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异界逆袭之王 > 第八十五章 状况

第八十五章 状况

  辽国上京龙眉宫中,皇帝耶律贤脸色越发显得苍白,有些忧虑地看着萧绰,道:“西京道传来消息,汉人吴英雄灭了曾经派使者来朝贡的西域黑汗国,现在他的军队已经在小海筑城放牧,西边的草原部族,除了降服的,都给他驱赶到东边和更偏僻的漠北,西京道已经和东迁的部族打了好几仗了,有些部落还通过了西京道,继续向东迁移,都快要到东京道了。”

  萧绰微微蹙着额头,将一杯新鲜的鹿血服侍耶律贤喝下去,道:“夏国地方广大,有利有弊,他拓地万里,忙于征服各族部落,暂时无力向西。那些东迁的草原部落,不如命乌吉敌烈统军司收服他们,也好压制东京道中的女真、室韦这些生番部族。”耶律贤点点头,叹道:“我身体虚弱,不能像历代先王一样四处游猎,宣示国威,让四方蛮夷番部生了异心,真是愧对祖宗。”萧绰悉心为他擦干嘴角,安慰道:“陛下即位以来,国泰民丰,各处百姓都安居乐业,只需大败南面宋国,便可抽出国中的精兵猛将,逐一收拾渤海、高丽、室韦、女真这些不服王化的蛮夷。”

  耶律贤神虚体弱,和萧绰没说多久的话便就睡去,萧绰还要替他批阅奏折,政事处理完毕之后,搁笔闭目养神片刻,便唤来心腹侍女撒葛只,问道:“韩大人那里近况如何?”

  “韩大人忙于政事,汉夫人一直没有身孕,老韩大人催促纳妾数次,韩大人一直没有同意。”撒葛只小心翼翼死答道。萧绰凝眸注视着窗外,脸露微笑,又叹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南院枢密使府中,韩德让刚刚阅完细作详细回禀的河西情况,叹道:“早知吾这义弟不是池中之物,河西拓地万里,健马成群,兵甲犀利,勇士为用,天下鼎足之势已成,无论辽宋,对夏国都不可制之。吾国与他相隔遥远尚好,恐怕那自高自大的南朝皇帝要头痛了。”

  “民间盛传夏国重勇力,能者上位,前年高粱河之役,吴英雄以一旅孤军断后,遮护汉人十余万口内迁,声名大振,那些内迁的汉人,还有南京道身家殷实些的汉人,多有携家带口辗转投奔河西而去的。”家将郭太保皱着眉头秉道。韩德让不以为然地摇摇头,道:“千里投奔,能有几人?夏国之地离幽燕路途遥远,他再得人心,真正能投去河西的汉人还是少数。幽燕汉儿既不为契丹所用,又不为南朝所容,偏偏天佑我幽燕汉儿,百十年来豪杰辈出,只要同心同德,便能自立存身。不管是契丹人还是南朝,都不能轻视了幽燕汉儿。”

  郭太保点告辞离去后,韩德让仍然在书房中处理文牍,耳闻房门微响,夫人蔡氏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见韩德让抬头看过来,垂首低声道:“妾身让房里丫鬟熬了碗燕窝粥,老爷趁热喝了吧。”韩德让接过粥碗,只觉冷暖浓稠都合适,数口喝干之后,将粥碗还给蔡氏,微笑着谢道:“辛苦夫人了。”蔡氏眼眸中微微闪动着喜悦的光芒,接过小碗转身离去,轻轻将书房的门掩上。韩德让目送她的剪影从窗外消失不见,微微一笑。

  月明星稀,蜀中灌口神庙之中,神庙主祭的王祈伯聚集得力属下,商议举事反宋的准备。

  “近来主持博买务的官吏越来越贪暴,勾连着土豪富商,将绸缎、茶叶的价钱一压再压,若不是兄弟们提着脑袋贩运私货到西北,只怕早已活不下去。”张余的脸上带着愤愤不平的神情,数年前宋军抄袭二郎神教,将老祈伯张阿郎当众斩首,将负责接洽的张余两边耳朵割去,脸颊两边只留下两道难看无比的疤痕。

  “在夏国历练的兄弟,弓马器械已经十分纯熟,跟着吴将军万里远征打过西番子,乐羊傅拍着胸脯说,现在他们五百人可以打败上千禁军,若是普通厢军,更不在话下。”负责和夏国联络的杜永带着激动地神色道,乐羊傅请示萧九同意后,带他观看了锦城营操演,据说夏军操演和真实交战也差不了多少,比往常窥见官军操演不知激烈多少,“还有,小蜀王现在锦城营里官居百夫长,长成一条好汉,文武都很来得,连官职和年纪都长于他的乐羊傅也自愧不如,感叹蜀中复兴有望。”

  “很好,”王安微微点头道,坚持派蜀中子弟去夏国军营中历练,与河西走私各种货物的交易,乃是他继任祈伯之后最为正确的决定,既锻炼日后领兵打仗的骨干,又为赈济贫民,准备起事储积了不少兵器粮草,“那吴英雄没有将锦城营留下来,或是想要趁机吞并蜀中的心思吧?”

  杜余一愣,见王安脸上颇有忧色,想了片刻道:“大师兄放心,吾教中兄弟一直都单立一营,几年来都上下没有掺进来一个沙子,除了军械粮饷和其他军队相同以外,吴英雄也从不邀买人心。”

  王安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不是吾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在是蜀中父老屡屡遭受外来兵灾,吾实在不愿驱走一狼,又引入一虎,若是那样,徒然令桑梓涂炭,你我都百死莫赎。”数年来王安一直为蜀中举事而奔走,他眼望着庙里的香火映得阴晴不定的二郎神君的脸孔,心情也差相仿佛,宋国委实太强大了,当年全师雄将军举事,从者数十万,几乎席卷全蜀,结果还是被禁军平定下来,起义的蜀兵和父老乡亲横死无数。看来要对付宋国,还得借助西北之力。

  窗外月色如水,蝉虫嗡嗡鸣叫不停,偶尔树枝晃动,有夜枭扑棱棱从凌空下去,被捕捉的田鼠的吱吱乱叫,片刻后便没了声息,这世道,不知谁是枭雄,谁是鼠辈?夏国大军分走天山南北两路,缓缓回师,一路上展示从河中缴获的大象、犀牛等奇兽。早先黑汗国有焚城之祸,再经此一路宣扬国威,西域各族都是慑服,接下来彻底推行军士荫户体制,各地贵族豪绅虽有不满,也只能尽力鼓动族中子弟投考军士,荫庇自家,许多原来依附于寺庙和世家大族的佃户更脱身出来,迁徙投靠在军士荫庇之下,开垦授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