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重生之校草总裁独宠小甜妻 > 第96章大海
  顾宸瑀暗自调整他的呼吸,压抑着自身的情潮,思绪不由飘远。

  从刚刚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他就很想吻她的小嘴,刚刚早餐吃什么他都不太记得。

  现在终于吻上她的嘴唇了,他却越发越不满足,愈发想要占有她,想要看她被自己做到哭泣求饶的楚楚动人的模样。

  鬼知道自己忍得有多辛苦!!!

  顾宸瑀看了看她迷离的双眼,强忍着情欲,嘴角微勾,然后发动了车子。

  王欣雨看着车子不知道开往着哪个方向,迟疑看了顾宸瑀一下,随后问道:“你打算带我去哪里?”

  顾宸瑀看了看她微开的小嘴,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带你出海游玩,今天不是你生日吗!”

  王欣雨暗暗欣喜,原来他知道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顾宸瑀看了看王欣雨呆住的样子,缓缓地撩了唇,低沉宠溺地说:“祝你生日快乐。”

  王欣雨:“谢谢,好开心。”

  顾宸瑀开了一个小时最终来了度假酒店,把车停在停车场,便拉着她走进了酒店前台,递给那人一张黑卡,“开一间总统套房。”

  “好的,请稍等。”然后伸手接过黑卡。

  王欣雨跟着顾宸瑀的身后,见到总统套房的一霎那,不由惊叹,里面各设有衣帽间、书(琴)房和浴室等,共用起居室和配备厨房的餐厅,还有柔软舒适的大床。

  王欣雨兴奋地躺在床上滚来滚去,嘴里嘟囔着:“顾宸瑀,你快来躺一下,好舒服的床啊!”

  顾宸瑀勾了勾嘴角,“你这是要邀请我吗?”

  “什么,你刚刚在说什么,我好像没听清楚。”王欣雨怔住了。

  顾宸瑀勾唇,轻笑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礼物盒子,顺势躺在王欣雨的旁边,“生日快乐。”

  王欣雨水润般的大眼睛盯着他,“这是送我的礼物吗?”

  “嗯,是一条项链。”顾宸瑀回了一声,嘴角微微上翘,心情很好的样子。

  顾宸瑀深邃的眼眸看着她,低沉的说道:“我给你带上。”

  王欣雨迟疑了一下,把头发拢在胸前,露出后背。

  王欣雨感觉到顾宸瑀炙热的指腹不经意间碰到她的皮肤,痒痒麻麻的,不由自主地她的身子颤抖了一下。

  看到王欣雨身子那么敏感,顾宸瑀的眼神幽暗了几分,双手作势轻轻拂过她脸庞。

  王欣雨娇羞往后躲猫猫,娇嗔道:“你想干嘛呢,外面景色那么好,我可不想陪你在这里浪费一整天的时间。”

  顾宸瑀的头靠在她的肩上,低沉的嗓音响起,“要不去外面走走。”

  王欣雨:“好,现在还早呢,白日宣淫不好,浪费时间。”

  之后,顾宸瑀带着王欣雨来到大海,王欣雨看着无边无际的大海,心情不由自主地旷阔起来。

  顾宸瑀勾唇:“要不要下水玩玩。”

  王欣雨白了他一眼,就知道找机会占她便宜。不过现在天气这么热,下水游一下应该很凉爽。

  清晨早上的太阳泼洒在大海面上,将整个大海照得波光粼粼。

  王欣雨换好泳衣后,她转过头看到,强壮修长的双臂破开水面,蓝色的浪花向外翻涌,手中男人犹如利箭一般飞速前行。

  他游到岸边,双脚落地。将落在额前的头发捋到脑袋上。

  水珠沿着挺拔的鼻梁滑落下来,阳光照耀下,顾宸瑀的肌肤白皙通透,修长的睫毛,被水浸湿更加漆黑,粉嫩的嘴唇让人想咬上的冲动。

  王欣雨在顾宸瑀的面前坐下,将脚伸进水里,顾宸瑀见了她,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在他发愣的瞬间,王欣雨抬头扫了顾宸瑀一眼,他的胸肌强壮,线条分明,性感的锁骨内,积攒了浅浅的水迹,不断的水珠从他的头发滴落下来,沿脸上棱角一路滑落。

  王欣雨兴趣大起,她手中脚趾弯曲,细腿抬起,水中的浪花被挑起,泼到顾宸瑀的脸上。

  顾宸瑀被水的触觉到,不由回过神,见王欣雨对着自己笑,扬起灿烂的笑容,背对着阳光,白皙透亮的脸上笼罩着一层红晕。

  顾宸瑀将王欣雨不断泼他的脚给扣住,稍稍用力把王欣雨的身子一拉,王欣雨尖叫一声,她便被顾宸瑀拉进水里。

  不一会儿,王欣雨被感觉水不深,她站稳了一下,水刚好才到她的大腿,王欣雨嘴角微微上翘,“真狡诈,还想偷袭我。”她喃喃自语,红唇微启间,让人想咬上一口。

  顾宸瑀勾唇,微微一笑,“是你先挑逗我的,我不过是小小回敬你一下子。”

  王欣雨:“我才没有,哼。”

  顾宸瑀把她扣在怀里,吻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小嘴,甜美柔软的气息让顾宸瑀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他身上没穿衣服,直接感觉王欣雨身上柔软的和热度。

  王欣雨挣扎了几下,“大庭广众之下,我不喜欢。”

  顾宸瑀挑了挑眉头,低沉又慵懒的说道:“那你喜欢在那里?”

  王欣雨:“你难道喜欢被人盯着看吗?”

  “不觉得很刺激吗?”

  王欣雨拍了拍他的胸口,嘟囔道:“变态。”

  之后,王欣雨没去理会他,在海里畅快淋漓地游起泳来。

  几个小时后。

  王欣雨走进浴室,将湿透的衣服,从身上剥离下来。

  温热的水从花洒中,喷落在她的头顶,顺着她精致的脸上滑落下来。

  王欣雨的脸在灯光上,被照映着雪白,饱满的红唇犹如被被打湿的樱桃,看起来格外的诱人。

  水流划过王欣雨的嘴角,她没有出声。

  总统套房里面的浴室都是没有锁的,浴室只装着玻璃门,站在外面,能将浴室内部展露无遗,这自然也是为了给客人增加情趣。

  顾宸瑀进入房间,抬头就看到玻璃内被水蒸气缭绕的女人。

  “咔嚓。”浴室门被顾宸瑀给打开。

  王欣雨没有看他,伸手正准备去拿洗发水,就被身后一股力量抵到墙上。

  王欣雨惊呼了一声,“你就不能等我洗干净吗?”

  顾宸瑀板正她的脸,危险眯着双眼:“谁叫你诱惑我呢?”

  “谁诱惑你了!”王欣雨反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