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异界逆袭之王 > 第三十章 审判
  “这么小的孩子带到战场上,委实有些残酷了。”吴英雄见孩子无力地靠在父亲怀里,小脸惨白,嘴唇发紫,心中不觉升起一丝愧疚,低声对身边的亲卫队长董策说道。这句话将石休屠从沉思中唤醒过来,见一位身披紫袍的汉将正用怜悯的目光看着自己父子。“没什么,这些东西,男人迟早要面对。”石休屠答道,伸手摸了摸儿子的头顶。他虽是败军之将,却不欲在敌人面前堕了回鹘汉子的气势。

  吴英雄听他说得言不由衷,微微一笑,不远处看管战俘的横阵营军士早已认出了他,纷纷向他行以军礼,校尉石元光也赶来参见道:“参见大人,您亲自巡视横阵营,可有什么吩咐?”吴英雄笑道:“上下都井井有条,有劳石校尉了。”勉励一番后,又道:“这些囚车中的回鹘小孩如需要食水,可以优先供给。”他正待转身离开,忽然旁边囚车中石休屠大声道:“将如何处置我等?大人可否示下?”他见横阵营校尉对吴英雄十分恭敬,心知此乃岚州军中首脑人物,此时种族之间交战攻杀,将胜利者将敌人种族中的男丁全部屠灭也是寻常。相比吐蕃和漠北部族,汉人军队行事尚有一线余地,石休屠虽然不怕死,却希望抓住机会说动岚州首脑不要对回鹘各部大开杀戒。

  吴英雄见他气势沉雄,和刚才那颓唐模样大不相同,微微一愣,于伏仁轨立即在旁边禀道:“此人乃是甘州回鹘十部都督之一,名唤做石休屠。”

  “嗯。”吴英雄微微点头,这石休屠的情况在岚州出兵之前就已知道,他一家都虔信佛教,统带的部属也少做烧杀淫暴掳掠之事,是可以争取的一个棋子。吴英雄微微思量,看着石休屠,沉声道:“我岚州西征军吊民伐罪,替天行道。只待平定河西,将请佛门、祆教、景教各长老为公证,把那些在战乱中犯下罪行的人一一审判。杀人者死,淫暴掳掠者各有所报!”吴英雄顿了一顿,扫视周围的回鹘战俘各个脸色阴晴不定,又道:“非但如此,对于那些万死不能赎罪的恶徒,我岚州还将召集各教门长老,在行刑以后发下毒咒,将其打下十八层地狱,万死不得超生!”回鹘人大都信奉佛教,死后下地狱永不超生是一个极大的震慑。

  听吴英雄说得如此斩钉截铁,石休屠脸色不禁一滞,石家世代信奉小乘佛教,他对与回鹘军中残暴不仁的种种做法也深恶痛绝,可是沾惹这些罪孽的回鹘军兵数以千计,难道岚州军要把这些人都杀了不成?石休屠见周围一些回鹘军士脸如死灰,迟疑着问道:“汉人有句话叫做法不责众,佛门也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难道贵军就不能给这些犯下过罪孽的回鹘族人一线改过之机吗?”

  他这话其实早有萧九、蔡斯等汉人军官向吴英雄进谏过,此时乃是五代乱世之末,不要说这西北四战蛮荒之地,就是华夏腹地,军人烧杀抢掠也是家常便饭,若是严刑相逼,只怕日后扫平四方的阻力要大上数倍不止。

  吴英雄见石休屠和其他回鹘战俘都眼巴巴地望着自己,忍住心头怒意,冷笑道:“汉人还有句话叫做以直报怨,佛门叫做因果报应。我大军沿着河西走廊行军数日,沿途所见,处处断垣残壁,往日人烟繁盛之所,都成鬼蜮!那些犯了罪的人,最好亲自到地下去问问那无数的冤魂,是否应允!”对罪犯的仁慈,就是对善良百姓的犯罪。上位者不管以什么理由,赦免战争中犯下了滔天罪行的罪犯,都是慷他人之慨,试问他自己的父母妻儿,遭到屠戮淫暴,是否还能如此气定神闲地和豺狼谈宽恕!

  这些甘州回鹘,若是滥杀威慑,不免激起反叛,若是一味怀柔,却更纵容了他们。岚州军出征之前便计议已定,岚州军将离散的回鹘部众收为萌户,彻底确立岚州军掌管河西这块地盘的权力,不但要在武力上,而且在精神上压倒回鹘人,哪怕多费些手脚,也要让彻底打垮甘州回鹘部众中的反抗意志。为此,奇袭甘州得手之后,吴英雄便立即传书留守岚州的萧九,命他组织宗教裁判所的各教门长老来到河西共同组织宗教长老和岚州军官吏对回鹘战犯的联合大审判。

  石休屠神色黯然,对回鹘军队的暴行,他知道的比吴英雄更多,“那对于我河西回鹘诸部,将军可有安排?如果将军愿意网开一面,在下愿意为将军做说客,甘州各部头领将年年贡赋不绝!”他眼中还有一丝期冀,希望岚州军就像归义军那样,继续接纳回鹘诸部在河西生息繁衍,只要种族不灭,数代之后,胜败之势,未尝没有转机。

  吴英雄有些吃惊地看着石休屠,关于他的资料只提到此人乃是甘州回鹘诸部当中难得的大将之才,性情耿直,却没想到他为了保全种族延续,甘愿屈身受辱。原本对石休屠有收揽之意,此刻却将招揽的话按在心里,此人并不像表面上那般简单,吴英雄悠悠道:“我岚州但行军士领有萌户之制,甘州回鹘各部众,自然也要分派到军士萌下。若是石都督有意,可在对回鹘战犯的审判结束后,以勇力夺个军士身份,我军军士不但地位尊崇,待遇优厚,还可以萌庇亲族友人。详细制度,横阵营诸君自会向各位回鹘健儿分说的。”说完也不管石休屠是否理解他的意思,转身离去,边走边想,这甘州回鹘诸部不比漠北蛮族,已经有了相当的民族意识,要将之全部消化到岚州的制度底下,说不得要花费更多的精力和心思。肃州位于河西走廊西端,历来是亚欧大陆东西交通的要冲之地。西汉时,骠骑将军霍去病打败浑邪王,将匈奴残部逐出玉门关外,迁移数十万汉人到此地开垦耕种,因此地水质甘冽似酒,汉朝在此置酒泉郡,千年以来,汉族边民在四面蛮夷地围攻掳掠下繁衍生息。距今三百年前,唐室衰微,肃州被吐蕃攻占,刀兵治下生灵涂炭,经过短暂的归义军光复时期,大约一百年前,肃州又被回鹘人攻占。数以万计的汉民重新沦为贱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