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不放,炸毛总裁继续圈紧 > 番外 奶爹的日记

番外 奶爹的日记

  1、新晋腾奶爸写的‘取名’日记:

  腾醉两家的小公主、小王子扑腾扑腾已经是几个月大的宝宝了,打从娘胎开始已经深受万千宠爱在一身。≦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小小年纪已然身家过亿,都是有钱爹妈惹的祸!

  然而尊贵极富的两宝宝却至今没有大名,甭说,又是炸毛爹给坑的!没有大名当然有小名,是小名......有些难言。

  某天,喜极而泣的宝爹千宝万贝的捧着心心念念许久的漂亮小绵团,这是他的宝贝女儿、他的小小涡、他的小情人!

  “老婆。”男人抽了抽鼻子,感动喊着。

  轻柔哄着儿子睡觉的离涡扫他一眼,示意她听到了,可以说话了。

  “我们女儿叫腾涡,你的‘涡’好不好?是不是很好听?”他宝贝的看着怀里的女绵团,对离涡道。

  什么?轻拍着儿子的她听了蹙眉扭头望他,疼我?

  然,某人沉浸在当爹的慈父感动,又沉浸在无时无刻向心爱老婆表白的自我得意。

  “或者叫腾惜涡,腾曳爱惜珍惜醉离涡的意思,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

  疼死我?她眉蹙得更紧了。

  “我们儿子同样的,叫腾离,你的‘离’,或者叫腾惜离,好不好?可好听了!”男人看着怀里的宝贝笑得更欢了。

  疼你?疼死你?蹙眉的她开始渐渐黑脸。

  也是,给一只乌龟取名‘猫猫’、给一辆超跑取名‘涡涡’的人,还有什么能期待的呢?

  “怎么样老婆?”他咪咪笑的期待抬头看向她,满眼、满脸的求赞扬。

  她微冷看他:“你帮女儿取的名,以后她出去交朋友,张口‘疼我、疼死我’,你还问我怎么样?你觉得我应该要怎么样?”

  他一呆,微微张嘴。

  “还有儿子的,交女朋友或交朋友,张嘴‘疼你、疼死你’,你觉得人家女孩子要怎么想?男孩子又怎么想?”她淡淡转眸,再次看向怀里漂亮到不可思议的男宝宝时目光顿时温软。

  他呆呆眨眼,又呆呆看向怀里酣睡的心肝宝贝,摇头、猛摇头。

  不行,绝对不行!她是他和老婆两个人的小小涡,外人不准疼!

  “那、那宝宝叫什么?”他低头看着糯糯软软的小宝贝,噘嘴烦恼。

  她微咬唇,也有些拿不定:“那,要不取小名先叫着,大名再看看?”

  两人第一次当爹妈,什么都想给孩子最好的,何况名字这种大事?取得歪了些被人笑一辈子了。

  他眼亮晶晶,眨眼定定看着怀里的小绵团半响,忽然:“小牛奶。”

  她阖眼按了按眉心,小牛奶是什么?小奶牛她倒听过。

  “小牛奶,女儿叫小牛奶。”他小心翼翼捧起怀里的宝贝,俊脸疼爱的贴宝宝嫩嘟嘟的小脸,声音是来自爸爸的坚决。

  女儿很会挑人遗传,专逮着醉离涡的好肌肤来继承,一身奶白奶白又奶香奶香的可像牛奶了,让他爱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叫小牛奶。

  她微微深呼吸,点头:“好,小牛奶。那儿子......”

  “小色狼、小色胚、小流氓、小无赖......”他巴拉巴拉倒出一堆,微微咬牙切齿的瞪着床那小色团。

  小小年纪“吃饭”的时候知道喝着一边捂着一边,还特别爱黏醉离涡,尤其爱窝在她怀里睡觉,枕在明明只属于他腾曳一个人的地方。

  “腾曳,你重新再念一次!”女孩声音凉凉、眼神漠漠。

  他瞅了漂亮老婆一眼,微微缩了缩脖子,将女儿举高了些挡住自己。

  良久,他又道:“嗷呜,小嗷呜。”

  她一顿,不解蹙眉,嗷呜?确定这是名字吗?

  “他特别喜欢说这两个字你不觉得吗?尤其是咬我的时候。”他给出理由的同时还不忘告状。

  “这是拟声词,什么他爱说?”她略没好气看他,两宝宝才几个月,会说话了?

  他撇嘴:“反正都是从他嘴里出来的,我女儿不会,安安静静的小公主一枚。”

  她抿唇坐在床,怀里抱着男绵团,没有说话。确实,儿子起女儿特别爱出声,小小软软的呜呜声、嗷呜声特别使人心软。嗷呜嗷呜的,果然是狮子的崽!

  所以最终,当妈的她还是点了头。

  至此,腾醉家小公主尚未有大名,小名怪怪叫了‘小牛奶’;腾醉家小少爷同样尚未有大名,小名古古怪怪叫了‘小嗷呜’。

  .......................

  2、新晋腾奶爸写的‘被赶出门’日记:

  某天,宁静舒适的午后,别墅里传来女性独有的轻柔又带了点无奈的声音。

  “腾曳...”

  主卧里正对着‘绵团’嘀嘀咕咕的英俊男人听到声音,一顿,下一秒极自然地将脑袋埋进‘绵团’怀里。

  “腾曳...”

  男人又自然的抓起‘绵团’胖嘟嘟的手臂捂住自己的耳朵,当听不到。

  “腾曳!”这声喊房门已经被推开了,漂亮精致的面团她妈进来了:“你又假装听不到是不是?”声音从温柔到温凉。

  男人无声垂下眼皮,还是听不到。

  谁知,过长的睫毛挠到了‘绵团’娇嫩的脸蛋,很快‘咯咯咯咯’的甜软笑声传遍整间主卧,宝宝独有的稚嫩软萌声音让人心都塌软了。

  男人听到笑声瞬间抬眸,笑眯眯又疼宠的看着‘绵团’,然而他的抬眸睫毛又挠了一下,‘咯咯咯’响得更欢了。

  离涡看了眼笑得欢的宝贝女儿,微深呼吸,点头:“行,你带着小牛奶吧,那明天我带着小嗷呜回一趟瑞士。”说完要转身出去。

  男人一慌,连忙扭头看着那纤细极具女性线条的背影,急声:“不要不要,醉离涡不要出门。”急急坐起身,让女儿自个儿躺着。

  婚后和生了宝宝后的离涡除了温柔的母爱还有一种婚后身为少妇的不知由来的迷人诱惑,反正她每次出去像覆盖所有的磁场似的总让人眼睛较之以前更转移不了,所有人的眼睛像吸附在她身一样。

  所以他总不爱让她出去,只想将她和小情人锁家里,她们都是他的,他一个人的。

  “不要什么?瑞士那边我有急事要处理,已经很勉强在线处理了。这会儿你还抱走了小牛奶,不是摆明了让我亲自回瑞士处理吗?”她再次转身凉凉看他。

  儿子很黏她,把他带在旁边她很难处理事,所以她把女儿抱到了儿子旁边。因为儿子除了妈妈最喜欢的是龙凤胎妹妹,有妹妹在,他不会太缠她,她能处理事了。

  谁知,她才刚把小牛奶放到小嗷呜旁边,去趟洗手间出来,小牛奶被抱走了,儿子挂着泪咿咿呀呀大嚷。想也知道是谁的杰作!

  “可是、可是小嗷呜会咬小牛奶,小牛奶可可怜了,被咬了不知道疼还在笑。”腾曳不满噘嘴伸出食指被女儿抓住,看着离涡投诉道。

  她无奈,儿子不知道怎么回事,特别喜欢凑到妹妹脸旁‘嗷呜嗷呜’地不知是咬还是亲妹妹,而女儿被咬痒了歪了小脸躲边萌哒哒的甜软笑。

  其实每次看到她都会抿笑,心尖一阵软,特别有爱的兄妹相处。

  “不是不知道疼而是根本不疼,他们两才几个月牙齿都没长,而且宝宝疼了会哭的。小牛奶咬你你疼吗?”他甚至还一副享受样。

  他瞪眼反驳:“那怎么一样?我是大人受力多了,小牛奶多娇嫩,软乎乎的脸蛋怎么经得起咬?”说着女儿已经把他的手指塞进嘴里,软软的牙床、绵绵的小舌逗得他忍俊不禁,喜欢极了。

  “所以我才说现在我先不处理了,你带着小牛奶,明天我带着小嗷呜回一趟瑞士,这么决定了。”她说完不等他反对,直接转身出了卧室。

  半小时后的客厅......

  “小嗷呜,给你奶嘴,你不许咬小牛奶。”奶爸守在小圆床边“监督”着,见儿子第一百零一次咬宝贝女儿,他重声道。

  他把奶嘴往男宝宝嘴里塞,下一秒奶嘴被小舌头推了出来。宝宝头一偏,还咬!遭咬的女宝宝捉着爸爸的手指直笑。

  是的,为了不让老婆出门,他剜心地把小情人送入‘嗷呜’口。

  “小嗷呜!不准咬妹妹!”心疼的女儿奴奶爸怒,大吼。

  没等他下毒手,忽然家庭扩音器满屋响了:“我看我还是回瑞士吧明天。”淡淡的女声。

  然后长达五分钟客厅安静得只剩宝宝可爱娇软的咿呀声,没大人什么事。

  五分钟后......

  “说多少次了不许咬她,她脸都被你咬红了,你这只小流氓!”男人忿忿怒吼,“我的小牛奶多可怜,脸蛋都红通通了,都是被你咬的!”

  他心疼抱起,要往楼走。几乎是立刻,圆床男宝宝呜咽声起,细细弱弱让人心疼。

  扩音又来了,但话不是对奶爸说的:“阿维,安排好飞机,今晚出发。”

  “是,小姐。”书房里的关维顿了下,才恭敬应道。

  这次是长达十分钟的安静,同样漂亮的龙凤胎凑到一起‘咯咯咯’笑。

  十分钟后......

  “我发誓,我要是不把你的嘴缝起来,我不是你爸!”

  “或者把你绑起来,捂住你的嘴,然后换小牛奶咬你。”男人气怒叽咕。

  他又气恼嚷了好几句,但扩音器没再响了。然后的然后,客厅长达一小时的安静。

  因为,一身家居服还穿着拖鞋的英俊男人被锁在门外,站在花园里与七只小白团大眼瞪小眼。

  屋内,书房里妈妈努力工作。两只小宝贝连带小圆床被搬到书房,脑袋靠着脑袋,一个咬着、一个笑着被咬。

  大家相处甚好。

  ............................

  3、新晋腾奶爸写的‘老婆出轨’日记:

  腾醉家的小公主、小少爷健健康康长到一岁了。

  这天,主卧里,粉雕玉琢的小牛奶被爸爸心啊肝啊的抱在怀里,满足得眼咪咪。

  而同样玉雪可爱的小嗷呜则被随意的放倒在豪华大床正央,蓝色小软被踢开了都没受到珍惜给盖回去。同母胎出生的妹妹明明被包得像只小涴熊,某只大手还在小心的捏着粉色小软被裹了又裹,裹完再裹。

  大手的主人满脸慈母笑,柔柔呢喃:“不能着凉了宝贝、不能着凉,爸爸又不能代你生病,所以爸爸会心疼死的。”

  离涡一进来把一切收入眼底,这一幕发生过的次数已经不知凡几了。

  她凉淡的瞥了某人一眼,前给儿子盖好小被子,看他的眼神还有亲吻都是轻轻柔柔疼爱至极。

  心爱的老婆一进来,某人只觉眼睛看不过来了,又要看着小情人又要看着老婆,所以每天他最大的烦恼是老婆和小情人同时出现在眼前。

  一个软糯、一个迷人,眼睛看不过来。

  可现在,他眼睁睁看着他心爱的粉唇啄向床“别的男人”了。

  “你为什么亲他,又做什么不亲我和小情人?”腾曳看了眼床那团、又看了眼关注度一直放在床那团身的她,气呼呼抿唇。

  她勉强施舍他一眼,又温软的看向被她吵醒乖乖睁开葡萄大眼看她的宝贝儿子。

  那一眼有没有零点两秒?他又气又伤心,指着她大喊:“你偏心!”怀里紧紧抱着同样被委屈了的小牛奶。

  “你再大声点试试。”她淡言淡语,也不看他轻手轻脚爬床躺在小嗷呜身边,一边轻柔拍着他一边把奶瓶给他抱着,搭把手帮他托着。

  刚刚热水不够,所以只好一个先喝、一个现在喝。她本来是随手给了儿子的,然后心偏到咯吱窝的某爹心安理得的从儿子嘴里抢下奶瓶,继而心肝宝贝的塞进女儿嘴里。

  “我偏心怎么了,只准你宝贝你的小情人?我也宝贝我的小情郎。你要是大声把他吓着了我带着他回瑞士住一个月。”她又轻柔的啄了口依赖将一只小手搭在她脸的儿子。

  小什么?小情郎??他瞪圆了眼睛看她,深受打击喃喃:“为什么,醉离涡我对你不好吗?我这么爱你和孩子,你为什么出轨了?”

  她:“......”当下当着他的面又重重啄了口咧开嘴的儿子。

  ..................................

  4、新晋腾奶爸写的‘勉强温馨父子’日记:

  鉴于老婆的“出轨”,某老公这一周都忍痛将宝贝女儿塞给孩子她妈,自己接手了‘情敌’天天带着。

  秉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精神,天天盯着‘情敌’看,对下自己到底输在哪了?

  这天,坐在客厅盯着儿子的时候电话响了,是公司的事。等他挂了电话后,手已经多了个小牙印。

  看着牙印他得意的笑了,垂眸看向腿无辜仰头巴巴看他的漂亮男宝宝,指着小牙印:“你糟糕了,你三天内不能见妈咪了,妈咪说你要是再咬人三天内都不能见到她。”

  “猫咪。”看着爸爸的宝宝好像听懂了又好像只是跟着喊,声音糯糯可爱。

  因‘情敌’不能见他心爱女人而欣喜的某爸爸耐心应道:“嗯,不能见妈咪了,因为你咬了爸爸。”

  宝宝摇头:“不,猫咪,嗷呜。”婴儿肥的嘟嘟脸蛋晃起来特别软哒哒。

  身为奶爸,他当然听得懂,黑脸:“不,妈咪不是小嗷呜的,妈咪是爸爸的,只是爸爸一个人的。”说着他拿出手机要将小小牙印拍下来,儿子咬得太浅了很容易消散掉,要赶紧拍。

  ‘啪’一只白藕似的胖胖小手盖在他手机屏幕,不让拍。

  他微顿挑眉,还不笨,这小冬瓜竟然知道要遮住屏幕?把那只白胖小手拿开。

  ‘啪’宝宝举起小胖手捂住爸爸眼睛:“猫咪,看不。”原意是‘不要让妈咪看。’。

  这下被捂眼的他薄唇要勾不勾,似笑非笑抓下小胖手:“不行,妈咪一定要看,你总是咬人还总喜欢咬妹妹。”想到他的小情人被咬得满手满脸牙印,他气不打一处来,总想着卖掉眼前这小家伙赚点奶粉钱。

  ‘啪’这下两只白藕小胖手搭他被咬出牙印的手,把小小牙印往两边扒拉开,试图撑开咬痕毁灭证据。

  “没、没了,猫咪看不。”宝宝软萌的声音,汪汪的葡萄大眼笑弯了看爸爸。

  腾曳瞬间勾唇笑容英俊,轻轻捉开他的‘白胖莲藕’,大手的咬痕迅速恢复:“喏,这不回来了?妈咪能看到。”

  浅薄的晶莹泪水快速凝聚,宝宝水晶似的葡萄瞳眸沾雾气漂亮澄净得不可思议。

  泪蒙蒙着,小胖手又搭了来,两边扒拉小小牙印:“没、没。”边摇头边委屈看坏爸爸。不要猫咪看,不要三天见不到猫咪,猫咪是他的。

  男人勾笑又轻轻捉开他,牙印恢复:“这不是吗?小嗷呜咬的,不记得了?”

  宝宝委屈得扁嘴了,往前一倾,小小软软的奶香身子扑进爸爸怀里窝着不说话了,是肉呼呼的小手还不忘‘哒’盖牙印。

  低头看着儿子精雕玉琢的漂亮小脸,是他和醉离涡长相的合体,雪白的一团漂亮得让人心尖发软,和女儿一样都继承了他老婆的好肤色。

  真是的,一个男孩子奶白奶白的肤色,以后哪个女朋友敢站他身边?现在是怎样,一家四口他们娘三一样的肤色,撇开他一个是不是?!

  某爹嫉妒想着,手却整个捧起宝宝,轻柔的在那委屈的小脸啄了口。用鼻子蹭了下,嗯?和女儿一样香香的,又蹭一下、再蹭一下......

  抱着宝贝女儿站在楼梯口、把一切看在眼里的离涡抿笑,某人怕是不知自己脸的温柔疼宠,还有那拍着儿子入睡的大手轻柔得不像话。

  疼爱的爹、可爱的宝宝,妥妥的温馨父子画面。

  亏某人还天天口口声声大嚷‘消灭情敌、抵制情敌’,所以这会儿是被情敌感化了?

  ------题外话------

  我、我、我...想心口碎大石!

  本想着结局后放松几天在来写可爱番外,谁知...这才知道点了完结不能传番外了,又不能断更...

  导致这个番外今天赶的,都不知道自己写的啥的赶脚.....第1001次叹气!

  本书来自  https:////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