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异界逆袭之王 > 第四十五章 出气

第四十五章 出气

  为了防止校尉阵亡后营伍无人统领,吴英雄军中各营百夫长依据年资能力都有排序,第一百夫长由校尉兼任,这王离正是高蹄营中第二百夫长,听命当即将两百骑沿着凉州边墙的东西两个方向撒了出去。

  凉州谷水又称石羊河,乃是一条高山雪水汇成的清澈河流,一直向北流入休屠泽。眼下正是夏季水量最大的时候,高蹄营骑兵坐在马上也可以轻松涉水而过。蒲汉姑带着三百骑兵到了谷水对面,立刻绕着凉州南面那两道边墙跑动起来,凉州吐蕃骑兵在前面的战斗中早已破胆,虽然见高蹄营侦骑并不多,也不敢出来邀战。每到一处,看到有破败缺损的城墙,蒲汉姑都在自家携带的行军图上记下来,准备嗣后大军赶到,便由步军从这些地方攻打进去,看凉州兵那窝在城墙后面的龟蛋劲儿,只要渗透进去几百人,估计守军就要往后跑。

  吐蕃统兵官论悉惴惴不安地看着敌军骑兵出现了自己负责防守的边墙和凉州之间的地域,肆无忌惮地逼近城墙打探虚实,甚至有些胆大的骑兵还向城头的戍卒释放冷箭,而城头那些汉儿兵却像是蔫巴茄子一样,连箭也不还。“他们也是汉人啊。”论悉不由得从心里生出一丝寒意,这些汉儿,中原朝廷当他们是藩落,和吐蕃人一样对待,而吐蕃人则待他们如奴畜,平日里只能忍气吞声过活。但今日论悉开始觉得汉儿们看向自己的眼神也少了些平日的畏惧。

  看着边墙下面敌骑越来越不安分,虽然仅有数百骑,但根据前面侦骑回报,这次占据了瓜沙肃甘四州的吴英雄当真是倾全力来攻了,光前锋骑兵就有数万骑,这些敌骑虽然不多,可折腾了半日,折逋家族并没有从凉州城发出一兵一卒前来驱赶他们,看样子是把防守前面两道边墙的军兵当作了消耗敌人军力的弃子来用了。

  论悉心头暗暗喝骂,自己虽然不是折逋家的,但祖上起就是血脉高贵的贵族,怎能如此窝囊地死在这个破败的边墙后面,家小都还在凉州城里呢。眼看天色将晚,他叫来下属囊骨,沉声命道:“敌人来势汹汹,这些汉儿又不稳当,趁着敌人大军尚未完全切断我军归路,今晚便整军退回凉州城。”吐蕃人军纪也算森严,不战而退是要斩首的,见几个囊骨都面露疑色,论悉暴喝道:“还不依令行事,节度使大人那里,自有我去分说!”

  一直在贴近边墙观察的高蹄营骑军兵不血刃接管了两道边墙,随后而来的骠骑营大军亦进驻其中。辛古听了蒲汉姑禀明军情,变本加厉地派遣骑兵压迫到凉州城南面一线,一边不断邀战挑逗地试探吐蕃人虚实,一边等待吴英雄大军一到便开始布置虚实。次日,前方侦骑又传回消息,防守这两道边墙的一千汉儿军因为擅自撤退,被折逋葛支全数斩杀在谷水之畔,以儆效尤,凉州城左近汉民有些骚动,吐蕃军平叛,又杀了数千人。辛古当即命令骠骑军留下辎重营在边墙内防守,自己不待吴英雄大军赶到,便率领四千五百骑先行赶到凉州南面扎营,给吐蕃军以威慑,不使其再能够肆无忌惮地出城四下杀戮。

  凉州城头,折逋葛支脸色复杂地看着在城下大模大样放马休憩的骠骑营。“节度使大人,汉人兵少,要不要先冲杀一阵。让他们知晓我六谷部健儿的厉害。”属官岸本喻龙望着耀武扬威的骠骑军,颇有些底气不足。

  “不急,灵州巡检董大人的部属这两日就可赶到,我军不可先折了实力,到时候让朝廷官军和吴英雄他们这些汉人自相残杀,我们吐蕃人就跟在后面好了。”折逋葛支看着东面灵州方向,缓缓道。数月前朝廷灵州巡检董遵诲就派人送来大批兵甲粮草,撺掇着凉州吐蕃向西攻打吴英雄,他一时贪念,派出了几千骑兵,谁知居然一脚提到了铁板上,好处没捞到,损兵折将不少,眼下定要董遵晦先出出血,方才消得了心头这股恶气。

  骠骑军与吐蕃人在凉州城下对峙三日之后,通远军使,灵州巡检董遵诲带着原本驻屯环州的大宋禁军来援,与他一起的,还有银川刺史蔡克远率领的五千定难军骑兵。作为朝廷派驻西北的最高军事长官,董遵诲当即接管了凉州会战的指挥权,他乃禁军系的宿将,素来待人简慢,连赵匡胤少年未曾发迹时,都受过欺负,此刻指使起吐蕃,党项两部首领,更如使唤麾下将领一般。

  只因此时朝廷承接了五代雄兵,武功赫赫,就连对北面的大辽也保持着进攻的态势,河西军节度折逋葛支和银州刺史蔡克远虽然心中不忿,面上对他却刻意巴结,只因为朝廷禁军在西北举足轻重,若是董遵诲支持哪个酋长上位,那便多半能行,即使向朝廷上书言事,所谓亲疏有别,朝廷也更重视董遵诲的分辨。

  此次前来凉州的禁军原本是为了联合吐蕃六谷部一起向西攻打甘州、肃州、沙州,上下都是一鼓作气拿下河西的心态。董遵诲见凉州城下的骠骑军仅有数千骑,而折逋葛支竟然被逼得龟缩城内,心底对他的蔑视之意更甚,当即表示要先行将这股城下的骑兵击退。

  次日,吴英雄率领大军抵达凉州城下。辛古将环州禁军与银州党项军联手来援的消息回报与他,并且判断敌方将很快发动攻势。

  “党项被我们教训了多次,居然还敢前来火中取栗,真是屡教不改啊!”吴英雄冷笑道,“若是他们苦守定难五州,收拾下来倒要费一番功夫,眼下到是个机会,再给定难军放放血。”他的语调颇为轻松,浑不以当面强敌为意,也感染了麾下各将。

  “白羽军可以包打银州党项。”于伏仁轨当即表态道,“亮出我军旗号,恐怕他们就要溃退。”吴英雄知道他并不是空口大话,白羽军招募了大量的党项部族中的勇士,一对一的话,平均战力远超州军,而地斤泽白羽营之威名,也在各部族当中悄悄流传开来。只是在盟友定难军衙内都指挥使蔡继奉的刻意遮掩下,还未引起定难军节度使蔡继筠的注意罢了。

  “若是太早吓跑了,反为不美。”吴英雄笑道,“这董遵诲也是员老将,眼下他士气正盛,又是三家合兵,呆久了恐怕生出事端,必定是急于求战的,他也是远道而来,凉州南面军情早被我骠骑军隔断,难以确知我军虚实。按照常理,他手上的军情应该还是我岚州军不满一万,消化吸收的归义军和回鹘勇士难堪使用。所以他既有求战的需要,也有一战的信心,那么,我们就要助长他这个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