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盾剑冒险团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守株待兔

第一百一十五章 守株待兔

  “在鼎盛时期,马库斯港有超过一半的人信仰着海神,直到意识到不对劲的诺顿王国大力扶持其他教会之后这个比例才逐渐下降。”

  ————————————————————————————《马库斯港》

  “啊~我不是故意的,我听到了那三只鱼人的脚步,我以为是他们。”艾比慌乱地解释道,但是在解释的同时他在脑海中拼命的回想刚才面部的触感和香味,想要将这次的感觉永远的留在脑海里。

  艾薇尔还不知道艾比内心的想法,本来她还想要说些什么,不过她突然想到艾比等人现在应该是被关押在地下牢房的。

  艾薇尔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呼唤护卫将艾比几人重新抓起来,不过当她的目光扫到了在艾比后面的德克等人之后她叹了口气,让开了前方的路。

  “小心些~”艾薇尔的声音微弱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艾比等人的耳朵还是捕捉到了这一点点的声音。

  艾比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开心地笑容后对着后面的人一挥手,所以人便继续向着前方跑去,而艾比就这样站在原地落在了队伍的最后方。

  “你也小心些~“艾比说了这么一句话,便准备跟上自己的同伴,但是刚走了几步他突然停了夏利,接着他转身快步走回到艾薇尔面前,双手搭在这位瘦弱的少女的肩膀上。

  艾薇尔还想要问艾比还有什么事,但是她的口第一个音节才刚刚发出,她的嘴唇就被艾比的嘴给堵住了。

  “接吻是这样子啊?还不错!”

  艾比感受到嘴唇上那有些冰凉的触感和微微的甜味想到,两个人的初吻就这样在海神殿后殿的某个拐角产生了。

  过了一会儿,艾比放开脸红得快要滴出血的艾薇尔,而德克等人早就站在原地看得目瞪口呆。

  “看什么看!还不快走!”艾比催促道,随后转身向艾薇尔招了招手便一脚提在摩西屁股上,让想要偷偷在本子上记录这一幕的摩西收回了自己本子。

  而作为的“受害者”的艾薇尔则是含着泪水在原地痴痴地看着艾比那远去的背影。

  ......

  完成“壮举”的艾比一路上非常地亢奋,要不是德克拦着,说不定艾比就准备赤手空拳的一路杀出海神殿。

  好在艾比虽然亢奋但是很快就回复过了理智,老实的让三只鱼人去前面打探好路线、支开路上的人员之后才继续前进。这样子虽然缓慢但是胜在安全,至少直到目前为止艾比他们这支越狱小分队还没有被发现。

  但是意外还是发生了。

  古德是海神殿一名见习祭祀,在他刚刚为一位当地的小商人传教,使对方愿意捐出1000枚金币并成为海神拉斐尔的信徒之后,他感觉到自己的肚子有些疼痛。

  发现前殿的公用厕所的都爆满之后,古德急急忙忙地来到后殿,而当他进入厕所的时候,负责探路的小鱼人拉斐尔刚刚到达这里,在发现周围没有人之后小鱼人拉斐尔向后边的艾比等人做出了一个OK的手势。

  本来艾比等人也就会这样直接经过个厕所,但是古德刚刚蹲下没多久就只崩出了一个连绵悠长的无声屁,感觉到自己肚子不再疼痛,肚里也没有存货的古德便提起了裤子走出来厕所。

  而艾比看到的便是一个正在整理腰带的见习祭祀从自己面前的“房间”中走出。

  两边的人在看到对方的时候都愣在了原地,德克紧张地握住了拳头,在想能不能在对方发出警报之前制服对方。

  场面气氛一度非常尴尬,好在古德率先开口打破了尴尬。

  “你们是谁?怎么在这里?”古德看着面前一堆冒险者打扮的人说道。

  对方的话让艾比他们摸不着头脑,难道不是你们海神殿把我们抓起来的吗?

  好在此时的小鱼人拉斐尔脑袋的终于派上了一次用场,只见他眼珠子一转说道:“啊!他们是来进行调查的冒险者,你知道的,最近城里不是一直发生少女失踪的事件吗?他们来神殿里是想要找找看有没有线索,我跟他们说了我们神殿是不可能做这种事情,所以现在就带他们出去。”

  听到小鱼人拉斐尔的话,古德严肃地说道:“没错!我们神殿怎么可能去掳掠人类,你们赶紧离开吧!”说完古德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又开始疼痛起来,便又走入了厕所,留下有些凌乱的艾比等人。

  “他们好像不知道我们是囚犯?”艾比疑惑地问道。

  “好像是呢!似乎只有特里兰和少部分护卫才知道我们的事情...”德克说着有些无奈,这种情况下自己一行人之前的做法简直就是个笑话。

  “我试试!”艾比一咬牙,挣脱了爱德华的拉扯,快步走到了队伍的前面,而此时前面也正好有一位祭祀向着这边走来。

  艾比看着走近的身影,其心脏早已扑通扑通地快速跳动起来。

  然而如艾比猜想的一样,当艾比对着这位路过的祭祀点了点头后,对方是先一愣便同样予以点头回应。

  这位祭祀除了路过德克等人的时候感觉德克他们站在原地不动有些奇怪之外便没有任何表示。

  “呼~”艾比了长出一口气,对着走到自己身边的众人说道,”没想到居然是这个情况,看来整件事情就只是那个特里兰祭司长和少部分神殿的人参与了,其他的普通祭祀根本就不知情。”

  “门口那两个鲨鱼人护卫知道我们被抓的事吗?”艾比扶着额头说道。

  “应该也不知情,在将我们送到休息室之后那个鲨鱼人护卫就离开了,而且后来抓我们的时候也没有看到他。”德克回答道。

  “那我们直接出去吧!”艾比叹息着说道,随后这支队伍就真的大摇大摆的从正门走了出去,而且经过后殿入口的时候,那两位鲨鱼人护卫还向艾比问了个好。

  直到艾比站在海神殿外的大街上感受着温暖的阳光晒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仍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出来了。

  “不可思议~”马克西站在艾比身边感叹到。

  “算了!走吧,我带你们去见总督。”马克西很快的回过神,招呼着艾比他们跟上自己,一行人很快消失在马库斯港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

  “你这样会不会太明显?”肯迪看着水幕中的艾比等人从海神殿的正门走出后说道。

  之前参与抓捕艾比他们的护卫全部被特里兰支到其他地方去了,这也是艾比他们能够顺利逃出去的原因。

  “既然他们几个已经离开神殿了,那么出了什么意外的话也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哪怕他们的尸体出现在街边的臭水沟里,艾薇尔也没有恨我的理由,这样优秀的祭祀可是神殿很珍贵的财富,可不能让她对神殿有着不好的印象。”特里兰摸着自己还有些肿胀的脸颊说道,”这也是。”

  “肯迪祭司长之前与他们起了冲突而且没有占到多少便宜,这次我可是给你创造了一个很好的条件哦。”特里兰笑着说道。

  “哼~我可没有兴趣对这些弱小的人出手,这些事情让下面的人去做就行了,他们会躺在在你说的街边的臭水沟里等待着腐烂。”肯迪祭司长坐在椅子上说道,而他身上的粘液将特里兰的精美的椅子给弄得黏糊糊的。

  特里兰没有在意自己的椅子的情况而是说道:“看样子肯迪祭司长在马库斯港暗中培养的势力似乎不小呢。”

  “你不也一样吗?”肯迪祭司长也说道。

  最后两人对视一下同时笑了起来,而艾比等人的命运就这样被两位祭祀长决定了。

  ......

  “那个总督是一个怎样的人呢?”艾比好奇地问道。

  在进入这座城市之后艾比一直都听到说这位总督是如何如何,但是艾比除了知道对方是一个黄金级的战士之外并没有太多直观的感受。

  “我与总督大人见面的次数不多,所以也不是太清楚。“马克西如实的回答,”唯一一点感受就是总督大人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

  马克西感叹完之后便继续带领着艾比他们向着城中心走去,那座总督府正坐落于马库斯港的正中央。

  不过越走马克西越感觉不对劲,之前为了躲避可能从神殿追出来的追兵,马克写还故意选择了一条人烟稀少的小路。本来艾比还提议自己一行人走大道,这样神殿追兵也不容易在人群之中发现自己。

  但是马克西告诉艾比,只要神殿追兵追上他们,只需要一声令下,在马库斯港占据三分之一人口的海神信徒就能将艾比他们围得水泄不通。

  此时不单是马克西,就连反应迟钝的摩西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周围仿佛是有人在注视着他们一般,那股暗处的目光让艾比他们非常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在艾比他们到达巷子中间的时候达到了顶点。

  “小心!”即使脖子上带着禁魔项圈没法动用魔力,但是马克西对于周围水元素的波动还是非常的敏感,他及时地发出了一声警告。

  而听到马克西的警告之后,摩西的第一反应便是张开自己的翅膀将所有人护在自己的翅膀下。

  当摩西完成一个动作之后,巷子两边摆放的几个盛满了水的罐子突然全部爆裂开,四散的水箭将周围的墙壁击出无数小坑洞,而艾比能感觉到近在咫尺的摩西的身体也在不停的抖动着。

  在这次袭击过后,摩西抖了抖自己的翅膀,艾比发现摩西的翅膀上还有不少水汽正在蒸发,而摩西却是没有受到一点伤。

  “好歹是个深渊恶魔。这种程度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摩西满不在乎的说道。

  艾比有些庆幸自己队里有摩西的存在,不然刚才的袭击自己这边至少会减员一个人。

  “看这袭击的手法,我觉得有些不妙。”爱德华看着地上正在缓缓流动的水流皱着眉头说道。

  果然,爱德华的话音刚落,艾比就看到巷子前后各走出来好几个人,他们之中既有人类也有鲨鱼人之类的海族,穿着打扮也各不相同,有的穿着普通的小马褂,有的却是穿着一条笔挺的西装。

  这些人的身份很明了,正是马库斯港的本地居民,当他们的背后又走出几个人个人之后艾比他们知道是谁袭击自己了。

  哪怕那几人脱下了自己的祭祀服,艾比还是能从对面散发的气息上判断对方是肯迪祭司长的人。

  在与艾薇尔等拉斐尔的祭祀接触过之后艾比能明显感觉到两位海神手下祭祀的差别。

  如果说艾薇尔他们给艾比的感觉是表层海水那种清亮透彻的感觉的话,那么以肯迪祭司长为首的格兰特的祭祀给艾比的感觉就像是那漆黑海底下的冰冷海水,让人忍不住起鸡皮疙瘩。

  好在这次肯迪祭司长没有亲自出手,不然艾比他们可以直接等死了,就算如此前后两边加起来4名高级祭祀外加十来名不知底细的马库斯港本地的格兰特信徒,艾比还是觉得肩上的担子非常的重。

  现在队伍的两位魔法师都因为禁魔项圈的缘故而没法施法,艾比也想过让力量强大的摩西效仿哈里曼直接暴力扯开爱德华和马克西脖子上的禁魔项圈。

  但是在那之前摩西那深渊恶魔与生俱来的尖锐长指甲绝对会在两个魔法师的脖子上戳出几个血洞,既然这样爱德华和马克西也就只能期望之后能找到解开这个项圈的方法。

  而快的这个方法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啪嚓!”一声恐怖的骨裂声响起,一把巨斧从一名高级祭祀背后飞出,然后牢牢地嵌入了这名祭祀的上半身中。

  这血腥暴力的一幕,让周围的格兰特信徒有些惶恐地后退了几步。

  这时候一个野蛮人大汉才慢悠悠地向着这边走过来,他一边扣着屁股一边说道。

  “马库斯港暂时封锁了海港,我现在还没法出海,想到你们的调查任务可能会有点危险便跟着你们,没想到还真遇到了事情。”

  “这次还可以当你们一段时间的向导,收费还是一金币一天,你们要雇佣它吗?”说着哈里曼指了指镶嵌在尸体上的巨斧说道。

  艾比在德克那惊恐的表情注视下学着哈里曼扣了几下屁股,奋力的向着对方扔过去几枚金币说道:“当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