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卧看云起时 > 第七十章·惊喜
  卧云那超人的治愈能力再次体现出来,待她伤势好的差不多时候,竟然才用了不到一月的时间,自然,这与道年每日骨汤猪蹄熬汤炖汤的功劳也密不可分,还有百部熬制的草药,内服祛毒治伤,外敷去疤痕,卧云日日涂着,现在胸前的伤口已经只剩下极其淡的疤痕。

  而在卧云仔细休养的这段时间里,道年除了照顾她,也没闲着自己手上另外的功夫。

  他为卧云准备了莫大的惊喜。

  最近几天,卧云的行动已经能和往常一样自如,无名观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气一片,时不时传来卧云与百部的叫骂声。

  今天晚饭,道年做的还是日常备着的猪蹄羹,卧云喜辣,他在汤中还多添了辣椒,吃的卧云痛快极了。

  酒足饭饱,卧云就在道观前的空地散步,等着道年出来随百部练习法术。

  然而等得天色都快暗沉下来,也不见两人出门。

  卧云疑惑地返回去,却发现道观中已经没有两人的踪影。

  “道年,道年?老儿?”

  卧云呼唤着两人的名字,却无人回应。

  而此时一只毛茸茸的小家伙在她的脚边蹭了蹭,卧云低头一看,是摇着尾巴的小白。

  小白轻轻哼着,前爪不停朝着门前迈,似乎是指引着卧云要去什么地方。

  卧云被小白意味不明的指向搞得心提起来:“小白,你什么意思?”

  小白哼哼:“主人似乎有危险了。”

  卧云一听这叫声,赶紧快步随着小白跑出去,顺着山路一直来到无名观的后山。

  此刻天虽然还未完全暗下来,可是后山树林的遮挡已经让这里像是在深夜一般黑暗。

  卧云眯着眼朝四周看去,刚想问小白情况,低头一看,却发现小白也在瞬间没了踪影。

  “小白——小白——”

  没有回应。

  卧云提起警惕心,她拔出背后的凌霄,听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只见阴森的树林中突然升起些闪动的荧光,卧云原本以为这是什么不知名的仙法,可仔细看来,那些一粒粒的荧光原来竟是萤火虫的光辉。

  泛着微黄却闪动的光,轻悠悠地飘在清新的空气中。

  卧云望着这些萤火虫,僵在原地。

  而背后,一双手猛然盖住他的双眼。

  卧云的凌霄并未动半分,因为在那气息接近她的一瞬间,她便从那股清冽的气味和温柔中将道年认了出来。

  “跟我来。”

  道年的声音轻轻地在卧云耳边说道,那温热的气流包裹着她的耳垂。

  卧云嘴角是淡淡的笑意,她慢慢地踱步,安心随着道年的指引往未知的前方走去。

  道年的掌纹生的浅,小心覆盖在卧云的眼眸上,带着令人安心的热度。

  走了些许路程,道年终于在某处停下:“我松开手,可你还不许睁眼等我数到第一声,你再睁眼喔。”

  卧云笑着点点头,长睫下是一双暗蝶。

  道年笑着伸手,将自己精心准备的秘密在一阵仙法下摊开。

  “三——”

  道年望着眼前的少女,眼底都是无尽的宠溺。

  “二——”

  卧云已经从眼皮的光影感受到黑暗外的朦胧冰缤纷,笑得露出一颗小小的虎牙。

  “一——”

  卧云随着道年的话音睁眼,当双眼睁开的那瞬间,卧云只觉得全天下的星河都落在了自己头上。

  道年在这山顶为她用萤火虫编织出了一片星河。

  那些微弱的光亮,闪动着翅膀联结在一起,在这黑夜中闪着耀眼的光芒,温馨且美好。

  道年打了个响指,那些萤火虫纷纷闪动着翅膀,在空中变化着形状,看得两人眸中都闪着光辉。

  而下一秒,那些小精灵缓缓地朝卧云飞来,卧云惊讶地看着它们将自己围了起来,道年一笑,一部分小家伙在他的仙法下停留在卧云今夜穿的白纱衣上,定格成光辉。

  卧云惊喜地看着自己身上那些个多出来的星子,欢喜的往道年身上扑过去。

  道年接住卧云,抱住她的腰在原地旋转了好几圈,耳边都是卧云清脆的笑声。

  “别急,还有要送给你的。”

  道年宠溺地看着怀中的卧云,用手指刮了刮她的鼻子。

  卧云的手被道年牢牢牵住,她随着这少年继续向前走去,身边的萤火作他们的指明灯。

  夜晚的南烛山顶吹的是微凉的北风,可是道年的手心竟温暖得让卧云忘却了自己在凉风中裸露的颈,且让山风拂发。

  两人慢步来到山顶的另一端,只见悬崖边上竟泊着一艘小舟。

  卧云不禁发问:“这山顶并无湖水,为何要泊舟?”

  道年神秘地笑了笑,牵着卧云走到那舟前。

  卧云仔细看那木舟,是道年亲手雕刻的花纹,舟边刻上一簇一簇的芍药,用红色的颜色灌注,别样的美丽。

  “来。”道年伸出手,牵住卧云,往那木舟中坐下。

  然而卧云不知道的是,此刻百部正艰难地站在那悬崖的峭壁上,等待着为他的爱徒助力。

  “一壶好酒真是亏了……”百部老儿在悬崖上暗暗叫骂,眼角却是欣慰的笑容。

  道年对着卧云期盼的眼神,伸手绽放出一道光芒,将这船只的四周笼罩。

  卧云只觉自己所坐的小船轻悠悠晃了一晃,就要脱离地面。

  可不知道道年手中那浅显的法术怎能架得住这仙舟,这舟的起步,完全是靠着山崖下藏身的百部所为。

  为了徒弟的幸福,今夜他这把老骨头也只能委屈委屈咯。

  那仙舟缓缓地升到半空,此时的仙舟已经稳定下来,已经可以由着道年的法力行驶,悬崖下的百部伸头望着天上那发着光的船只,捋着胡子发笑。

  “去哪儿?”

  卧云兴奋地看着四周,只见脚下的景物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而自己距离头顶的星云越来越近,仿佛出手就能摸到。

  “带你看遍这南烛山。”

  两人对视一笑。

  “小声点。”

  卧云用手指轻轻搭在唇边,轻声说道。

  道年看着卧云,眨了眨眼睛问道:“为何?”

  卧云打趣地指了指苍穹:“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此话一出,她自己都忍不住把眼睛笑成两道月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