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总裁爹地悠着点 > 第1393章 不该心软

第1393章 不该心软

  “叔叔,你都这么一把年纪了,怎么还是不开窍呢,你还有多少年的时间,可以陪着沈姜?而我,又有多少时间,时间真的很无情的。”司夜爵低头,严肃的看向沈父。

  “你倒是提醒我了,的确,我女儿身边,是需要一个人,但那个人,绝对不会是你,你是觉得,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你这么一个男人了?还想着,要带走我女儿,你简直疯了,司夜爵,我原本想放过你的,但可惜了,你真是没眼力劲……”

  于是沈父到底还是给司夜爵狠狠上了一课。

  具体的就是,司夜爵被那些保安打的鼻青脸肿。

  司夜爵倒也反抗了,但是,毕竟一个人,难以打倒一群人。

  可是从头到尾,司夜爵都没放弃过抵挡。

  这样血腥的场面,沈姜当然不喜欢,她按住眉心道,“爸,这里交给你,我先回房间休息了。”

  “所以你一点都不担心,你爸是不是会让这些人把我打死,沈姜,你还有心么?”司夜爵愤怒的抬眸,笔直看向沈姜转身离开的后背。

  “从起初的时候,我就跟你说了,不要招惹我,更加不要招惹我爸,可你还是不听啊,现在也不过是,给你一点教训罢了,沈家的女人还真的没这么容易到手,何况是我呢,司夜爵,我劝你放手吧。”沈姜的心,早就死心,否则也不会一直都心如止水。

  “沈姜……你真是个毒妇。”司夜爵最后是被打晕的。

  ……

  等司夜爵再次醒来的时候,鼻息内,都是刺激的消毒水味,不用想也知道这里肯定是医院。

  “大哥,你可总算醒了,你是疯了么,先是喝酒,然后找人打架,但奇怪的是,没办法调查到,到底是谁对你动了手,否则,我肯定不会放过那些人。”冷默然心急的道。

  还真是讽刺啊,第一个前来探望自己的,居然是冷默然。

  “你怎么在这里。”司夜爵平淡的陈述。

  “我今天去公司的时候没看到你,然后你的秘书说,你病了,我问了半点,她这才肯告诉我,你被人打了……”冷默然按住眉心,“谁这么大胆子,居然对你动手,该不会是女人吧?”

  除了女人,谁还敢轻易动司夜爵的脸?

  “不是……”司夜爵摸着自己的俊脸,当即倒吸一口凉气,沈父还真是够狠的,至于那个沈姜,恐怕一眼都没多看他,要不是他身体素质好,普通人哪里能承受的住这一顿打?

  “大哥,你到底惹到什么人了,我觉得,肯定不是好惹的,我劝你下次小心一点,你的脸,可是代表了全公司,轻易就被人打了,传出去不知道多让人笑话。”冷默然蹙眉道,虽然话说的难听,倒也是实话,司夜爵的脸面,代表了全公司的脸面,既然司夜爵被打,就不是简单的斗殴事件,明显是对公司的挑衅。

  “这是我的私事。”司夜爵并不肯透露。

  “大哥,你都让人打成这样,还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冷默然很是迟疑。

  “八成是……”韩安心算是了解了,当即按住冷默然的手,不让他继续插手。

  “你是几个意思,难道你知道?”冷默然被韩安心拽向了病房门外,他疑惑的看向韩安心。

  “估计是沈家的人,但我没想到,那边的人,会对他下这么大的狠手。”韩安心看冷默然依旧一脸迷惑,便解释,“是大哥的前妻,这些事情,恐怕你早就忘记。”

  “……”冷默然也是无语,司夜爵被老丈人,打成这样,还不敢吱声,未免太怂!

  “他们为什么打大哥?”冷默然好奇的问。

  “估计是,他犯贱,主动送上门的。”除了这个,还能是因为什么?韩安心已经猜到了大概。

  当司夫人得知,司夜爵被打的住进医院之后,心疼不已,“儿子,是谁把你弄成这样,我肯定要起诉!”

  “……”司夜爵只是沉默。

  “儿子,你不要不说话,这件事,我肯定给你做主!”司夫人愤怒的保证。

  “我也不是三岁的孩子,这么小的事情,还不需要你来出马,妈,你先回去休息吧。”司夜爵根本不想追究。

  “不对,你既然是被打了,怎么也没见对方过来赔礼道歉,我看你也漫不经心的样子……难道是沈家?”

  还真让司夫人给猜中。

  “儿子,我真的想不通,你为什么非要死磕着沈姜,当初也是你自己非要离婚的,你现在后悔,就算真的找上门,也不能活生生的被打,难道沈姜就没拦着么?”司夫人哭哭啼啼的道。

  “好了妈,你继续在这里哭,只会让我更加心烦,是我自己喝多了,跑上门,然后跌倒了,惹的一身的伤,跟别人都没关系,如果你非要责怪的话,就怪我,是我自己走路的时候不小心,没睁眼睛,跟沈姜没关系。”司夜爵当然不希望,司夫人去找沈姜的麻烦。

  “你口口声声的说没关系,但我知道事情肯定没这么简单,肯定是沈家的人对你动手了,你可是我的儿子,司家的大少爷,整个司氏的总裁,就连沈氏,也不配跟我们较劲。”司夫人不屑的道。

  “我说过,这件事我自己来处理……毕竟错的人是我,是我先动手的。”司夜爵只想立马支开司夫人。

  “就算……是你先动的手也不能把你打成这样,万一身体有点什么毛病,谁能担得起这个责任?”司夫人更气恼的是,沈家的人,居然没一个过来赔礼道歉,明显是躲着司夜爵,但司夜爵呢,却非但没有责备,反而还眼巴巴的等着沈姜。

  司夫人还真是恨铁不成钢。

  “儿子,我觉得你变了,你之前不会这么公私不分。”司夫人很是失望。

  “她毕竟是我儿子的母亲……我不能就这么算了。”司夜爵抓紧了身下的被单,嗯,他会在乎沈姜,这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原因。

  “所以你其实不喜欢沈姜,只是为了让沈姜回司家,好得到孩子的抚养权?”司夫人焦急的问。

  司夜爵也懒得再解释……

  一门之隔……

  沈姜刚要抬起手背敲门,却听见司夫人的那番话……

  原来,他只是为了儿子不惜演戏……

  呵……

  亏得她还觉得,沈家动手打人,太过。

  现在却觉得,她是不该心软,也不该来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