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天意刀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天意刀

  “袁无极!”

  皇旸曜雪蓦然怒喝一声,短短几句,已经让皇旸曜雪明白昴宿儿身上发生了什么,虽然他并不认识昴宿儿,但袁无极控制狩宇精灵却是事实。

  “先去找老大,而此仇,我定会来报!”

  皇旸曜雪怒哼一声,强压愤怒,收起昴宿儿尸身,随即如一柄逆天之刀冲入万象天宫。

  “这是哪里?”

  刚一进入,皇旸曜雪眼前只有黑暗,仿若置身星空。

  “天意如刀斩天骄,你,是天骄吗?”

  就在此时,一道冷傲之声突然响起,随即一刀破碎苍茫,炽热刀罡与冰寒雪刀轰然相交,顿时震爆方原,但这股涟漪却扩散一阵,便恢复平静,展现出这片空间的坚固,也断绝了皇旸曜雪的退路。

  “何人?”

  皇旸曜雪神情凝重,紧握手中雪刀,精神紧绷,刀气内敛,随时都可爆发。

  “活下来,你会知道我的名字!”

  傲然之声再落,一道宏大刀罡燃烧半边黑暗袭来,“返璞归真,一刀绝空!”

  恐怖一刀,宛若一轮大日带着无边灼热压来,整片空间都荡起涟漪。

  “雪曜山川。”

  空前压力,让皇旸曜雪不敢大意,体内真元汇聚,一刀出,仿若一片冰川横档在身前。

  但——

  轰隆!

  一阵爆鸣声中,冰川轰然坍塌,宛若旭日一般的刀光已是当头劈下。

  噗!

  皇旸曜雪来不及躲避,只能横刀一挡,强悍压力下,整个人都半跪在地,“我绝不会就此认输!”

  一声喝,皇旸曜雪扛着巨大压力直起身,衣袍鼓荡中,怒然一侧,击溃刀气,随即再现至极杀招,“雪风断飞白。”

  刹那间,皇旸曜雪融入风雪之中,化作一点白雪,无声之中,一刀划破副体衣袍。

  “仅止于此了——精灵!”

  冷傲身影蓦然回身,终于展露真颜,一掌刀削斧凿一般的坚毅脸庞,是从来未曾出现的面容。

  这是袁无极的新化身,可能偶尔会用一次,也可能另有他用。

  但,皇旸曜雪注定无法带出这个消息。

  “刀破碧落,下斩黄泉!”

  上穷碧落下黄泉,天上地下,此刻唯有一刀。

  皇旸曜雪纵是狩宇第二强者,但是,面对副体的深厚根基以及强大的刀意,无法脱逃的他,唯有饮恨。

  仅仅两刀,一切便已经结束。

  副体逐渐恢复观九州的模样,目光扫过已经毫无生息的皇旸曜雪,叹息一声说道:“为何总是执迷不悟呢。”

  随着话音落下,副体的气息与面容再次改变,竟是化为皇旸曜雪的模样。

  “千面真主,万界布武,我与魔始,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千面真主呢?”

  随着皇旸曜雪的尸身落入冰棺,长生殿内,再添一副藏品。

  “雪的气息,很好模仿。”

  副体手中雪刀消失,整个人的气息也变得冰寒,此刻外人看来,根本无法分清楚是真是假。

  “皇旸曜雪与冷缥缈关系颇深,此人是个隐患,看来需要找机会除掉,至于克制地冥的刀,就不需要你主动献身了,找机会我助你一臂之力!”

  喃喃一声,副体身形消失,而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以天晶创造而出的稷玄谷的躯体。

  “过不了多久,儒门就会进犯血巢螟窟,或许也是圣儒身份正式入世的时候了,以天晶所创躯体,充满仁慈气息,任何拥有邪念之人,都无法操控这股力量,如此纵是皇儒也不会怀疑。”

  “当然,这样一来,圣儒这个身份也不会帮助本体,那么就让两者少碰面,专注对付人觉与地冥乃至八部众便可,如此以来,不止能动用天晶的恐怖力量收割韭菜,也能真正成为正道栋梁。”

  “天晶——这可是连我都无法揣度的力量,比之本体,恐怕只强不弱!”

  随着黑暗空间的感慨消失,副体也彻底失去踪迹。

  ……

  而在外界,天迹与地冥再次争斗,两人都未下杀手,互相试探,等待下方的结果。

  但随着邃无端、墨倾池、剑咫尺的加入,地冥这一次的进攻注定徒劳。

  袁无极知道山海奇城是自己的弱点,他要离开,自然会留下足够的底牌。

  出了表面上的,副体也是其一,只不过,现在不需要副体出面了。

  “袁无极果然够小心,看来这一次又要无功而返了。”

  虽然这样说,但地冥脸上笑容依旧,丝毫没有意外,或许,他也没想过能如此轻易攻入,毕竟,袁无极的能力他是知晓的,岂会如此轻易露出破绽。

  “只不过,天迹的到来应是意外,那天迹来此的目的又会是什么?”

  地冥心中沉思,“如果天迹未到,那么袁无极……”

  想到这里,地冥目光微动,脸上笑容更盛,“看来他的副体一直留在山海奇城,怪不得如此放心离开,现在,就看鬼麒主方面了。”

  想到此,地冥不再逗留,一掌逼退天迹,发布撤退命令。

  天织主可谓恨的咬牙切齿,两度进攻,都败退而归,这让天织主愈发狂乱。

  她本就受到恶魔种子的影响,性情偏激,又得知自己归来以后一切种种,都是有心人的算计,被侮辱、生子,一切的一切,都化为恨怨侵蚀着她的理智。

  数次的败退,眼看仇人或者仇人的家人就在眼前,却无法血恨,恨怒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述。

  “罂、粟,我们先离开,我们回找到机会的!”

  冷缥缈虽然同样怒火沸腾,但终究没有恶魔种子的影响,远比天织主冷静,见到地冥已退,明白今日局面无法改变,拉着天织主强行离开。

  很快,浩浩荡荡的强大联军便消失一空。

  “哼,想要趁公子不再入侵,打的倒是好算盘。”

  匆匆冷哼一声,收起还运的不是很娴熟的紫云剑,脸上带着傲然。

  “我要去见母亲。”

  这时,邃无端一脸期盼的说道,一旁剑咫尺沉默了一下,微微点头,带着邃无端进入,映朝阳也再度回到山海奇城内,为防止有人打扰到红尘雪,继续镇守。

  其他人也随之一起散开,而袁筝却是拒绝了匆匆回返奇城的命令,眼珠一转,却是抓着云亦尘的袖子,说自己要请教云师兄的武功。

  对于袁筝的话,匆匆也不疑有他,随之也回返奇城。

  她却不知道,没有多久,袁筝便与云亦尘沿着海边消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