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长生怜 > 蝶与默
  叶枝山回忆起方才小姑娘的一系列动作,惊得一瞬间连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小姑娘掀起衣裙一角,仔细瞧看,看到衣裙下摆果然湿了,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刚才她只倒了一桶水,水桶也是专门做的,非常适合她使用的大小,所以水桶能装的水不多,而且刚才大部分被浇到叶枝山身上,水缸底只有一点点的积水,虽然她极力想规避掉那些积水,可那么一跳下来难免还是会弄湿衣裙。

  小叶枝山看到对方这样的表情,又得知对方有这般身手,心里不免犯嘀咕:她不会是要怪我将她拉下来了吧……我都叫了让她找大人来帮忙了,是她自己不听非要逞强的。这种不能怪我啊……但是如果非要迁怒我呢,我还只是个孩子啊,这怎么遭得住!

  不行!我得跟她搞好关系,要不然遭殃的还是我。

  叶枝山强挤出一个笑脸,颤颤巍巍道:“呃。你好,我叫叶枝山,你呢?”

  “胡蝶。”

  小胡蝶的衣服被弄湿了,这可是她娘给新做的,她今天只第二次穿呢,就这样一大早上的给弄湿了。心情可以说是非常差了!语气也自然不会好。

  叶枝山一惊,“蝴蝶?”他知道对方说的是‘胡蝶’,“这名字真好听。”叶枝山凑前去,他想看看对方是不是真的人如其名,和蝴蝶一样好看。

  胡蝶侧过头躲开叶枝山的视线。她很抗拒这样的行为,她始终不喜欢别人这样端详自己的外貌。因为她知道自己真的长得不好看。

  虽然胡蝶躲开了叶枝山,但他还是瞧见了这个小姑娘的样子。肤色黄偏黑,脸上有斑斑点点的印子,看上去和“蝴蝶”完全不符,倒不如说像是条丑陋的“毛毛虫”。

  不过叶枝山是不会因为别人的外貌而疏远或者贬低一个人的,毕竟一个人心肠好才是最重要的。胡蝶的心肯定是善良的,自己那么闯入她家,她还打算把自己救出去也没问自己要报酬。善良的姑娘总会有好报的,如果她不是那么凶就好了……

  胡蝶瞪了叶枝山一眼,叶枝山就犯怵,他道:“呃……要不你叫你爹和你娘来救我出去吧。”他实在不想继续待在这里了。

  胡蝶淡淡道:“他们出去了。”

  “那什么时候回来?再过一个时辰就就是中饭时间了,也还可以吧。”在这里待一个时辰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他们今天出去的。去了跑商队。得好些时候才能回来。”胡蝶以为他是正经问她问题,所以她也很正经的回答了。但实际上叶枝山刚才只是自问自答。

  叶枝山快晕过去了,“还得好些时候?!”

  “这次是去洛川,一来一回再加上办事,至少四天。”平时跑商她是一天天数着日子过来的,去哪里来回多少时间她清楚的很。

  “啊?那我们怎么出去啊。”四天?一天他娘找不到他,都要发疯了,何况是四天?!但在这之前自己肯定是饿死了……

  想着想着,叶枝山打了个喷嚏。哪怕是剩下,衣服湿透了也会着凉感冒。他有些怨,怨自己为什么会怕那些青蛙……

  胡蝶看看他,又看看自己的衣服,想了好一会儿,决定把外衣脱下来。

  “哇……你在干什么!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叶枝山转过身去,捂住自己眼睛。

  ——这个女孩儿怎么那么不按套路出牌啊!一点规矩都没!

  胡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走上前,将衣服披到他身上,“你先披着吧,不要着凉了。”

  叶枝山怔住了,他回首看了一眼胡蝶,然后马上就回去,嘀嘀咕咕着非礼勿视。

  胡蝶就和外表一样特别瘦小,脱掉外衣之后便更是如此,加之她皮肤黑黄,看上去颇像难民的孩子,吃不饱而且总是灰头灰脸。

  “你,你想干嘛?女孩子不能这样的,你这随便在男人面前脱掉衣服是会嫁不出去的!”叶枝山裹着胡蝶的衣服缩成一团哆嗦。

  胡蝶歪歪头,说的理所当然,“你再那么下去要感冒了。”

  “哦,哦……谢谢。”叶枝山小脸一红。

  胡蝶又道:“你过来。”

  “啊?”叶枝山不敢看她,躲得远远的,这人怎么还让他过去。

  胡蝶也不跟他啰嗦,把人扯过来,扔到自己身后,迟疑了片刻,道:“记得还。”

  “啊……好的。”看样子她是打算把衣服给叶枝山暂时披着了,衣服湿了水也不好就那么还给人家。

  ——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嘛。我看上去就像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么?

  “退后。”胡蝶指挥他。

  叶枝山听话的往后退。就在他退后的瞬间,发生了他一辈子都不敢想象的画面。

  胡蝶就在原地跳起,脚尖离地,带起几点水花,紧接着飞身一脚,直接就把水缸踹翻跌碎了。

  “……”叶枝山目瞪口呆。

  胡蝶微笑道:“走吧。你得赶紧回去泡个热水澡才行。”说完她就把叶枝山推出家门,再“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徒留叶枝山一人原地石化……

  ……

  待叶枝山回到家后,他那落汤鸡的样子遭到了刘芊芊的拷问。他知道要是不好好说清楚,他母亲肯定不让他安生。无法,叶枝山只好老老实实的把事情都交代了一遍,不过略过了描述胡蝶那勇武的一脚。

  刘芊芊检查过一遍发现没有受伤之后,狠狠的取笑了他一番。

  本来他就因为裹着一身女孩的衣裙走了一路被别人笑了一路,回到家还被自己阿娘那么笑,真是丢人丢到家,气死了!

  叶枝山生闷气,自己一个人躲回房间了。

  “你这孩子干嘛呢?还不去泡泡身体?”刘芊芊不由分说,抱起叶枝山就扔到浴桶里,“这衣服我会好好洗干净的。明天就能换给那个小姑娘了。你到时候跟着我们一起去道谢,知道吗?”

  “知道了知道了。”这一天天的郁闷死了!

  第二天一早,刘芊芊拿着洗好晾干的一群,带着叶枝山,领着送新水缸的工人一起来到胡蝶家门前。新的水缸又大又漂亮,从城里运来的时候引得好些村民围观。

  刘芊芊走在最前,轻轻叩响胡蝶家的门。

  很快,胡蝶就将门打开。此时她头发高高挽起,袖子撸至手肘处,指尖上有水珠滴落,看上去像是在洗什么东西。

  她看到刘芊芊身后低着头的叶枝山也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了,她将门大开,指着院子的墙角一块空地,“你们放那儿吧。”稚气的声音却透露着成熟的味道,听起来有些违和。

  刘芊芊让开路让工人将水缸放进去,蹲下来问胡蝶:“小姑娘在洗衣服呢?真能干。”然后抹掉胡蝶额头上的汗水。

  胡蝶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对刘芊芊的褒奖,她觉得很自豪。胡蝶瞄了一眼运水缸的工人,对他们大喊,“你们小心别碰坏我那腌白菜的罐子了!”

  刘芊芊温柔道:“我听我们家孩子说,你叫胡蝶?”

  胡蝶点点头。

  刘芊芊见她可爱,笑道:“我觉得你特别像只小麻雀。我能叫你小雀儿么?”

  胡蝶想也没想就答应了。这样的外号总比“丑八怪”要强多了,但她也不怎么在乎,反正也只是一个称呼罢了。

  “你家里就你一个人么?”

  “对,爹娘现在已经到洛川了。”

  刘芊芊惊讶道:“他们放你一个人在家不担心么?”

  胡蝶自信道:“最开始不放心,但我厉害,什么都会,所以他们就不担心了。”

  刘芊芊愁了,他对叶枝山道:“你看看你!再看看人家小姑娘。人家多能干,父母放她一个人都安心。你要是丢了半天我都要急死!你要一个人活连饭都吃不上。”

  叶枝山躲在刘芊芊的背后接受他娘亲的奚落,间隙他往胡蝶那边扫了一眼,发现她在看自己,她没有笑只是很平静的看着但却透露着一股胜者的傲慢。

  “你还躲我后边干嘛呢?赶紧出来给小雀儿道个歉。”

  叶枝山不情不愿,“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你说呀。”刘芊芊在他耳边低声催促道。

  叶枝山不耐烦的很,“对不起,我不应该躲进你家水缸还害你弄湿了衣服弄破了一个水缸的。对不起对不起。”然后他小声但恶狠狠的对他母亲道,“这样可以的吧?”

  刘芊芊想念叨他几句,胡蝶却说:“没关系。这水缸也放好了,挺漂亮的,你们可以走了。”她将手在腰间的挂布抹干净水,伸出手,“衣服也给我吧。”

  叶枝山怒了,“你这人怎么那么没有礼貌,也不知道说声谢谢。”

  胡蝶被叶枝山那么一吼,怔住了,马上她恢复过来,反问道:“这不是你们应该来做的么?我为什么要道谢啊?”

  叶枝山觉得一口气堵在胸口,抒发不出去。他憋红了小脸,飞也似的跑了。

  ——这个女孩儿根本就没有个规矩!太放肆了。

  刘芊芊气的直跺脚,心中暗自骂了几句自己儿子,转头对胡蝶连声抱歉。

  胡蝶看着那个小男孩远去的背影,有些疑惑,“是我说错了什么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