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重生之校草总裁独宠小甜妻 > 第140章最毒妇人心

第140章最毒妇人心

  “我走之前你还好好的,怎么才走开一会儿您就出事了。”顾宸瑀一想起这个,眉头一皱,“是不是姬家有人让你难做了?”

  顾老爷子微微笑了笑:“那个雅琴是不是设计你?”

  “嗯。爷爷你还没告诉我,您到底是怎么昏倒的呢。”

  “爷爷,这不是没事了吗,你爷爷我昏倒,纯粹就是人老了,不中用了,以后全部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说完之后,别有深意盯着顾致诚一眼。

  顾宸瑀:“爷爷,你还年轻。”

  顾老爷子听见后,哈哈大笑了起来,看起来心情不错,这让顾宸瑀的心稍稍松了口气。

  顾致诚撇了撇嘴,老爷子这话,一听就是说给自己听的,其中深意,还不是要自己放弃公司经营权,顾致诚抿了抿嘴,心想,不行,想我一个四十来岁的人还比不过自家儿子这个毛头小孩,在怎么说,他是我儿子,身上有我的基因,当爸的怎么可能会输给自家儿子呢,这不合逻辑。

  顾宸瑀的视线落在顾老爷子干燥的唇上,从床上柜上兑了一杯温热水递到顾老爷子眼前:“爷爷,渴了吧,你先喝点水。”

  顾老爷子乐呵呵一声,接过水杯,本来不觉得渴,但看到顾宸瑀递过来的水,还真的有点渴,然后他一口气渴了精光。

  视线不经意间扫到周楚心的身上,把空杯递到顾宸瑀的手上,“阿心也来了。”

  “爸,你之前可把我吓死了,现在看你没事,我的心就安宁了一会儿。”

  “没事,你也不用太紧张,人老了,多多少少都会有点问题,你身体没事了吧?”

  周楚心柔声道:“爸,我没事,要是在家没人气我就更好了。”

  顾致诚:“谁气你了,你可别乱说,不然你姐又为你出头,过来再我麻烦。”

  随后又道:“还有我觉得你们一家子是不是有毛病啊,你姐喜欢找我麻烦,每天都以为我欺负你,一天天竟找我,还有你...”

  周楚心:“我?”

  “对,不是你还有谁,这一天天就知道打钱给你弟弟,我看最毒妇人心,也不知道你安着什么心,一心像你弟弟往歪路走,不劝着点,竟然还助纣为虐。”顾致诚本来就鼓着一股气,现在周楚心撞上枪口,他想都不想直接噼噼给她来一顿骂。

  “你、你到底再乱猜测什么?”周楚心唔着胸口,一股气下不来,顾宸瑀见状,连忙拍了拍周楚心的后背,一边冰冷凌厉的目光直直盯着顾致诚,声音一如既往冷冽:“妈刚出医院没多久,你是不是又想把妈妈气到医院。”

  顾老爷子面无表情地拍了拍柜子,“你作为丈夫的,竟然恶意猜测你妻子,还有阿心的为人,你做了那么久人老公你会不了解?”

  顾致诚尴尬笑了笑:“我错了,我乱说话,是我不对。”

  王欣雨回来时,见周楚心的脸色难看坐在沙发上,旁边坐着顾致诚也没有之前高高在上的姿态,这一情况,让王欣雨微微一怔,不过,她很快就回过神,她笑着把打包的东西放在桌子上,端来微冒热气的营养粥递给顾老爷子:“爷爷,我买的营养粥,您喝点,明天我亲至煲汤给您带来。”腼腆地站一旁。

  “好,刚好我还真的有点饿了。”

  王欣雨将袋子里的一碗粥拿出来,将温热的营养粥倒入小碗里,然后放在顾老爷子的面前。

  “好香,这味道好似轩味坊的吧,真是难为你了,还特意跑那么远去买粥,”

  王欣雨害羞笑了笑:“也不是很远,我是打车去的。”

  顾老爷子把粥接了过去,王欣雨看着顾老爷子津津有味吃着她买过来的粥,嘴角勾起愉悦的笑意。

  王欣雨扭过头,见周楚心的脸还是和之前那么难看,走到周楚心的身旁,“阿姨,你没事吧?”

  周楚心摆摆手,“没事,别担心,阿姨这是老毛病了,休息下就好。”

  “嗯,那好,阿姨,桌子上买了一些清淡的食物,你饿了的话,赶紧去吃。”

  周楚心:“嗯,谢谢小雨。”

  吃完东西后,顾老爷子就通通把人从加护病房赶了出来,“你们不用陪我,都回去。”

  顾宸瑀拉着王欣雨的手:“走吧!”

  “真的不陪爷爷了?”

  “爷爷决定好的事,没人可以改变得了他。”顾宸瑀见王欣雨还是一脸的担心,笑了笑说:“放心吧,我刚刚给爷爷叫了一个陪护。”

  顾宸瑀的视线落在顾老爷子干燥的唇上,从床上柜上兑了一杯温热水递到顾老爷子眼前:“爷爷,渴了吧,你先喝点水。”

  顾老爷子乐呵呵一声,接过水杯,本来不觉得渴,但看到顾宸瑀递过来的水,还真的有点渴,然后他一口气渴了精光。

  视线不经意间扫到周楚心的身上,把空杯递到顾宸瑀的手上,“阿心也来了。”

  “爸,你之前可把我吓死了,现在看你没事,我的心就安宁了一会儿。”

  “没事,你也不用太紧张,人老了,多多少少都会有点问题,你身体没事了吧?”

  周楚心柔声道:“爸,我没事,要是在家没人气我就更好了。”

  顾致诚:“谁气你了,你可别乱说,不然你姐又为你出头,过来再我麻烦。”

  随后又道:“还有我觉得你们一家子是不是有毛病啊,你姐喜欢找我麻烦,每天都以为我欺负你,一天天竟找我,还有你...”

  周楚心:“我?”

  “对,不是你还有谁,这一天天就知道打钱给你弟弟,我看最毒妇人心,也不知道你安着什么心,一心像你弟弟往歪路走,不劝着点,竟然还助纣为虐。”顾致诚本来就鼓着一股气,现在周楚心撞上枪口,他想都不想直接噼噼给她来一顿骂。

  “你、你到底再乱猜测什么?”周楚心唔着胸口,一股气下不来,顾宸瑀见状,连忙拍了拍周楚心的后背,一边冰冷凌厉的目光直直盯着顾致诚,声音一如既往冷冽:“妈刚出医院没多久,你是不是又想把妈妈气到医院。”

  顾老爷子面无表情地拍了拍柜子,“你作为丈夫的,竟然恶意猜测你妻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