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欧皇饶命 > 明天五更,别订阅

明天五更,别订阅

  一年一度的“越雷泽”大比开始了,这次冠军的奖励比历年都要丰厚,是一枚“雷霆桑果”,炼化后可获得异能“雷霆臂”,威力超凡!

  不出意外的话,这次风雷宗外门的所有弟子都会前往参加,场面会十分热闹。

  而考核长老们就头疼了,想想外门近万弟子,就算只有一成参赛,都够他们忙的焦头烂额了。可奖励是“雷霆桑果”啊,多么诱人,就算是考核长老们都有些蠢蠢欲动,更别说那些弟子了,这次大比少说也有七成的人参赛啊!

  为此,考核长老们还特地向宗门提出要求,要加薪!

  这个要求最终是被批准下来了,不过效果却不尽人意,长老们一个个唉声叹气,没精打采地赶往大比现场。

  有长老在抱怨:“宗主未免也太抠门了吧,三千枚一级兽核硬是被砍价砍到了一千枚,我嘴皮子都磨破了,也没说过宗主......”

  旁边的长老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别想那么多了,有就不错了,咱还是老老实实的干活吧.....我,我,我,窝草!”

  话刚说完,这位长老连说三个“我”,接着就爆出了一句脏骂。

  与其同时,其他长老们也都傻眼了。

  “介是个什么情况?”

  有长老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也有长老急忙查看手札要记:“没错啊,我张贴的布告上写的明明白白,今天就是大比的日期啊!”

  “我的天啊,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么重要的大比,一个弟子都没来?我不会是还没睡醒吧?”

  “一定是打开方式不对......”

  ......

  西河沼泽。

  四处黑压压地一片人头晃动,非常的热闹,看起来这里才像是大比现场。

  这些弟子们伸手在泥沼里胡乱摸索,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异常专注。

  突然,一名弟子大叫:“宝物,宝物啊!”

  所有人都急切地看了过来。

  就见那名弟子艰难地从泥沼里面拔出来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开心的不得了,连忙用袖子将“宝物”上面的泥渍擦去,笑容忽然就僵在了脸上。

  旁边一名弟子凑过来看了一眼,脸上各种精彩表情,最后忍不住大笑道:“什么宝物,明明就是尿罐子嘛~”

  顿时,整片沼泽就热闹了。

  只见那名弟子愣了半响,突然就破口大骂:“张彬你个王八蛋,你骗老子!”

  “不可能!”

  当即就有人反对:“我可是亲眼看到张彬从这片沼泽里淘到一枚紫金仙果,上面足足有两条仙纹,比起‘越雷泽’大比的奖励不知道强上多少倍!”

  “就是,我也看到了!”

  “你小子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我刚才就淘到了一件宝物,万年前洛璃仙子的亵衣,现在闻起来都有一股香味呢。”

  “我也淘到宝物了,是一块黄铜片,上面纹理玄奥,绝对隐藏着大秘密!”

  “我那会儿就看到有个人淘到了一枚三级兽核,偷偷被他藏起来了。”

  “我的天,三级兽核那简直是破阶神器啊!”

  “张彬真是我们的大恩人啊,发现这样的宝地居然拿出来分享,大公无私,大公无私啊!”

  “我太崇拜他了!”

  “有了这样的宝地,还去参加什么‘越雷泽’大比啊,就算去了也拿不到冠军。但是在这里,只要运气好一点,随便淘个宝物,都比那‘雷霆桑果’要厉害!”

  “就是,你看连大比冠军热门陈东玄也来了。”

  “这必须的啊,他要是跑去参赛了,到时候这里的宝物被咱们淘光,等他来了肠子都要悔青了......”

  ......

  西河沼泽淘宝的气氛越演越烈,这些人恨不得将这里的每一寸泥土都翻遍。而发起这次事件的主人公,张彬此刻却偷偷摸摸地来到了“越雷泽”大比现场。

  举行大比的地点是风雷宗外门的练武场,是外门最大的场地,可以容得下十多万人在这里同时练武,一般外门的比赛都会在这里进行。

  张彬从外围偷偷看去,果然和预料的一模一样,整个练武场除了十来个吹胡子瞪眼的考核长老外,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一名参赛弟子。

  放下了心后,张彬大摇大摆地走进去,一边还感叹道:“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

  考核长老们已经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就连张彬的画像资料也都摆在了他们的桌子上面。

  现在看到张彬慢悠悠地走过来,其中脾气最位暴躁的火烈长老一下子捏碎了手中一块圆润的玉石,这是他专门用来活络筋骨的,一向视之为“挚友”,不料这一生气直接给捏碎了,心疼的要死,但也可以看出他是多么的气愤。

  火烈长老咬牙切齿:“越雷泽这么重要的大比都敢捣乱,看我不把这混账生吞活剥了!”

  一旁的青木长老却若有所思地说道:“其实这未免不是一场好事......”

  其他长老不明白,纷纷看了过来。

  火烈瞪着眼睛:“好事?这小子把所有的参赛弟子都骗取西河淘什么乱七八糟的宝贝去了,‘越雷泽’大比都被搞砸了,你还说这是好事?”

  青木抚了抚长须:“你想想,咱们的任务就是决出冠军,虽然那些参赛弟子都跑了,但总算是有一人来参赛了,大比照样可以进行,冠军照样能决出来,咱们不但能完成任务,还乐得清闲,不是吗?”

  “咦,你说的也不是不无道理......”有长老沉吟道。

  “那这样一来不就便宜张彬那臭小子了?”

  青木笑道:“那你们愿意在这里坐上个几天几夜去考核近万弟子?”

  “不不不。”

  众长老纷纷摇头。

  青木则看向火烈长老:“你觉得呢?”

  “哼!”

  火烈冷哼了一声,直接撇过了头,不过看他样子也是默许了。

  而这个时候,张彬已经走过来了。

  正巧他就走到了火烈长老前面,看这位长老长的慈眉善目的,便问道:“长老,我是来参加‘越雷泽’大比的,请问可以开始了吗?”

  “混账!”

  火烈长老心里本来就很不爽,没想到这小子直接往枪口上撞,恨不得现在就出手,一巴掌把这小子给抽飞。

  好在青木长老及时阻止了他,他才没有做出过激的行为。

  而张彬就纳闷了,压低声音嘟囔道:“我又没招你惹你,发这么大火干嘛?看你也七老八十的,更年期早就过了吧......”

  “你......”

  火烈长老的听觉何其灵敏,自然是听到了张彬说的话,顿时怒目瞪圆。

  青木长老及时出来圆场道:“张彬,来我这边登记一下,就可以参赛了。”

  “真的?”

  张彬眼睛一亮。

  他本以为把其他弟子都骗去西河沼泽,自己一个人过来轻取冠军奖励,这事八九成是不可能成功的,尤其有这些顽固的长老在,很大可能他们会另择比赛日期。

  “可没想到这些长老还挺英明啊......”

  这让张彬重新刷新了对长老们的认知。

  心中一喜,张彬小跑到青木长老跟前报道:“姓名,张彬,性别,男,爱好,女,喜欢看的小说是《少妇白白》,尤其喜欢其中一幅插图,观音坐......”

  “好了好了。”

  青木长老一头黑线,递给张彬一张烫金卡片:“拿着这张‘入阵卡’,去右边‘雷泽殿’参加大比,规则你都知道吧?”

  “知道!”

  张彬卡一到手,一溜烟儿就跑了。

  这事可要利索点啊,要是西河沼泽那帮蠢货反应过来了,知道了什么三级兽核其实就是一级兽核上面涂了两道黑线,仙子亵衣就是偷的食堂做饭大妈的,神秘铜片其实是卢铁匠随意仍在垃圾堆里的废料.......那就完了!

  一定要捷足先登拿到“雷霆桑果”。

  张彬早打算好了,只要拿到冠军奖励,就躲到住处不出来了。

  宗门规矩森严,尤其是在宗门内私斗,惩罚非常严重,只要他躲在住处,相信那帮人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想到这里,张彬嘴角便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

  嘎吱!

  随着“入阵卡”插入大殿门口的巨大铜锁上面,雷泽殿的大门便缓缓打开。

  顿时,里面的景象暴露在了张彬眼前。

  悬浮在空中的七层巨型战台,古朴庄严。四周铸有十几米高的妖兽铜像,张牙舞爪,无比的恐怖威严。尤其是半空中,根本看不到屋顶,而是被乌云所覆盖,一道道闪电酝酿其中,不时地发出轰隆巨响,震耳欲聋。

  要是胆子小一点的,看到这景象就吓的不敢进去了。

  张彬虽然胆战心惊的,不过并不惧怕,更多的是激动,他现在正盯着七层战台上面那一枚拳头大的仙果,果粒上雷霆乍泄,看的张彬目光火热。

  “这就是雷霆桑果啊!听说吃了这枚仙果就能获得异能‘雷霆臂’,一拳轰出,雷惊电绕,肯定比我那‘波波拳’强上一万倍!”

  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张彬一头就扎进了第一层战台。

  顿时,战台上面的场景变了,那本来坚硬的大理石地面,突然化成了一池雷电翻涌的水泽,里面雷蛇交织,电光腾飞。

  这就是所谓的“雷泽”。

  张彬皱了下眉头,随后便直接踏入其中......

  他知道“越雷泽”大比的规则,所有弟子进入战台,在“雷泽”这种幻境的干扰下进行乱斗,只要落出战台,就会被淘汰。

  等淘汰的人数达到一定的比例后,剩下的人便进入第二层战台,以同样的模式,打到第七层战台,最后留下的那个人就是大比的冠军,可以摘取站台之上的奖励!

  现在只有张彬一个人参赛,那结果可想而知。

  果然,在第一层战台的“雷泽”里面待了不久,张彬就感觉到身体一震,便进入到了第二层战台......

  半个小时后。

  张彬终于到了七层战台,一把抓住“雷霆桑果”,心潮澎湃。

  ......

  “美滋滋~”

  出了雷泽殿后,那些考核长老们已经在收拾东西,一个个面带笑容的,看样子是要收工了。张彬心中也乐开了花,不过他不敢在这里久留,找了条偏僻的小道,飞快地向他的住处跑去。

  路上的时候,张彬有些担心,估摸着那帮家伙应该已经反应过来了,要是在半路上被截住就不好了。

  这些人虽然碍于门规,不会对自己出手,但怀中这枚“雷霆桑果”可能就不保了。

  毕竟这仙果得来的不怎么厚道,被抢了就算上告到宗门执法长老那里去也白搭,没理可说啊!

  不过张彬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了,他高估了那帮人的智商。

  ......

  西河沼泽。

  “哇,这是什么,宝贝宝贝啊!”有人大叫。

  “好精致的犀牛角,乌光深邃,终年埋在这泥沼里面,居然连个坑洼都没有腐蚀出来,这恐怕是顶级犀牛兽的角,兄弟你要是打磨一下,绝对是一把利器啊!”

  “这运气逆天啊!”

  周围人羡慕不已。

  时隔不久,又有人大叫:“我的天啊,我捡到宝了,这块布帛上面勾画有山川地势,路标建筑,绝对是藏宝图,兄弟们,有人组队跟我去找宝藏吗?”

  “我我我,带上我。”

  “还有我,我果之力三段,三门异能都是攻击类的异能,威力极强,绝对能扫平路上的一切障碍!”

  ......

  听着沼泽里不时地传出惊叫声,在东边较之空旷的沼泽处,一位青年脸色很不悦。

  此人器宇轩昂,眉峰如聚,要不是身上和脸上都沾满了泥巴,显得有些狼狈外,理应是非常帅气的。

  他身边的随从叹着气:“少爷,你说咱们这块沼泽是不是没有宝物啊?找了这么久,也没找出来一件!”

  青年沉着怒气:“继续找!我可是放弃了‘越雷泽’大比的奖励,跑来这里淘宝的,要是找不出一件,就去把张彬那枚紫金仙果夺来当做赔偿!”

  此人便是这次大比的冠军热门,陈东玄。

  听着周围人不时地惊呼,他显得越来越焦躁。

  忽然,陈东玄眼睛一亮,没入泥沼的手用力一拔,就见一块扁圆的幽蓝宝石出现在了面前。

  随从看见后大叫:“少爷,这枚宝石宝光闪耀,绝对是不凡之物啊!”

  其他人闻此也纷纷看了过来。

  却见陈东玄激动的脸色突然间乌黑无比,他左手伸出,一道光芒闪过,那宝石上面的色调顿时褪去,呈现在众人面前的居然是.......

  “鹅蛋?”

  “怎么可能?这是假的宝石?”

  “一定是有人在造假!”

  “那我的犀牛角.......天啊,这就是普通的牛角涂了点锅灰啊!”

  “我的藏宝图不会造假吧?咦,这地形怎么有点熟悉......窝草,这就是宗门地形图啊,这路标指向的是,是公厕!!!”

  “那我的三级兽核......麻痹,这纹络是画出来的!”

  .......

  淘到宝贝的弟子们纷纷把“宝物”拿出来,仔细鉴别了一下,发现全是破洞烂铁造假而成的!

  顿时,整个场面传来了一片片哀嚎声。

  其中最为痛苦的莫过于陈东玄了,他这次可是放弃了冠军,听信传言跑来淘宝的啊!

  结果呢?

  看着手中那滑溜溜的鹅蛋,陈东玄一怒之下直接捏碎,蛋黄喷洒了一手,他却浑然不觉,而是声嘶力竭地怒骂道:“张彬,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