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小大夫的传奇人生 > 101 唐 糖 疯 了
  江涛看见唐糖的时候,她已经不认识任何人,就是江涛她也不让他靠前,这个时候的唐糖已经疯掉了,看着如花似玉的唐糖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江涛的心里开始内疚。

  自己不爱唐糖,但是唐糖爱自己有错吗?她一个女孩子,千里迢迢追过来,就是想和自己在一起,就是有千般错误,自己一个大男人也不能把她扔在深圳的酒店里,她废了好大劲追到海南,今天又受到了这么严重的伤害,自己真是该死!想到这些江涛就难过的要死。

  这回江涛想明白了,人生中自己虽然没有得到自己爱的人,那就跟爱自己的人在一起终老吧!江涛就开始打工赚钱给唐糖治病,半年后唐糖终于认识了江涛,从这一刻起唐糖是一刻也不能离开江涛,后来江涛出去打工都是带着她。

  八个月后,两名歹徒重新作案被抓住,唐糖的案子也随之破了,这是两个流浪汉,钱财已经被挥霍,只能是伏法判刑,最后从重从快被判为无期徒刑,送到湛江监狱去服刑了。

  经过江涛不懈的努力,唐糖的病情有所好转,他已经把自己带出来的五十万元都给唐糖治病了,现在还是时好时坏,犯病时摔盆摔碗,屋拉屋尿,好的时候还像个孩子!江涛的这几年就是这么过来的。

  傻姑抓着唐糖的手开始给她把脉,左右手看过之后,感觉她就是神经系统出问题了,没有其他病,就对江涛说:“我给她开一副中药,你先让她服用两天,等她消停下来的时候我给她银针治病,她是经过强烈刺激脑神经系统出问题了,如果我猜测的不错是脑神经系统有血管堵塞,顺通了之后就会全部恢复过来”。

  傻姑开出中药方叫江涛去抓药,但是唐糖紧抓着江涛的手也要跟着去,看到这个情况傻姑就和卢静两人去抓药了。

  傻姑和卢静在药店把药抓好,让他们帮着给熬出来装进容器里,她们俩就去一家饭店打包买好了午餐,当她们俩拿着午餐饭盒拎着中药汤重新走进江涛家里的时候,唐糖正抱着一个木瓜在吃,吃的是满嘴满脸,就连胸前的衣服上都弄得到处都是木瓜的汁液。江涛现在好像是顾不上她,他正在厨房给傻姑她们做饭。

  傻姑赶紧喊江涛停下来,她已经把午饭买了回来,和傻姑想的一样,今天如果不在江涛这里吃饭,江涛肯定是过不去,但是上外面吃饭唐糖又带不出去,在家里做饭条件又受限,所以傻姑就索性买了回来。

  江涛看到傻姑和卢静拎着的饭盒眼睛就湿了,傻姑说:“你不要这个样子,我们不是外人,都是很约好的同学,现在唐糖身体有病,就不要那么多讲究了”。

  大家说着哄着唐糖终于喝下了中药汤,不到十分钟唐糖就睡了过去,傻姑告诉江涛说:“她这一觉估计的睡到晚上八点多,起来肯定是饿了,你就让她吃点东西,然后继续把中药汤喝掉,明天早上也是让她喝药,中午我就过来了,根据情况我开始针疗,我们现在回去了,你要照顾好她!”

  傻姑和卢静刚刚回到酒店就接到了牛赫的电话,他告诉傻姑,他们今晚不回来了,要住在海岛上明早看日出。

  傻姑叮嘱他们要注意安全就放下了电话,下午没事傻姑和卢静就来到了宾馆内部给客人专门设置的海滩浴场,换好衣服走进了大海,可是两个人都是旱鸭子不会游泳,索性就在浅水区里坐下来游玩,她们两个边聊边说边洗,有时跟着海浪捡一些海贝壳,玩得也算不急乐乎!

  一个小时之后,她们准备再玩一会就冲冲清水穿衣服走人,可就在这个时候酒店前台的小姑娘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说:“看酒店入住登记知道你们是医生,我们酒店突然有一个患者晕倒了,怕救护车来晚了,所以想请你们过去帮忙给看看!”

  救人如救火,傻姑她们赶紧穿好衣服跑过来,一看这是一个外国人,年龄在五十岁左右,哪个国家的不知道,一看外表就知道是外国人,他的妻子或者是女伴站在那里正在抹眼泪。

  傻姑过来一看就发现他是心脏病发作了,问他们自己身上是否带着救心药品,可是用英语说和中国话说这个女人都听不懂,最后傻姑问了住在酒店里的人谁有救心药品,一个来自新疆的六十岁的老人拿出来他的救心丸,傻姑谢过他之后就一次给他服用了二十多粒,这是平时使用的四倍量,傻姑知道这种普通救心药品必须给他加大药量才能有效,否则等于白吃,最好是硝酸甘油,可是急等下呛上哪里去找啊!

  服过药之后不到五分钟,患者哼了一声,虽然没有清醒,但总算是救活过来,救护车这个时候到了,他们七手八脚地把患者抬上救护车扬长而去。

  第二天午饭过后傻姑和卢静出现在江涛家里的时候,唐糖喝过中药汤之后的反应和傻姑预想的一样,她处于深度睡眠中,傻姑拿出银针开始给她行针,头部、胳膊上、手上、脊背和脚上都扎上了银针,这是一条通往脑神经系统的大动脉,傻姑的意图就是想激活她的这一条主要神经,她想通过药物和针灸让唐糖的病好起来。

  就这样坚持了三天,发现唐糖还是没有什么起色,就连傻姑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的治疗方案了。

  晚上没事卢静已经休息,睡不着的傻姑打开平板电脑,调出脑神经分布图,自己看着这些图谱,一个一个地详细检查起来,可是前后看过两遍也没有找到一个值得怀疑的路径,最后她是双手交叉枕在脑后,仰躺在床上看着屋顶。

  她突然发现这屋内的顶灯是新换的,过去使用的小灯泡并没有拿走,而是塞在了顶灯的后面,她忽的坐起来,唐糖是不是脑袋里有瘀血块或者脑瘤啊?大家都认为她是受过刺激造成的精神分裂,都忽视了她的脑袋里面是否有什么东西,不然这种阵发性的犯病怎么解释,说不定精神分裂和脑瘤同时存在呢?

  想到这些傻姑赶紧拿起电话问江涛,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傻姑没有等江涛说话就问他:“唐糖做过脑ct没有?”

  江涛说:“我一直都是按照精神分裂症在给她治疗,把她弄到医院都很困难,做ct是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傻姑说:“明早我过去,给她打一针安定,我们用车把她推去医院做个ct吧!我怀疑她脑部受过重创,里边有血块因为时间太长形成了肿瘤,虽然没有致命,但她的这种阵发性病症就是肿瘤引起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就开颅给她拿出来,估计这样她一定会好起来!”

  江涛说:“一切全凭师姐做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