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快穿之解锁大BOSS > 第260章 天道(7)

第260章 天道(7)

  没有哪一刻让秦玥强烈感到自己是个外星人,并且还属于高维度的那种,所以,她看似平常的一举一动,很可能会给这个环境造成危害,动作幅度稍微大一点,有可能就是一场灾难。

  譬如现在,初来乍到的她毁了人家的农府秘境。

  农府秘境诞生在云泽大陆已经万年之久,据说是万年前,此秘境从天而降,自此,原本不适合修仙云泽大陆有了浓郁的灵气,越是靠近秘境一带,灵气便越浓厚。于是乎,围绕秘境周围陆陆续续有许多宗门诞生,万年来,更有数不清的修真者或飞升,或达到自己的人生鼎峰。

  总而言之,这一片福地,如今,这福地被秦玥毁了。

  秘境一消失,灵气便跟着消散,她绝了所有人的后路。

  这时候,一路追随秦玥的大长老以及整个元青宗不敢说话了,尊老再厉害有什么用?他们已经没有修真的资源了。药材,妖兽,奇珍异宝,灵气,统统没了。

  “杀了她!”

  “杀了这个妖女!她毁了我们的家园!!”

  “杀了她!她让我们从此无法再修真!!”

  人群中突然爆发出这样一种声音,并且,这声音以光的速度传播,不稍片刻,秦玥成了整个云泽大陆的追杀对象,自知理亏的秦玥为了保命,只好东躲西藏。

  她轻轻一拳便将秘境毁了,所以,想毁了整个云泽大陆,想必也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儿,可是好端端的她为什么要毁了这些生灵赖以生存的家园?秦玥既不能还手,也不能不躲,毕竟那些成群结队的围攻者还是很凶猛的,各种法器各种法术一起迸发,很是壮观。

  尽管她是来自高维度空间的生命体,也经不起这样的攻击。

  秦玥正东躲西藏的寻找藏身之处时,天空突然出现大片的七彩祥云,那祥云上站着许多翩翩谪仙,男的容姿绰约,女的惊为天人。

  “这真是,一锅肉汤引发的血案呀。”

  有男仙人一张口就想让人喷饭,事关秦玥,某女不由自主抬头望去,这一望不得了,她竟然看到……

  不可能的!秦玥以为自己眼花了,她把眼睛揉了又揉,甚至飞上天空去瞧仔细,最终,她看清了,说一锅肉汤引发的血案的那人,正是索罗无疑。

  确切的说,他长着一张和索罗一模一样的脸。

  “索罗,是你吗?”

  秦玥激动的上前。

  男仙人惊讶道“是哪位?还请揭开面纱。”

  秦玥倏的把斗篷去掉,一时间,整个苍穹都沉默了。在这张美的惊心动魄的脸面前,他们这些翩翩谪仙只能算仿制品。他们的美在皮,而眼前这位仙子,美到骨子里的那种美。

  “我,我好像并不认识您,仙子。”

  “我是秦玥啊!”

  对方无动于衷。

  秦玥可以确定了,对方只是一个长的和索罗一模一样的人,他不是索罗。

  虽然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就连说话的口吻都那么像索罗。

  “幽冥之尊,少废话,还不将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毁我们秘境的妖物给降了!”

  两枚气势汹汹的女仙人持剑而来,被称为幽冥之尊的男仙人也立马动手。前一秒他还在贪婪的盯着秦玥那张脸,下一秒就像换了一张脸,冲秦玥甩出冒着阴气的骨鞭。

  所以,结果就是,秦玥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遭遇人生第一次大危机,没了立足之地。

  其他人倒还好,唯有幽冥之尊处处紧逼,每当秦玥面对他那张脸时,便犹如看到燃烧在熊熊火焰中最后化为灰烬的索罗。她对谁都可以下手,唯独对那张脸,无法。

  这一犹豫,秦玥便吃了许多鞭子。虽然对她来说,那鞭子落在身上无关痛痒,奈何次数多了,便也在她身上留下诸多痕迹。幽冥之尊甩出的鞭子越来越少,原因是他很沮丧,那么多鞭子落在这妖女身上,对方居然安然无恙。

  “为什么?”持剑女仙人惊呼,“不可能!幽冥之尊的阴骨鞭最是狠辣的,寻常仙人挨一鞭尚要将养数月才能痊愈,更别提这个连灵根都没有的妖女……”

  另一个女仙则大呼,“索罗!你莫要手下留情!”

  这个女仙认为幽冥之尊手下留情了,所以妖女才毫发未损。

  然而令秦玥震撼的是,那一声索罗。

  就说她的感觉没错,如果仅仅是相貌一模一样,别的一概不同,她是不会将对方认作索罗的。可是,那举止,那神态,还有那忧郁的眼神儿,无疑告诉她对方就是索罗,现在,连名字也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他已经认不出她了……

  那一瞬,秦玥想哭。

  她似乎明白无边的意思,她“整容”的目的就在告别过去。

  然而面对索罗,过去不是说说就能过去的。索罗临死前的样子在她脑海愈发清晰了,秦玥停止躲避,任由无数鞭子落在身上,索罗甩鞭的动作戛然而止。

  “索罗,你干什么?!快些将她捆绑起来啊!!”

  女仙又惊呼,“难不成你也被她迷惑了?果然,天下男子一个德性!”

  “云仙,你莫要灰心丧气。幽冥之尊他只是被那妖女表面迷惑,此乃修为高低缘故,与心意无关。”另一个女仙安慰道“你是幽冥之尊的伴侣,这点毋庸置疑。”

  原来索罗不仅活着,还有了伴侣。

  那一刹,秦玥的心好像没那么痛了,不过她对那伴侣莫名的不喜,不知道为啥,就是不喜。

  秦玥最终被索罗的阴骨鞭捆绑住,那一刹,所有人都以为妖女被制服,一起发出欢呼声。欢呼声后,云泽大陆的修士再也惊呼不起来,他们的灵脉被毁了,以后他们不能修仙了,那么他们活着的意义在哪儿?他们将何去何从?

  索罗神情呆滞的将秦玥扔在伴侣脚下,口口声声道“宗主,您打算如何处置这,这妖女?”

  秦玥纳闷儿,不是伴侣吗?索罗竟然称呼对方宗主……莫非,这一世的索罗是个凤凰男?攀了高枝儿?

  一股莫名喜感涌上心头。

  不食人烟火的索罗,有了一丝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