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一路征程一路血 > 第九十三章 整人新思路

第九十三章 整人新思路

  如果他王恒要是把刘向东弄个裸奔,再羞臊的把其整昏迷喽,那指定会惹出众怒的,在这个圈子里,大家都是把面子看的很重的。

  尤其是在大厅广众的情况下,人为的把一个上流人士弄成一丝不挂,那指定是不可以的。

  但天狮灵兽就不一样了,在怎么说,它也是动物呀。动物哪管你什么裸体不裸体的,弄了也就弄了,谁还能和动物辩论一下道德、素质什么的?

  所以说,以后让天狮灵兽扒别人衣服,就是他王恒的另一大杀手锏。谁要是想惹我王恒,那你就要有被大狗扒光衣服的心里准备。

  天狮灵兽,作为媲美地段高级武者的灵兽,扒光别人衣服,绝对是一件分分钟搞定的轻松事情。

  想到这里,王恒猥琐跟天狮灵兽嘀咕了几句,小家伙立刻就理解了,狗眼一转,双目放光的就准备动爪开工了。

  王恒慌忙一把就把天狮灵兽给摁住了,连声嘱咐的道:“必须要听到我的命令,才能干这缺德事,否则我就不给你弄好吃的了。”

  王恒也知道,要不严令管住天狮灵兽,以这小家伙唯恐天下不乱的狗性,再加上现在扒人衣服都扒上瘾了。那不得出现得谁扒谁的情形,就别说赌局了,只剩下扒人大会了。

  就在主人王恒严令警告的情况下,天狮灵兽的一双圆如豹目的大狗眼,还一个劲的往张山身上瞄。它也知道,对面坐着的张山就是主人最烦的一个人。

  天狮灵兽那小心思早已活络开了,这要是扒下这个人的衣服,主人百分百的高兴,那奖赏还不是大大的。嗯,现在只是有一个问题,该从哪下爪好呢?是从下往上,还是从上往下呢?要不来个中间突破式的?

  天狮灵兽的一双圆楞楞的大狗眼,就像是在看美味一样,上上下下的扫描着张山。

  张山此时也感觉到,对面这只大狗对他不怀好意,看着它那一双滴溜溜乱转的大狗眼,百分百的是想对他不利。

  一想到刘向东刚才的惨样,张山一下就明白了,这只大狗也想对他来个照方抓药,给他也来个裸奔。我靠、靠、靠,这是一只什么样的大狗?如此下流、猥琐、卑鄙,这要是像刘向东那样给我来个裸奔,那我还混不混了?

  突然之间,他突然看见,对面的大狗对他点了点硕大的脑袋。那意思在明显不过了,表示你张山的想法是对的,我正要对你下爪呢?只是还没有想好从哪儿开始。

  这个想法一经出现在张山的心头,他的脸“唰”的一下惨白如纸。

  张山作为大夏张家的第二代杰出子弟,从小接触的事情就比同龄人要多,再加上也接触过一些修炼者,对修炼界的事情还是有所了解的。

  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存有一种动物,和人一样聪明、睿智,而能力比修炼者还要强大。

  这种动物有时能发出一种精神信息,是可以让人类理解的。难道他今天碰到的就是?我张山不会这么倒霉吧,来趟H市就碰到这种传说中的动物?

  张山用一种带有疑问的眼光,仔细、慎重的看向对面的大狗。这时,张山清楚的从这只大狗的眼里,看出了一种戏谑的目光。那意思是说:对不起,你中大奖了,本灵兽就是想扒光你的衣服。

  一时间,吓的张山脸色一下子从白变绿、由绿转黑,在赌场明亮灯光的照射下,脸上风云变幻、转化不定,心中一个劲地砰砰乱跳。

  王恒一看张山的脸色变化的如同在演电影,就知道是天狮灵兽在捣鬼了。

  王恒是深深了解小家伙的一些天赋的,这种类似于精神攻击的能力就是其中的一种。这几年的江湖闯荡中,小家伙的这种精神攻击运用的是越发熟练了。

  以天狮灵兽现在的天赋能力,即使是地段中级高手都扛不住,就别说眼前的张山了,他一个普通人,哪能经得住灵兽这样的恐吓?

  王恒的小心思随着张山的脸色变换也不断的向外发展着,这小子现在想着,可是又有一技傍身了。以后要是在修炼界混不下去了,他就领着天狮灵兽去当恐怖分子,不用什么导弹、原子弹什么的,就让小家伙使用精神攻击法,就能把那些所谓的组织领导人吓个半死。

  想归想,但正事还的先办。王恒轻轻的咳嗽一声,意思是告诉天狮灵兽,差不多就行了,可别把张山给玩成白痴了,下面还有一大堆节目呢?要是张山变成了白痴,那还怎么玩啊?

  天狮灵兽听见主人的咳嗽声,恋恋不舍的把眼里的精神力撤了回来。这样,张山的脸色,才慢慢的恢复正常的颜色。

  张山的脸色快速转变,也就是十几秒的事情,周围其他人并没有发觉什么。

  此时,王远征正坐在张山的对面,嘴里叼着烟,却不点着,翘着个二郎腿,位于上面的左腿不断的摇啊摇的,怎么看、怎么有一种嘚瑟非常的劲。

  面对着王远征这种烟往上翘,双腿乱摇的嚣张劲,看的对面的张山、张龙海等人心情烦闷不已,俱都产生一种想要暴打他一顿的想法。

  张山此时的手指是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内心里不断的告诫自己:深呼吸、深呼吸,不要出动、不要冲动,没准王远征就是想激怒你,好让那只大狗有动爪子的理由。

  王远征眼睛轻佻的甩了甩张山,撇着嘴、疵着牙道:“四哥,今天我又回来了,怎么样?钱都准备好了么?”

  看着王远征这嚣张的劲头,周围有很多人都纳闷了,“昨天不是王远征输了么?怎么感觉像是他赢了似的呢?”

  “就是啊,我听内部人说,昨天王远征一把色子,就输掉了一百八十八万。”

  “靠,不是吧,一把就一百八十八万,玩的也太大了。真TMD是豪赌啊。”

  “豪赌,这还不算呢。今天还有两把,每次都是一百八十八万。这还不说,最终是要决定H市最高级的饭店,私家小厨的归属问题。私家小厨,按圈子里流传的说法,其一年的营业额都是七八千万呢。想想,每年的利润会有多少?那才是一只会下金蛋的超级吸金母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