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重生八零之女首富养成计划 > 第725章 收个学徒吧

第725章 收个学徒吧

  叶秋不担心孩子胖瘦,有了前面一个脑瘫儿的阴影,这个又在保温箱里住了半个月,她总疑神疑鬼的,所以瘦得很快,眼看着比怀孕前还要瘦了。

  她见到邓缄言就拉着不放,一定要检查孩子有没有问题。

  “这能吃能喝的,有什么问题?”邓缄言被她问得都烦了。

  “你看看智商有没有问题?”

  “我看你智商有问题,一个月的孩子怎么测?我是让他给我背首诗啊还是算个加减法啊,你可别瞎琢磨了,没事都琢磨出事了,好好带孩子吧,健康的,我保证!”邓缄言让她气得哭笑不得,就差给她跪下了。

  k爷儿子的满月酒在齐四的店里办的。齐四仗义,直接给抹了一半的酒店,把k爷的面子给足了。

  小心心已经满地走了,只是走不稳。这孩子虽然算不上十分漂亮,可白白嫩嫩的,圆鼓鼓的脸蛋,虽然眼睛不大,睫毛却很长,毛噜噜的萌死个人。

  小四嫂牵着她到处走,她晃晃悠悠看到叶秋抱着儿子,就不肯挪地方了,看了一回又一回。

  “给我做儿媳妇吧!”k爷听说是齐四的女儿,当然要高看一眼,直接就摘了一块玉给带上,这是古玉,价格不菲,秦小鱼明白,这是大手笔。

  道上人讲究,齐四给了那么大面子,k爷也不能示弱了。

  不想等酒席散了,齐四抱着女儿吧唧吧唧亲半天,看到玉时,一皱眉说了一句,“咱们不能嫁个黑道儿的。”

  秦小鱼噗嗤笑出来,齐四瞪她一眼,她急忙顺墙边溜了。

  大概齐四是忘了自已的身份了吧。

  小四嫂还是眼皮浅,听说抹掉那么多钱,心里不舒服,一直碎碎念。等听秦小鱼说这玉值钱,这才觉得赚回来,又笑逐颜开的了。

  还没出正月,唐龙就领着小丽过来了。自然又是带了一堆东西还有礼物。

  听说秦小鱼生了,堂嫂和王团长干着急,只能在家准备东西。

  秦小鱼等着他们从机场把东西都取回来,眼睛有点直,整整八个大纸箱子。

  拆开一看,头都大了。

  有唐虎妈给准备的上好纱布,有堂嫂亲手做的棉被褥,孩子的袄裤。还有革大嫂子给弄来的山货补品,什么飞龙袍子肉上好的野生蜂蜜猴头菇……

  周行妈跑前跑后累了半天,总算把八个箱子拆分完了。

  “二婶,告诉你个好消息,小丽有了。”唐龙这才稳稳地宣布。

  “哎呀!这可是好消息,唐家有后了!”太太这次耳朵可是灵起来,她先叫起来。

  “太好了,回头让你姨夫给把把脉,看小丽这样应该没问题。”秦小鱼知道堂嫂去了块心病。

  她嘴上从来不说,可不代表心里不想,东北还是保守,不拘男女,怎么也要生一个才是完整的家。

  “二婶,我这次出来,碰到我大娘了,她让我给你带个话儿,说想过来跟你干。”

  唐龙说的是丁小洁,秦小鱼当然巴不得的,这都是有能力的,一起办过事儿,知道底细。

  当晚秦小鱼就打了电话过去,让丁小洁出了正月就南下,正好往广东站补充一下,付迪说要过来帮忙,也没说能帮多久,还未必留得下。

  现在要推行分级代理,需要人手做前期的工作。

  满爱红是回来最快的。这也是她结婚这么多年后,第一次回家。跟父母兄弟也算是和解了,家人永远都是站在她这边的,所以再出来时,精神状态好了很多。

  “什么男人孩子都是浮云,这辈子我只为自已活了,拼吧。”满爱红信心满满。

  在电话里,秦小鱼就把立生的计划简单跟她说了一下,等看到文本时,她还是很惊讶。

  “看看,这长江一浪拍一浪,我们都快被拍死到沙滩上了,这十三岁的孩子,不得了。”

  “过完年我十四虚岁了。”立生听到了,马上纠正,他现在盼着自已快长大,恨不能一下到十八岁成人。

  秦小鱼跟周月和邓缄言正式探讨过立生的教育问题了,他们都同意秦小鱼的意见,这孩子要特殊对待,把他扔到学校去,他只会在琐事上浪费时间,不如帮他规划出来,引他走上正路。

  阿雷已经去打听了,请几个家教,把立生的课给抓起来。

  周月那三个婴儿,秦小鱼这一个,这四个孩子再加上含含小妹和立生,就是一个庞大的团体,怎么也安静不了。

  小锦的高考已经进入倒计时了,需要安静。秦小鱼干脆把她打发到方夫人的住处去,那里绝对安静,可以学习。

  她虽然贪玩,可是秦小鱼发脾气了,不敢不听。又见立生后来者居上,学习态度比她还好,也有些受刺激了,还算用功。可毕竟是孩子,自制力差。

  瞄着方夫人往这边房子来,就会跑到楼下偷看会儿电视。

  这天方夫人刚走,她就拿着书本溜下来,佣人去买菜了,家里只有她自已。她调了一个台看歌舞,一边随着音乐扭,一边用力倒到沙发上,用铅笔画起来。

  这是她自已设计的笔记本,上面有自已写的感悟,有抄的小诗,还配了图,已经写了有一半了,做工很是精美,是她的宝贝。

  过了一会儿她觉得饿了,就扔下笔和本跑进厨房去。

  方夫人的厨房里什么好东西都有。她翻了一气儿,找到一包速食麦片,一筒奶粉,她看了一下水壶,里面的水乌图图的,不热了。

  她只好打开煤气,烧起水来。上次烧水把壶烧干的事,记忆尤新,所以没敢离开,一边啃苹果一边等。

  好容易水开了,她把这两样冲到一起,刹时满屋的香气,馋得她差点掉下口水。

  她急不可耐喝了一口,烫得舌头都麻了。

  她一边呵气一边走出厨房,还是晾上一会儿好了。

  走进客厅她就愣了,米兰达坐在沙发上,正在看她的小本子。

  “你干嘛看别人的东西!”小锦气得冲上去一把抢过本子,翻了一下,没有什么异样,这才背手藏在身后。

  “我怎么知道是你的。”米兰达的脸冷冰冰的,在屋子里还带着墨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