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权宠元妻 > 第583章,逼她加价

第583章,逼她加价

  开明书坊门口,杜掌柜看着排队笑。 

  乙小姐很客气,明天、后天,他不求这么长队,但已经有人注意到,他满足了,元音卖越多他越开心。

  左边的掌柜,像是不到而立,较凌厉,或者凶。

  右边铺子的掌柜,看着高节书铺这情形,谁能不动心?

  左边掌柜说:“没人买书杜掌柜还这么高兴。”

  右边掌柜深深嫉妒:“你没看元音?杜掌柜要出开卷了,后天大卖。”

  左边掌柜没仔细看,拿来看。

  最后边,说一说开卷。

  那天下午,开明书坊杜掌柜来,请某看一卷书。书名开卷,创刊号,杜掌柜说打算办旬刊,逢三卖。

  某认真看过,某手这册,各方面都是不错,有兴趣可以看。

  郑重声明,开卷、与元音、目前为止还没任何关系,杜掌柜只是请某一读,某也不承担推荐或保证之责任。

  不过,若是有好书,更多好书,某仅代表个人、表示欢迎。

  左边掌柜重重哼一声。

  哪个不傻的都明白,这是推荐开卷。不过表明关系没那么好。

  右边掌柜手里一卷,问:“一生无忧是谁?”

  左边掌柜才注意到,编辑多了一位、一生无忧。

  数来数去,韩公子韩进益?像是正借了吴忧传的名。

  吴忧结局不好,依旧是大家追求。这是一种矛盾人性。

  右边掌柜问:“杜掌柜真准备出开卷?瞒的挺紧,怎么样,能先一读为快?”

  杜掌柜应:“根据元音的情况,今晚会抓紧调整,明天第一批送你。”

  有人、已飞奔四面八方。

  开明书坊可以出,乙元芕给推荐,别人也行。

  元音像是一点不担心,别人也不指望卖这么多,假如一期卖一万册,挣一二百两银子,一月三五百两、不少了。好处,抓住一点是一点,汤喝到一口是一口。

  右边卖的不是书,唉。

  杜掌柜不得不说:“有好的,都可以试着去找乙小姐,她厚道。”

  右边掌柜点头:“确实、宽厚。”

  杜掌柜嗯:“很宽厚。如有人提议,一册加一两个大钱,一期百万,轻松多得一二千两银子。她本来卖的便宜,书好,即便加十来个大钱,都有人买。”

  左边掌柜凌厉:“大家一起,要求她加价。”

  几个买书的站左边。

  一会儿招呼一群。

  加价?凭什么逼乙状元包加价?

  她愿卖大家爱买,与那些干看着的什么关系?

  左边掌柜有底气:“她卖的便宜,让人家卖不出去,赔钱。”

  买书的嘲讽:“以前挣多了!四十六个大钱能挣,非要卖六十个大钱,黑心!”

  支持:“乙小姐最好!支持到底!”

  春风一吹人都知道。

  蓝钿、涂立娮、乙明诗等在二楼,觉得很神。

  逼的没门,平民恨不能将状元包保围起来。

  这是牵涉自己利益,还得状元包。

  算算,一册多花四个大钱,一月十二个,那全套必然也涨,一月是多花三十个大钱,一年三百个。假如,一年元音都买,要一两六钱多,加全套至少五两银子,不小的开销了。

  这又像十税一、十五税一、三十税一。

  三十税一为轻,十五税一一般,十税一是从庶民手里抢钱。

  乙元芕为何抢钱?

  许馝馞买不到书,杀过来:“乙小姐。”

  乙元芕看她一眼。

  王小姐看她一眼。

  许馝馞忍住气:“买书为何要这样?”

  崔小姐过来,又带的山楂糕。

  王小姐笑,街一阵一阵的有人笑吐下泻,挺脏。

  仆妇赶紧清理,遇这种情况,估计天热更臭。

  那泻的也不想,小厮帮他收拾干净,心里很感激,闹事也是有。

  一个笑到吐血,一群嗷嗷的,那吐血倒是利索,搞得一片神了。

  乙元芕、王小姐、崔小姐面面相觑,别真笑死个人,不带这样夸张的。

  许馝馞憋着,又不知该如何:“我要一册。”

  金嫊说:“书能杀人。”

  乙元芕:“还有蠢死的。”

  金嫊想坐,丫鬟不给她坐,以为哪个都往这儿坐。

  有人认得许馝馞,给她一册。

  许馝馞凑到一边看,飞快看完,没什么。

  有人问乙状元包:“开卷好看吗?”

  乙元芕:“开卷有益。”

  有点银子,打算到时来看看。一年才几两银子,便是一月几两也不多。

  像许博士,正七品,一年俸银、各项加下来不到五百两银子,许馝馞是拿不出几两银子的。

  金嫊许馝馞有钱,说乙元芕:“我给你帮忙。”

  乙元芕:“挖蚯蚓?捉蜘蛛?”

  金嫊吓一跳:“你弄那些做什么?”

  许馝馞叫:“桂斋有蜘蛛?”

  挺多人看许小姐,动不动叫算什么?有蜘蛛难道吃人?吃人乙状元包能承担责任?

  不用脑子想想。不得台面。

  金嫊说:“我帮你编元音。”

  乙元芕问:“你会?”

  金嫊:“你会啊。”

  乙元芕:“那要你做什么?来捉蜘蛛?”

  金嫊:“你会我有什么不会?”

  乙元芕挥手:“有能耐的离我远点,我嫉贤妒能,看不得我好看我能干出身还我好。”

  都是笑,乙小姐意思王小姐、崔小姐出身不她好呗。

  崔盈盈不把这当真,对于有点能耐要掺和元音的,还不如看那笑的打滚。

  崔盈盈也不太明白,至于吗?

  各人想法不一样,有人单纯,觉得好笑。

  金嫊生气:“许馝馞算什么?读过几年书算才女满天下都是。”

  许馝馞怒:“我读我的书与你何干?乙小姐真需要人?”

  这是绝佳的机会。

  林娪也来了,个子低并不瘦,显得矬。

  林娪过来叫丫鬟:“给我拿书。”

  玉琢看着她手。

  林娪吓得手往背后藏:“你你你你敢动我!”

  玉琢不敢。

  林娪、才发现:“崔姐姐。”

  崔盈盈怒:“你是不是欠抽?”

  乙元芕、王小姐对视,有故事?

  崔盈盈恼怒:“她和崔倩琳认识,跑来叫我姐姐,不是找抽是什么?”

  乙元芕示意丫鬟。

  玉琢抡圆了一巴掌。

  那恶心的崔家,崔倩琳又庶出,敢往崔盈盈这儿攀?

  本书来自  https:////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