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异界逆袭之王 > 第四十九章 伤势

第四十九章 伤势

  左右骁武军骑兵又惊又怒,全都纵马上前,一边舞动兵刃挡住纷至沓来来的箭羽,一边将林中从已经僵死的马匹上扶起来,一名骑兵将自己坐骑让给他,林中强忍住疼痛,一手握住那透甲而入的箭支尾羽,一手拔出腰刀,咬牙挥刀,咔嚓一声,将那插入身体的几只箭全都从中斩断,黄豆大小的冷汗也顺着林中的脸颊流淌下来。他伸手推开围在旁边的骑兵,显露出自己身形,摘下横挂在马鞍上的大枪,朝着吴英雄营垒方向示威似地高高擎起。

  见林中如此勇悍,宋军大阵短暂的沉寂之后,又爆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不但声浪更胜上回,而且此起彼伏,久久不绝。脸色难看的蔡克远也不得不向董尊诲道:“大宋有此勇将,击破吴英雄当易如反掌,何愁燕云不复?”董尊诲捻着胡须,得意地笑道:“我军中如林校尉这等鹰犬爪牙之将,还有许多,”他顿了一顿,看着在众骁武军骑兵的簇拥下朝本阵返回的林中,又转头对旗牌官道,“吴英雄吃了这一吓,估计今日便不敢再出站了,林校尉虽然杀了敌军的威风,却没有完成军令,功过相抵,便不赏不罚吧。”

  吴英雄沉默地看着宋军骑兵扬长而去,统管神箭手的射雕营校尉郑兵等更跪下道:“属下等无能,未能将敌人射杀,请主公降罪。”新任牙军营校尉郭年正指挥军士手忙脚乱地重新竖起将旗。吴英雄环顾左右众将和军士的脸色,无一不是愤怒参杂着屈辱的神气,他沉声道:“出营列阵,既然敌人这么想要战,我们便给他战!加诸军旗的耻辱,十倍奉还!”

  “战!战!战!”簇拥在吴英雄身边,被宋将的彪悍表现刺激得不轻的军指挥使,校尉和百夫长当即拔出横刀,高声喊道,“十倍奉还!十倍奉还!”。按照岚州军的规矩,若是给敌人夺取军旗,这一营一军的番号就从此取消,所以军旗在岚州军中地位极为尊崇。敌人毁去了吴英雄本人的将旗又全身而退,就好像拿红布去挑逗一头发情的公牛一般。

  如此用荣誉感的军队,董遵诲定不能想象吧。吴英雄满意地看着群情汹涌地军兵,自己出战,他必定以为自己因怒而发兵,会放下戒心。这就更有利于为驰猎、白羽两军出击创造时机吧。想到此处,吴英雄举起刀指着那折旗宋将的背影,沉声道:“击破敌军,此人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这句话将因为将旗受辱而憋闷出一腔火起的将领们彻底激发起来。

  吴英雄所部原本就是要整队出战的,将令一下,六个弓弩营在骠骑军的掩护下列成有一字长蛇阵,掩护着重步兵出营。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吴英雄所部一出城列阵,惯于征战的禁军各部将校便有些皱了眉头,只见营门一开,弓弩手鱼贯而出,在校尉们带领下,几乎片刻之间,三千弓弩手已经结成了严整的阵势,静静地面朝禁军方向持弓而立,没有嘈杂,没有喧哗,甚至连左顾右盼地军卒都没有,只有校尉和百夫长短促而清晰的口令随着风声传来。那些长年累月和军卒打交道的中层禁军军官,才知道举重若轻地做到这一点有多难,不知不觉,一些人因为刚才林中的英勇行为而沸腾的热血已经冷却下来,一些人心头开始浮起一丝沉重的阴云。

  林中已经由军医裹好伤势,董遵诲不会容他避战,他勉力骑马回到前阵。遥望敌军转瞬之间就列好阵势,林中不禁也暗暗喝了一声彩,心道,不愧是威震河西的精兵,死在这样的勇士手下,却也不冤。再看时,在已经列阵的弓弩手身形的遮挡之下,敌军其它营伍列阵的情形已经看不清楚,只觉得空气中一股杀气威压越来越重,他回头望了望本方猎猎飞扬的将旗,叹了口气,下意识地将手放在了马鞍前面的大枪之上。

  在弓弩手的掩护下,长枪营结成了前五后四两排方阵,吴英雄牙军营,两个陌刀营和三个刀盾营在两排长枪方阵之中的长方形区域列阵,两个陌刀营分别护住了长枪手本阵的左右两翼。骠骑军数千骑兵在步军大阵右前方集结,以为策应。

  董遵诲耐心地等待吴英雄大军列阵,不是他有风度,他不想因为过早的进击将吴英雄所部吓回营垒中去死守,藩部骑兵不擅攻坚,如果吴英雄打定主意死守营垒的话,禁军会遭受更大的伤亡,身边这两个边镇藩部,也是两条需要提防的饿狼。既然如此,索性勒得大方地让吴英雄从容布阵,然后一举击溃。

  不过吴英雄大军布阵的时间之短仍然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料,眼看敌人中军将旗竖起,显是布阵已经完毕,却静立在地,没有进攻的意思,董遵诲心头微哂:“趁怒发兵,眼下阵势已成,却又露怯,天晓得此人如何成事?难道当真是气运使然?”他指挥大军日久,颐指气使,只微微做了个手势,旗牌官忙不迭将军令传下。不待骑兵试探敌军虚实,禁军大阵便缓缓朝着对方推进过去。阵脚一动,各营校尉,各都都头,全都大声地呵斥这士卒保持好队列,和刚才那般严整的气象全然不同。两边的党项、吐蕃两部骑兵更是不堪,不但队形不整,走得时快时慢,吐蕃兵还稍稍超出了禁军大阵五十步左右,党项骑兵却落后了五十步,原本东西一线的前阵阵面,还未接战,便开始有些歪斜。

  不过这些都是正常现象,又不是在校阅场上演武,走的歪歪斜斜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大宋禁军最重弓弩,只需前行到弓弩射程之内,万箭齐发,就要叫那吴英雄好看。董遵诲心中计较,看着远方仍然凝立不动的吴英雄军阵,脸上显露出一丝轻松的笑意,数十年来,朝廷禁军,战无不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