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重生之校草总裁独宠小甜妻 > 第193章
  顾宸瑀勾了勾嘴角,暧昧不明道:“你说呢?”

  王欣雨红着脸:“我不知道。”

  “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

  王欣雨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她埋着头蹭了蹭顾宸瑀的胸口。

  顾宸瑀见状,低沉道:“我只不过是想带你回床上睡觉。”

  王欣雨微微一诧:“可我还没洗澡呢!”

  “没洗澡?”顾宸瑀的眼眸暗了暗,视线落在她起伏的曲线上,嗓音多了几分暗哑:“刚好,我也还没洗,要不,我们一起洗吧?”

  王欣雨吓得身体都僵硬了,缩在顾宸瑀的怀里不说话。

  顾宸瑀低叹,哑声道:“这样就怕了?”

  “你放开我,我可以自己走。”在顾宸瑀的怀里闷闷道。

  顾宸瑀没理会王欣雨的我话,轻松地抱着她来到了卧室后,才把她放下来。

  王欣雨得到自由活动后,飞快地逃离了顾宸瑀的范围之内,然后头也不回进了浴室。

  顾宸瑀目送她惊慌失措的背影,问:“去哪里?”

  王欣雨只扔下两个字:“洗澡。”

  .........

  王欣雨洗完澡出来,没见到顾宸瑀的人影,顿时缓和了一口气,掀开了被子,然后躺了下去,不到半个小时,王欣雨就死死地睡着了过去。

  顾宸瑀回来时,就见睡觉时王欣雨的睡颜,恬美温顺,顾宸瑀勾了勾嘴角,顺势躺在王欣雨的右侧,顾宸瑀才刚刚躺好,王欣雨就像有感应似的,她伸出胳膊用力的抱住他的手臂,没有一点点防备的模样,让顾宸瑀眸光深了深,帮她拨开凌乱的发丝后,把她的头挨着自己的头,这才闭眼睡觉。

  第二天,清晨六点,薄雾微曦。

  王欣雨缓缓地睁开眼,下意识地寻找的身影,才顾宸瑀还在她的身边,顿时,松了口气。

  顾宸瑀被王欣雨的动作给惊醒,他拿起床头柜上的名表看了一下时间,说:“今天,你怎么醒来了那么早?”顾宸瑀抬眸看了看王欣雨近乎透明的脸,再次问道:“身体不舒服?”

  王欣雨咬咬唇,小声说:“我刚刚做噩梦了。”王欣雨看着他,在他关切的将手抚到她头上的刹那,她依然盯着他的动作。

  原来这一切是真的,梦里的一切都是虚幻的。

  顾宸瑀看着王欣雨精神恍惚的模样,刚想起床给她拿一杯热水过来。

  “顾宸瑀!”王欣雨想都没想忽然叫住他。

  刚起身的男子回眸,王欣雨就忽然撞进他的怀里。

  顾宸瑀身体一怔,下意识地抬起手正要把她给搂住,怀中的小女人却比他先一步用力抱住了他挺直的脊背,双手在他的腰间紧紧缠绕。

  顾宸瑀因为她投怀送抱的动作而微微怔了两下,再低眸看了看怀中的小脑袋,将手放在她的头顶上安抚拍了拍:“梦都是反着的,你不要怕。”

  王欣雨不说话,只是用力的抱着顾宸瑀,呼吸着眼前这个男人传来的清新自然的沐浴露的味道。

  王欣雨抱着他的腰不可撒手,“我梦到你不要我了,我在梦中怎么追都追不上。”

  她的声音因为刚刚醒来,又甜又软又糯,还带着难得的撒娇。

  顾宸瑀摸了摸她的头,嗓音低沉道:“别胡思乱想,我这辈子除了你不要娶别的女人,而且我会等你,不会让你有追不上我的机会。”

  王欣雨将脸埋在他的怀里,没去反驳他的话。

  无论前世是这么样的,这一世她肯定不会再任由自己的懦弱而错过他。

  顾宸瑀:“身体没什么事吧?”

  王欣雨闷闷道:“没事,就是因为做太久的恶梦,头现在有点疼。”

  “我去给你拿杯热水过来。”

  “好。”

  过了一会儿,顾宸瑀拿着一杯上面氤氲着热气的热水过来,“有点烫,小心烫口。”

  王欣雨小心翼翼地喝了半杯热水后,感受自己的头开始没那么疼了,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这才发现她自己头没梳洗站在了顾宸瑀的面前。

  她连忙挡了一下脸,脸色不自然地挠了挠头凌乱的头发,然后遮住脸去了浴室。

  顾宸瑀深邃的眼眸看了看她别扭的样子,他不禁挑了挑眉:“你睡醒的样子我又不是第一次看,你现在才想起来要遮也没有。”

  王欣雨:“......”这的确是自己的失策竟然忘记要在顾宸瑀的面前保持形象。

  吃早餐时,顾宸瑀故作不经意的说:“你今天没安排对不对?”

  王欣雨抿了一口牛奶,“对,怎么了,难道你要和我约会。”

  顾宸瑀清咳一声,“也不算是约会,只是我今天有一个珠宝展会,你能陪我一起去吗?”

  王欣雨迟疑片刻,“我去可能会丢你的脸,我又不会跳舞,而且珠宝啥的我都不了解。”

  顾宸瑀:“没事,你只要人来了就行。”

  “是你非要我去的,我要是给你丢脸了,你可不能怪我,知道了没有?”王欣雨指了指顾宸瑀,先声明道。

  .........

  下午展会的人都散去,王欣雨接到顾宸瑀的信息,让她先不要走,留在原地等他。

  慢慢的,展会里只剩下王欣雨一个人了,就连工作人员都走了。

  王欣雨闲着没事就在展厅上闲逛,展厅内之所以灯光灰暗,是已经要凸显珠宝的光芒。

  顾宸瑀低沉的声音从王欣雨的耳边响起,王欣雨回过头看着他,不由自主地问:“你要我等你,难道是为了什么。”

  顾宸瑀手里拿着电子钥匙,他按上“解除”键,展台上全部的珠宝上面的锁全部打开。

  顾宸瑀低沉的嗓音说:“你喜欢什么珠宝,都可以直接取下来。”

  王欣雨有些懵:“这么多,你让我怎么选。”

  “你可以不用选,我全部买下来。”

  王欣雨一个踉跄,差一点被脚下的台阶给绊倒,她扭过头看着扶着自己的男人。

  “你家里是有矿吗?”有钱也不是他这样花的。

  顾宸瑀:“.......”想买就买,这跟家里有没有矿没有关系吧!

  王欣雨看了许久,看了看展柜上摆放着的价格牌,低声问:“怎么这次展柜里的珠宝都是戒指吗?难道就没有别的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