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冒险战纪 > 第174章 为了她!

第174章 为了她!

  鲜红的樱桃被水元气包裹,顺着喉咙一路滑落到胃中。

  “咕噜……”

  洛河想到那在平原上爆炸的樱桃炸弹,不由得吞了吞唾沫,对这吃下肚子的“炸弹”无比担忧。

  此时的洛河已经眉毛含霜,发梢结冰,面色苍白,瑟瑟发抖,对两根长虫毫无办法的情况下,只能铤而走险!

  这【爆裂樱桃】非自然界生长的食物,果皮以及果肉都是由元气组成,在洛河的控制下,将其慢慢化解,化作一缕缕的红色元气,在从胃中分散出去,布置在大部分的空腔中。

  “国士无双?缓!”

  金色的保护膜贴上内壁,尽可能的保护自己的安全。

  两条长虫被阻拦,尖锐的脑袋奋力的想钻开金色的元气膜。

  “爆!”

  若是把洛河的体内比喻成一座街道遍布的城市,那么现在的情况就是连环炸弹在城市的数条小巷中接连被引爆!

  洛河的双足一时间胀的滚圆,乌黑的淤血几乎充满了整条腿,筋肉与骨头分离,细小的血管全部爆裂!

  肚皮被撑破,鲜血喷溅,但迅速被金色元气膜包裹止血,黑烟从撕裂的皮肤中溢出,混杂着飘散的血气显得无比的骇人。

  而颈部以上是做好了完全的防御的,但依然被爆炸波及,耳中、鼻孔、口中都冒出黑烟,整个人神志不清,仅凭意识力在在支撑。

  忽然,洛河的肚子上鼓起一团,身体自行蠕动传到口中,张口呕出大量鲜血,以及一团蓝色的杂物。

  两条破碎的长虫混杂在血液里,还在微微的抖动,一只黑色的脚掌猛地将其踩碎,狠狠的在地上跐了又跐!

  恶魔化的洛河的身体在迅速的恢复,但如此严重的伤势,一时半会无法治好,还得消耗大量的元气来复原。

  “哈,哈……”洛河大口喘着气,粉身碎骨的严重伤势让洛河几乎无法移动,只能等待恶魔肉体不断的自行拼接。

  ……

  吉诺被洛河的幻影带跑了几十公里路,气哄哄的回到家里,一路上不知道又揍了多少动物出气。

  一路兜兜转转,慢悠悠的磨回了家,天都快黑了。

  (以下所有对话均是动物语翻译过来的)

  “哎哟,这龟儿子猪跑球了啊?”吉诺看着地上的大坑,以及遍地的血液,挠了挠头,“不对哦,啷个这么多血?”

  吉诺皱着眉头四处转悠,“这白色的是啥子哦,为必是猪脑壳几天没洗头,飘的头屑蛮?”

  阵阵腥味从那灰白的脑浆上散发出来,吉诺不愿意多逗留,便随便找了点土把地上的坑填了,将血迹也一并掩埋,毕竟这是自己的地盘,自己要长住在这里的。

  “妈哟,这树子遭老子一锭子打爆球了,”吉诺看着摇摇欲坠的大树,以及大树上自己的树屋,气的直跺脚,又开口咒骂起来,“那龟儿子躲的个凶,让老子逮到他非要弄死他瓜娃子。”

  粗壮的双腿蓄力,猛地爆发,三百多斤的猴子拔地而起直上20米高的树尖!

  用拳头当榔头,榴莲刺当钉子,不一会,吉诺就在另一颗大树上安好了三角形的底架。

  返身跳到自己的家面前,双臂肌肉隆起,青筋暴起,将那硕大的树屋整个举起!一举丢到了另一颗树上。

  身随房动,吉诺一手抱住树干,一手扶住自己的房子,一点一点的安到最佳位置,牢牢的固定好。

  “好老,终于搞起了,累死老子了。”用手心擦了擦额头的汗液,吉诺一头钻进了自己的房子,呼呼大睡起来。

  “不对,老子好像搞忘了啥子……”

  已经快进入梦乡的吉诺脑子里忽然闪过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是啥子喃,老子啷个记不到了……”

  小小的身影转过身,却是长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娃儿!”

  猛地坐起,吉诺才发现,自己忙活了这么久,没见着那痛揍洛河的小猴子。

  “娃~~~儿!”

  咆哮声在树林里流传,惊得四周的鸟兽都瑟瑟发抖。

  吉诺敏捷的在一枝又一枝树枝上挂来吊去,不住的呼喊和寻找。

  “没得!老子娃儿走哪切老!”

  吉诺急的红了眼,它老婆死于难产,痴情又专一的它不愿意再娶,只将儿子视作掌上明珠,一心要将他培养成超越所有猴子的超级神猴。

  但眼下,娃儿不见了!

  吉诺东寻西找找不到,便想起了那和自己有仇的老猪,“肯定是他个猪脑壳给老子弄走了,看老子不扒老你的烂皮来当开脚帕!”

  一路风风火火的杀到果木平原,却见那群头上长红包的野猪们正在相互追逐拼杀。

  “老子娃儿喃!你们那达斯塔老狗走哪去了!?”

  猪群们停了下来,内部怎么打都没关系,但来了外敌,就必须要团结一致。

  两派的为首野猪走了出来,两猪皆是被原先的野猪王达斯塔力压下去的银牌猪,此时面对实力胜于自己两猪的吉诺,却是有一点惊慌。

  “达斯塔不是被你杀死了吗?!你还来问我们!”左边的猪名叫刘四,抢先反问道。

  右边的猪头也不甘示弱,“你这猴子杀了我们上一代首领,还敢只身来挑衅!”

  这话说的,似乎是要开战一样,论单挑吉诺一挑它们俩都不是问题,但野猪们仗着猪多势众,想要压一压吉诺的势头。

  一拳砸在地上,将围城一拳的野猪纷纷吓退,“老子没杀它,鬼晓得它MMP是怎么死的,不关老子的事!”

  吉诺的语气充满了狂怒,大吼一声,整个平原都飘荡着它的声音:“老子再问一遍,老子娃儿在不在你们这!”

  ……

  洛河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孤身一人躺在树林里,周围全是虫鸣,偶尔有鸟兽经过,扫动树梢刷刷响动。

  身上的伤势基本复原,但洛河浑身没有一点力气,非常难受。

  血,洛河的血,不多了。

  连续的大伤,凭借【超速再生】恢复了伤口,但流逝的血液补充完全跟不上,此时洛河虚弱无比,独自靠在灌木丛中,冷面看着周围的世界。

  平静。

  洛河的内心一片平静。

  这种场景,在洛河还在地球上欢乐的打游戏的时候,幻想过无数次。

  有人说,孤独是死亡路上最恶毒的毒药。

  但洛河不觉得,他享受孤独。诚然有些时候一个人让人抓狂,但更多的时候,洛河愿意一个人行走在这世间里。

  不用考虑他人的想法,不用在意他人的感受,不用对他人有任何的负责。

  多爽啊。

  洛河幻想过很多场景,怎么样才能显得最凄凉,最淡漠。

  独自重伤苟活在艰难的环境里,这也是洛河幻想过的场面。

  周围没有人能帮他,极致的孤独,让他陶醉。

  但现在,他的心里住进了另一个人,为了她,洛河开始想抛弃了孤独。

  为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