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归鸿祭 > 第一百六十八回 风雨动江南

第一百六十八回 风雨动江南

  “连姐姐你都不知道,我又怎么能去找到那人呢?”李奉英皱眉,心想让自己去杀人已经是百般不愿,如今竟是连要杀之人的名姓都不能知晓,实在是荒谬的紧。

  “这便与我无关了。”鹤云闲收了琴匣起身,李奉英看到,忙也跟着站起。“我只是来为幽并客大侠传话的。至于其他的,就全看你自己了。”

  李奉英皱眉,正要抱怨幽并客实在过分,不料鹤云闲趁他不备,竟忽然伸指送出,连在他胸腰腹点了三下。这三指力度非常却又异常迅猛,李奉英竟是丝毫没反应过来,被他一点,顿觉浑身一软,眼前一黑,咚的一声便瘫倒在地。

  鹤云闲见李奉英到底,眼中神情矛盾万分,隐隐竟看得见泪痕。她顿了半晌,方才开口,言语之中满是无奈。“但愿你不要怪我。”语罢又是凝望了李奉英半晌,终是负了那琴匣,独自离开了竹林。

  “岂有此理!”河南道,堕龙湖游船上,罗伯猛地一拍桌子,登时那船中披缎小圆桌上的瓷碗也跟着一颤。“窦娘公然叛乱也就算了,更可恨的是之前联系好的各路势力,竟然都按兵不动!咱们派出去的兄弟们无人接应,都被官府尽数擒了!这帮小人!实在是可恨!”

  “罗叔。”见罗老动怒,一旁的裴广逸不由得安慰道:“树随风动,水随势流,那些人也不过是看如今天下安定,不想再生祸端罢了。”他从江南回来,已有数日,得知当地举事未成,元气大伤,便连忙赶回罗老身边,生怕祸连亲故。

  罗老长叹一口气道:“尽是些忘恩负义的小人,当年建成太子待他们何等的亲密,如今树倒猢狲散,食尽百鸟飞。也不管坐江山的是害死他们好兄弟的凶手!就为了几天安稳日子,一个个都没了骨头!”

  裴广逸自江南回来,因为周雪可之事已是颇为烦闷,如今听罗老这般,不由得心中更加难过。“还希望罗叔不要太过难过,身子重要。”

  罗叔咳嗽了一阵,总算略微平复了一点。他看着空荡荡的船舱失神了半晌喃喃道:“这船上如今好冷清。那些人也不知以后能不能再见面了。”

  裴广逸听他这么说,心中不由得伤感。唐承隋律,十恶不赦,谋逆者为首。那些被抓之人,早已被斩首弃尸,只不过裴广逸担心罗叔,不忍说与他听罢了。“天越来越冷了,罗叔好生休养着吧。”

  “快下雪了。”罗老喃喃道,却忽然问道:“雪可去了哪里,可有消息?”

  “没有。”裴广逸摇摇头道:“是我办事不利,不仅没找到阡陌,还把雪可也弄丢了。”

  “那也怪不得你。”罗老摇摇头道:“雪可就是这个性子,表面上看着温顺,可心里只要认定了什么,那就一定要去做。她忽然不辞而别,一定有她的道理,你也不必太过担心,等哪天她做好了自己的事情,自然便会找我们的人碰面了。”

  “叔叔说的是。”裴广逸点头,心中却暗自叹了口气。周雪可离开是真,可却未必会再回来。自己担心罗伯,不敢将雪可在江南所做之事讲出来。那罗伯只当雪可是一时冲动,自然也就没放在心上。

  罗叔见他眉头微皱,似有心事,不由得问道:“你怎得这般愁眉苦脸?”还不待裴广逸回答便道:“我知道你是担心雪可,毕竟她喜欢你这么久。”说着顿了一顿道:“小逸你也知道,你和阡陌是不可能的。雪可这些年虽和你相隔两地,但却一直对你痴心不改。我看这孩子和你也般配,你俩便就听我的,在一起吧。”

  裴广逸心中烦乱,却也不好意思驳了罗叔的意,正好碰上外边另一艘船打照面,忙出去迎了,架了通板,才发现原来也是一同举事的朋友。当时太守倒戈,驱使官兵发难,举事者不得援助,大多被擒,剩下小股逃走,这人便是其中的之一。这人姓孔,叫孔方雄,本是当地一个小商户,家中有点小钱,平日里做些布匹买卖,背地里偶尔做些小偷小摸的勾当,虽不富裕,却也是衣食无忧。当初无意间入了伙,一直以来虽无大功,却也算得上忠心耿耿,因此罗叔对他甚是看重,多以金银资助他家况。

  那孔方雄刚上船,便直往内舱走来,见罗书倚桌独坐,满脸愁容,不由得长叹一声,走上前来行了礼,就近坐了道:“险些就不能见到您老人家了。”

  “唉。”罗叔叹了口气道:“还好孔兄你逃了出来,那些没逃出来的兄弟...只怕...只怕...”说到这时,不由得言语哽咽,竟是说不下去了。

  “太守这个卑鄙小人!”孔方雄怒拍了一下桌子道:“这厮明明和我们约好,在那天打开府衙大门,让我们兄弟们去取粮草军械。没想到他却又反悔,将我们众兄弟都给擒了起来!”

  “别再说了。”罗叔摇摇头道:“大势已去,京中窦娘已死,窦府中所藏黄金尽数被皇帝老儿得去了。咱们现在元气大伤,想要再举大旗,只怕是不能了。”

  “这却未必。”孔方雄摇头道:“你可知最近江淮一带出了一位淮南遗子?”

  “这我却不知,是什么人物?”罗叔问道。

  “听说是杜伏威留下的孩子,当年逃过了追剿,如今已经长大成人。”孔方雄道:“最近江南一块连同附近接壤之地都议论纷纷,依我看,此事是个大号的机会。那江淮一带虽然归顺,但毕竟天高帝远,对太宗可没那么在意,倒是对杜伏威尊重的很。咱们若是能找到这位行台尚书令的后人,借着他的声望,那这事情,还是有回转的余地的。只要能策动江淮一带,到时候咱们屯兵筑寨,不怕不能与他李世民一战。”

  罗叔沉吟片刻,点了点头道:“如今也只好如此了。”说着扭头对裴广逸道:“小逸,你刚从那边回来,各处都熟悉,这事儿便交给你去吧。”百镀一下“归鸿祭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