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异界逆袭之王 > 第八十八章 问题

第八十八章 问题

  十二州民力物力的汇总图表宽三丈,高五尺,几乎占据了税吏府大厅整面墙壁,其余三面墙壁上则挂着农牧矿商等各业的各种资源投入与产出对比图,丝路开通以来的贸易量逐月变化图等各种细分图表,这些图,乃是整个河西税吏们用汗水甚至鲜血浇灌整年的果实,在图表的末端,蔡斯详详细细地列出了主持普查的两千多名税吏和州县胥吏的名字,其中几十个姓名已经打上了黑框,有的被马贼所杀,有的在戈壁中迷路而死,当然也有积劳成疾累死的。

  吴英雄着实被税吏府下属们的成果给震撼了,他背着双手,颇为激动地在那巨大的图表面前走动,图表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工整的蝇头小楷,注明了在数字之外的备注情况。

  细细将图表看过一遍后,吴英雄转过身来,看着数百名带着期待的眼神的税吏,沉声道:“你们完成了一项壮举,足以媲美大军翻越葱岭的壮举,”他提高了声音,“我相信,这项壮举,即使在一千年以后,也足以让人敬仰。”他看着税吏们兴奋又激动地表情,高声道:“我决定,以税吏府为主体建立大丞相府,下设统筹、铨选、国用、农牧、造办、贸易、道路、赈济、医药、词讼、察奸、统计、兵役十三曹,长史蔡斯出任丞相,选任精干吏员禀报与吾,再行任命各曹长史。”

  吴英雄突然宣布税吏府升格为丞相府的消息,即使是对丞相位置期待多年的蔡斯也在一瞬间被狂喜击晕了,他强行抑制自己没有失态,手掌攥紧拳头,不停地微微颤抖。

  众多税吏更不待言,税吏府虽然是夏国权势最大,也几乎是唯一中央文官衙门,但这名字不见诸于史册,干得也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算是和中原朝廷体制中户部搭得上一点边。建立大丞相府之后,虽然干得还是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但丞相府这个称号足以说明了陛下对他的重视,而每天劳碌奔波地税吏们,也可以自豪地宣称自己是“仕宦于台阁”了。对大部分贫寒读书人出身的年青税吏来说,这是怎样的荣耀啊。

  “国家就在诸位的肩上!”吴英雄满意地看着众税吏喜形于色的表情,大声鼓励道。待众人回过神来谢恩过后,吴英雄又和颜悦色地一一与税吏们交谈,表示完成超过他们薪俸的巨量工作的税吏们,将得到额外赏赐,王坚等几位干吏得到了王府赐宴的荣耀。

  蔡斯与几十位最为心腹干练的属吏留到了最后,吴英雄尚且有重要事情交代。这几十人多是各曹长史或者副使的人选,这是对他们的天赋和一年多的夜以继日的辛劳的超额回报,好些人年纪不过三十,少年得志,当真是喜不自胜。在过去的一年里,蔡斯完全用任命临时主事、队长这样的军队方式展开工作,许多有能力的人快速地被提拔起来,但没有固定的官位。

  “摸清家底的工作只是第一步,”待众人的狂喜稍稍平复下来以后,吴英雄沉声道,“接下来的五年,还要靠你们,做一桩前无古人,功在千秋的事业。”他负手走到农业的投入和产出图表前面,指着各种差异很大的人均粮食产量道,“同样是农户,大量使用畜力的,人均粮食产量远远高于单单用人力耕田的,吾国境内地多人少,差异更是明显。使用吾辎重司改进过的农具的,人均产量略高于不使用的。有比较好的水利和水土维持的田地,亩产量比没有的高而且稳定。”他顿了一顿,面对众税吏,问道:“倘若我们在五年之内,广泛推行畜力和优良农具,修筑水利,按照现在各项对比情况,人均粮食产量和亩均粮食产量大概能提升多少?”

  众税吏相互看了看,吴英雄这个问题并不难,但提问题的角度却是奇怪的,官府怎么会去考虑农户如何耕田的事情呢?迟疑了一会儿,王坚鼓起勇气,答道:“按照甘州的数字,人均粮食产量大约可以提升三成,因为有开垦授田的关系,地均粮食产量提升会低一些。在熟田更少的鄯州,这情况会更加明显。”

  “很好,”吴英雄对他赞许地点点头,“所以我们要以官府的力量去推行使用畜力、兴修水利、改良农具,”他皱着眉头,顿了一顿,又道,“辎重司正在收集各地产量高的优良种子,相互杂交繁殖,期望得到既高产量,或是耐寒耐旱的良种,假以时日,农户们用辎重司的种子种地,产量提升的空间会更大。”

  “陛下,”蔡斯犹疑地问道,“若是给十二州的近百万农户配置耕畜,数量大大超过军马,所费钱财数千万贯计,此外修筑水利,改良农具,甚至改用良种,都涉及到巨大的投入,辎重司一时如何拿得出这笔费用?”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主持税吏府一年多,蔡斯对各种数字的规模已经有了大概的体会。

  吴英雄道:“你说得便是这桩事业的关键。所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丞相府需要主持颁布一个余粮收集法,将耕田荫户的余粮收集起来,向国中的牧区换取耕田所用的大牲畜,此外,留下一些粮食,农牧司要指导各军军士,抓拢荫户,利用农闲时间赶休各种水利设施,按照出工的多少发给粮食。”

  蔡斯虽然热切功名,却不是谄媚之臣,他思忖片刻,皱着眉头道:“陛下,这收集余粮一事,说来容易,做来却难,农户没了余粮,遇到天灾,只怕就是饿殍遍地的局面啊。”

  吴英雄赞赏地对他点点头,道:“能想到这点,我倒放心将事情交托给你了。”他顿了一顿,看着周围的税吏,沉声道:“这余粮收集,强令农户改行畜力,乃是前代所未有之事,万万不可操切,宁可少收集一些粮食,少换些牲畜,先由一队军士之下的农户互换着使用大牲畜耕地,也不可搜刮过甚。”见众税吏都神色凛然,他舒缓了口气道:“此政若是进展顺利,逐年粮食产量提升,自然会越来越容易推行。诸位务必要兢兢业业,这些收集起来的余粮只用于购买耕畜,兴修水利,革新农具三桩用之于民的事情。事关国运,若有任何官员挪用该项钱款,上官置之不理的,可以径自来报于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