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异界逆袭之王 > 第八十七章 决心

第八十七章 决心

  他这话道中了似于伏仁轨这样的胡族将领的心事,中原文化源远流长,也滋生出了出华族的文化优越感,这种内心的自信虽然没有表现在明处,但出身边地胡族的军士在和中原人打交道的时候,都会有若有若无的感觉,也会感到若有若无地蔑视。这一直以来在夏军中都是忌讳的话题,谁料陛下居然将它摊开了来说。就连萧九、罗佑通、蔡斯等华族重臣的脸色也有些不自然起来。

  见众人都静了下来,吴英雄方沉声道:“军官,是大夏国家的栋梁,军士,是吾夏国立国的根基,无分汉胡,只要晋身士人的,都是我大夏国中的精英。我欲使军士受敬重,便延请了教书先生,使军士们既识字,见识亦过于寻常百姓,此乃根本之策。”他定了一定,看着御阶下的重臣。

  于伏仁轨拱手秉道:“陛下德政,军中兄弟都受益匪浅,白羽军中有上至祖父辈从不识字者,这一代能识义理,如若脱胎换骨一般,军中兄弟都感恩不尽。”众将也都纷纷附和,识字读书在这年代来说,已是极大提升人的社会地位的事情,在文教匮乏的边郡,识不识字,说不说得清楚道理,几乎就是乡绅和庶民的差别。

  吴英雄谦让道:“吾立誓与众军士同甘苦,共富贵,焉能身居九五之尊,而令军士为人所轻贱,吾希望举国之人皆重军士,敬军士。”他顿了一顿,又叹道,“历代雄主,多有不拘泥与胡汉之别者,赵武灵王胡服骑射,拓地数千里,雄霸当时,魏孝文帝移风易俗,皆是一时豪杰。”

  吴英雄又挥手叫辎重司的人拿上来几套服饰,其中有适合骑射的胡服,日常起居所穿的华族衣冠,河中常见的波斯罩衣,适合沙漠长途旅行所用的回鹘长袍,有寒冬腊月穿用的厚实大氅,“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章服之美,谓之华。吾国军士此后的衣冠,皆依照这几种样式来做,居则雍容华服,骑则劲装窄袖。重新登记全国姓氏,胡族军士的姓氏,皆听任其自改用两字或一字姓,若无姓氏者,由百家姓中自选姓氏。”他顿了一顿,叹道:“这些皆是脱狄夷,建华夏的举措,但愿军士们体谅吾的苦心。”又细细说了如何逐步以法令规范国中军民风俗和礼仪,又令辎重司负责发给军士符合形制的衣物,而军士在大多数时候则只能穿指定的军装。

  诸将至此,已全然明白吴英雄在军中强行抹去胡汉分别的决心,思虑深远的汉臣原本担忧,吴英雄在时尚能压制胡族,一旦雄主身故,各处四分五裂,这强制推行华夏衣冠之举,虽然是表面功夫,却用意深远,其间虽然有几种服制乃是来源于胡服,又允许军士短发甚至光头,只禁止半秃结辫,但总归是更多的让胡族在风俗、礼仪和衣冠上接近于华族。因此,对吴英雄的决定,萧九蔡斯等纷纷赞同。

  这时代虽然中原的武功不及汉唐,但中国文化却极为强势,盖因好华服精美,恶鄙陋粗俗乃是人之天性。边地蛮族头人多以身着中土华服炫耀与人,辽国的萧后平常亦做汉家女子装扮,河中一带归附夏国的勇士更多有以药水将金黄色,褐色的头发染成乌黑,并请下军号“乌头军”的。

  胡族将领早先都隐隐有些担心逐渐被汉人排斥,见吴英雄下了如此大的决心,甚至要重新订立百家姓氏,将胡人姓氏,如于伏等列为国人姓氏,假以时日,只分华夏和不服王化的蛮部,国中无复胡汉之别,胡人在夏国的地位和前程等若大大提升了。因此,而辛古、于伏仁轨等也极为感激吴英雄的提议。这一对夏国未来影响深远的重大政策,便在觥筹交错之中得以通过。

  “从此以后,吾等便是华夏,是中国。”于伏仁轨颇为感慨地想道。夏王吴英雄回归河西后,第二天早晨便巡视税吏府,令税吏府中吏员们都深感尊荣。除了少数文士,大部分吏员都没有入士,胸前挂着“夏王税吏”的牌子,吴英雄降尊纡贵前来,便是给了这些黑衣税吏最大的支持。

  长史蔡斯陪在吴英雄身旁,颇为骄傲地介绍着年青的部属们。蔡斯虽然在别的重臣面前表现得颇为低调,但内心抱负却是极高,他招募了一群同样有抱负和野心的税吏,以身作则废寝忘食地工作,完全贯彻了吴英雄“摸清家底”和“用数字说话”的两项重要指示。

  吴英雄所要求的许多统计数字都是前代所未掌握,或者是即便掌握也只是大概,而吴英雄则要求尽可能细致的抽样数字,并在西征前确定了税吏府调查的抽样方案。在过去的一年当中,税吏们的足迹踏遍了河西陇右十二州,在州府胥吏的帮助下悉心地重新统计核实了各地田亩,具体产量,民力分布,畜牧规模,矿产分布,商铺岁入等等信息,编列了详细的数字表格。

  从沙州书院投考税吏府的王坚如今已经是蔡斯的得力臂膀,他领导着一百多个胥吏,编制了整个甘州详尽的土地亩产图表,劳力在农业、工场、矿产、畜牧、商业等各业的分布图表、还按照吴英雄的指示制作了各业投入产出比较分析图,以及估算的五年内农业产量提升路线图等文件。读书人说胸有沟壑,现在王坚却是几乎将整个甘州的物产和劳力的分布情况,过去的走势和未来估计都装在脑子里了,一年多奔走于烈日风沙之下,原本还有些白皙的脸已经变得和行军打仗回来的军士一样粗砺黝黑,让他的身板也变得壮实了许多。

  刚开始王坚揣测上意,以为吴英雄将税吏们派出去是为了体验民间劳苦,或者干脆是“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的磨练,谁知这些工作越细致下去,到后来居然能够大至掌握整个河西陇右十二州之地物力的极限,而夏国偏偏能够通过军士荫户的制度将所有的物力调动起来,王坚就彻底陷入当初遇到西域奇书一样的狂热之中,他彻底迷上了用数字而不是文字掌握州府情况地方法。当青唐城,也就是鄯州收复之后,他自告奋勇,带着三百多人的税吏和胥吏队伍随着驰猎军去展开第一次普查,在微弱冷瘴的影响下,仍然只用了甘州普查一半左右的时间便完成了鄯州的各项数字图表的编纂,使税吏府来得及在夏王视察之前拿得出河西陇右十二州普查的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