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一生一刹,执碾成沙 > 第二百二十二章 进甘渊

第二百二十二章 进甘渊

  “不,你一定能看透的!你一定能!”魃死死的拽着舒乐,语气笃定得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舒乐瞧着她血红的双目,略微偏头,朱唇轻启,声音轻缓:“这个,目前是不能,也许本源觉醒后,便能了也不一定。此事容后再议,先劝了羲和神女回汤谷,兴许等你见了帝俊大人,他能告诉你些你想知道的。”

  魃微怔,对,她怎么忘记了,帝俊叔叔是看着她长大的,比黄帝对她还要亲近些,他应当是知晓自己身世的!

  想到这里,魃目中红光慢慢散去,恢复了清明,松开了舒乐的胳膊。

  当她瞧着舒乐手腕上的红印时,眸中便带了歉意:“抱歉,我刚刚有些......”

  “走吧,进甘渊。”

  舒乐揉了揉有些发麻的手腕,打断了她的话,由橘藜半扶着,跟在椒图身后进入甘渊。

  这羲和神女,脾气当真是不好,一点也没有远古上神的气度,这般欺负她一个凡人,之前好不容易好一些的身体,又被搞得内伤了。

  舒乐不动声色的垂着头,慢慢的走着,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唯有永安瞧得真切,她的唇角勾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他不觉有些哭笑不得,他的小舒儿,这是又要搞事了!也是,依着她的脾性,吃了这么个闷亏,没有动作,也就不是她了。

  永安想着,敢只身会前年巨蚺,跟赵公明做交易,闹瑶池,偷仙丹,引了只九尾狐屁颠屁颠的跟着她,还跟上古妖皇帝俊有交情,这世上之事,可还有她能畏惧的?

  也罢,他且看看,这次小舒儿,又预备要作甚!

  甘渊之中倒是难得的美景。

  这里乃是一处凹陷的山中深谷,雾气四处弥漫,雾蔼迷蒙中,隐约可见精巧唯美的一处宫殿。

  透过薄雾,那柔和明亮的月光笼罩了这清丽建筑上,显得这宫殿巍峨清冷,优雅精致,发着隐隐白光,如同仙所。

  白石的殿墙角缀满了绿植,绿意盎然,琉璃瓦在月光下流转着璀璨的光泽。殿前有小湖,湖中碧波白莲,风吹荷舞,暗香浮动,莲下红色鲤鱼正在缓缓游动,激起涟漪阵阵。

  湖心有几眼泉,泉涌如注,高余数尺,有万斛珠玑尽倒飞之奇景。湖心还建有瑶台,台上白纱飞舞,湖面云蒸雾泽,美轮美奂,宛如仙境,如梦似幻。

  舒乐暗自惊讶,这羲和神女,倒是个会享受的,这不起眼的谷中,竟然有此等建筑,比起那西王母的瑶池,还要美上几分。

  可是,羲和神女那个脾性,竟然喜欢如此冷清色调的摆饰,还真是有些奇怪。

  椒图引了她们一行人,进了正殿,便见羲和神女,在坐在大殿白玉台阶最上方的玉座上,冷眼瞧着她们,有几分睥睨众生的味道。

  永安和橘藜两人对视一眼,竟是站得笔直,也不对羲和神女行礼,倒是魃,对着羲和神女微微俯身了一下,算是见过礼了。

  虽然羲和神女不在意这些虚礼,不过瞧着这几人仗着舒乐在,对她的态度如对待普通人一般,心头也不大舒服。

  她可是远古上神哎,寻常人见都见不着她,这几个蝼蚁之辈有幸得见,不对她恭敬行礼就算了,怎么看那神色似是还有几分不想瞧见自己的模样?

  殊不知,舒乐在人间时,本就没有什么尊卑念头,只有她喜欢的,和不喜欢的。

  即便是到了这山海之境,遇着了这么多事,她也从没怕过谁。

  对帝俊大人尊敬,是因为帝俊大人治了她的眼睛,对她也客气有理,还算不错,她自然也就很是尊敬了。

  这羲和神女,从瞧着舒乐开始眸中便是不屑之色,冷言冷语,最后更是出手伤人,险些取了她性命。

  这般行径对待舒乐,还指着舒乐能尊敬羲和神女?开什么玩笑!

  永安和橘藜是最为关心舒乐的,即便是羲和神女又如何,这般欺负舒乐,他们能有好脸色才怪了!

  双方就这么气氛怪异的对视着,也无人开口说话,倒是椒图浑然不觉,还乐呵呵的问舒乐:“舒乐姐姐,父君可有让你带什么话给我呀?”

  羲和神女瞧着椒图那开心模样,当下便沉了脸开口道:“椒图,你先出去。”

  椒图茫然的看向羲和神女问道:“这是为何?”

  “母后的话也不听了吗?”

  见羲和神女神情严肃,椒图只得按下心头好奇雀跃,行了个礼后,退了出去。

  大殿之上重新归于沉静,舒乐突然重重的咳了两声,把一旁扶着她的橘藜都吓了一跳。

  “你怎么了?”橘藜激动的扶住她,声音有些发颤,那双妩媚大眼水汪汪的,好似有泪快要掉下来。

  “约摸是快死了吧,橘藜,你别伤心,等我死了,本源也就觉醒了,总归来说我也是活着的。”舒乐虚弱的靠在橘藜身上,有气无力的说道。

  橘藜听了,夸张的一把抱住她,悲愤喊道:“不要,你不可以死!你那本源可是个混世魔王,要是她觉醒了,怕是这山海之境要大乱了!”

  “唉,我也不想死啊,可我现在受了伤,虚弱得很,怕是将不久于人世了......”舒乐安慰的拍拍橘藜的背,长叹了一声道。

  瞧着面前这两人夸张的一唱一和,永安垂了头,憋着笑意不让羲和神女看到。

  小舒儿也太胡闹了,竟然跟橘藜唱起了双簧,这是要逼羲和神女给好处啊!

  羲和神女哪儿会不知舒乐是故意这般做的?只是她实在也是拿舒乐没法,总不能真的杀了舒乐吧?

  “行了,这是琼丹,能助你痊愈身上的伤。”羲和神女衣袖一挥,一颗雪白丹药便被她用神力托住,凌空飘去了舒乐跟前。

  橘藜眸光一亮,伸手拿起那颗丹药,递给舒乐。

  舒乐收了丹药,又是重重咳了两声,有些惆怅的说道:“唉,我这修为实在太弱,即便是治好了身上的伤,恐怕在羲和神女的威压之下,又得重伤。如此周而复始的折磨,还不如眼下去了的好。”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哪里会不明白舒乐的言下之意?这是在变着法儿的让羲和神女,给她增强修为的丹药呢!

  魃在一旁忍俊不已,这些时日她总见着舒乐动辄杀人,脾性亦正亦邪,却还没见过,她这般无赖模样,着实有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