼,却确实帮她减轻了不小的压力。

  “不过……好喝……”

  安娜心里陡然升起一个古怪的念头。

  姜云的血很好喝……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血液正在帮她驱逐那股诅咒的缘故,喝下姜云的血后,安娜感觉到从未有过的通体舒泰,简直还想再喝几大碗。

  因此,她说谎了……

  “呼……”

  安娜俯过头去,脸上浮现一股异样的红晕,暖暖呼吸打在姜云脖子上,让他身体一颤。

  “啊呜……”

  安娜随后咬了上去。

  姜云只觉得一阵轻微刺痛传来,顿时,就有了一种体内精华正在被源源不断吸出的虚弱感,他情不自禁的收拢双臂,搂住安娜纤弱的腰肢。

  “唔……”

  安娜身体一僵,眼中涌现出羞恼的神色,可口中的甘甜味道让她实在无法放弃,安娜索性紧闭上眼,只当什么都没发生。

  一股火热,却不可抑制的在心底燃烧起来。

  姜云的双手也逐渐不老实了。

  安娜的体型是那种完美的健美身材,每一寸肌肤都充满着惊人的弹性,将这具躯体拥入怀中,没有人能静的下心来。

  血液的魔力开始生效,安娜眼中逐渐迷离。

  “好热啊……”

  不多时,安娜开始感觉到浑身像火烧一样的热意,她喘着粗气在姜云脖子间抬起头,这才发觉自己身体的多处部位已经沦陷了。

  “你干什……唔……”

  她话说到一半,就被姜云堵住,安娜顿时懵在原地,任由姜云一番肆意妄为。

  良久,她脸红红的低下头去,用微不足道的力气挣扎着:“放开我……”

  “你是我姐姐的……我们不能……嗯……”

  “帮了你这么多,总要收点利息呀,现在你姐姐不在,我们做什么她不会知道的。”

  “不行……”

  “你放心,我只摸摸,不会做过分的事情……”

  “那……说好了……啊,你……”

  “我只在外面,不进去……”

  “……”

  “我不会x在里面的……”

  “……”

  “呼……对不起啊……”

  “……”

  在色堕魔主血液带来的未知副作用中,一阵天雷勾动地火,树荫下,春意无边。

  “这件事,不能让我姐姐知道。”

  血液的魔力逐渐消退,安娜表情恢复冷静,只是在看向那些几乎布满自己全身的红痕时,心里还是会忍不住一阵波动,骂一声野蛮。

  她此刻如何还能不知道自己到底还是被姜云给算计了,然而安娜却莫名的恨不起来。

  一方面,她知道自己就算把姜云千刀万剐也无济于事,毕竟他有无限复活的能力。

  另一方面,则还是因为她不忍心看奥斯林娜伤心,她宁愿让自己忍受着委屈,也不想看奥斯林娜因姜云而感情受到伤害……

  没错,一切都是为了姐姐!

  如果让姐姐知道他这么禽兽,居然连自己都不放过,那她一定会很伤心的吧……

  所以,这件事必须要隐瞒下去,反正以后也不会再发生了……

  安娜心里默默想着。

  这时,姜云道:“这一次好像没有彻底清除掉你身上的诅咒,我觉得还得多来几次,不过现在我已经被榨……我有些虚弱,需要补血修养几天,你间隔一个星期再来找我。”

  “……嗯。”

  安娜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