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创始天尊 > 第七十一章 打不过,让我来

第七十一章 打不过,让我来

  入了大门槛,进了大庭院子。

  透过两人眼里的,就是一排纵向摆设的粗长巨型木桩。

  十二首灵兽怪物以头部作为代表,极其凶恶。

  但就目前单纯的静止状态,完全看不出危险的地方。

  娜扎莉莉忽然掏出两颗红色水晶珠玩弄,微微一笑道:“这些年水老头子发现自己入了瓶颈,索性放弃了以狂吃丹药升级,改变策略研究秘法机关。这么看来,倒也是付出了行动。”

  李乐遥抹了一把汗道:“辛亏是你来找了我,不然我可能到这里,就该回去了。”

  “以你的实力,还不能过这机关木桩吗?”娜扎莉莉质疑道。

  “说实话,前些年,我被我父亲强行学习算数,学习贸易,喝酒,出国游历,蕴含体内是灵气早已经停滞不前。”李乐遥无奈摁住脑门,怅然道:“如今的级别,也不过是传拓者五段。”

  娜扎莉莉“噗嗤”一声好笑,“想当初你听我说,你要成为万籁大陆里的超级强者,而如今你都这个岁数了,还原地踏步,真是荒废。”

  “没关系的啦。”李乐遥摊开手,“谁叫我有一名已经修炼到主宰宗师风女朋友呢。”

  “你...”娜扎莉莉忽然脸颊绯红,撇过脸道:“你说的还是有道理的。”

  “能否过去?”李乐遥指向水院正门问。

  娜扎莉莉面色恢复往日状态,一挥红衣角袂,手上的两枚水晶珠子自动旋转,“轮转千回,霸道一世!”

  两颗水晶珠忽然由红色转为银色,一道残影之光飙射而出,追向那十二首兽木桩。

  本以为是以珠斗兽的战争。

  谁曾想那银色的水晶珠瞬间变化成为两头同心连体的粉晶色狮子,朝着木桩就给了一掌,愣是把脆弱不堪的木桩打倒打烂。

  然而受一发而动全身,一个兽首木桩被打烂,所有的巨型木桩纷纷主动转变为攻击模式。

  潜藏在地脊的齿轮机关开始不停转动,兽首木桩拉伸出机械臂与各种暗器,纷纷朝着这两头连体狮子攻击。

  奈何狮子的防御力机极其强悍,随手一扑,爪子一扯,划碎了两座木桩。

  剩余的八条木桩开始沿着设定好的滑动轨迹不间断移动,弩箭飙射在狮身后产生出惊人的爆裂。

  狮身连扑带咬,直接摧毁五、六座机械木桩,整个身躯也受到毒裂感而开始慢慢瓦解。

  那些本质是由晶体融合而成的兽体以粉色粉末飘散作为告终。

  “这些机关很能适应各种战斗方式,并且对于纯物理风进攻与控制术的进攻都有其针对的方法,这龙虎学院的长老,倒也真是名不虚传。”李乐遥深思熟虑道。

  “机械仍然只是机械,能与人争天下吗?”娜扎莉莉凝住神,右手已经无法控制双珠化狮,双手凝住银色灵气,忽化成一双具现化的银色钢铁拳套,纵身一跃便加入了战斗。

  李乐遥站在原地,轻松乐笑道:“真是个好女子。”

  加入混战的娜扎莉莉从天而降,右手具现化的钢铁拳头直接压制住两条运行急快的木桩机关,力一聚,木桩顷刻间粉碎。

  被放冷箭的连体狮子终于有了缓歇机会,不断吸释着水晶珠的能量源,力量与体能再次得到了蓬勃发展。

  然而此时的娜扎莉莉激发出秘法——“逆流七星连。”

  这一连招的速度堪比彗星坠入星球,当划过星空,留下来的,也就只有那一道看得见摸不着的青色痕迹了。

  那移动着的巨型木桩仅仅只是擦碰而过,竟如人被制对了死脉,瞬间暴毙倒落。

  “干得漂亮!!!”李乐遥站在原地开始祝贺拍掌。

  娜扎莉莉则是站在水院石梯之下,转身后收回了那两颗微有裂痕的水晶珠道:“还不快些过来,水老头的机关可是有后发的。”

  “说的有道理。”李乐遥一拧脚底,一股白色灵气腾冒而出,随着一记重踏,畅通无阻的来到石梯前,“这下子我们就都安全了。”

  “走。”娜扎莉莉牵住李乐遥的手,齐头并进走入那丹药味凝重的

  院府。

  往日被柳上川吃掉各种珍贵名药的院房,已经被整理一空,留下来的,就只有灵脉山上乘剑树造成的四张椅子,还有一张以百年树修造的茶几。

  茶几两侧,各自坐着一人。

  一人便是那留着染染长须,身穿黄袍手持茶水的水长老。

  另一边,则是背挎桃木剑,手持圆茶杯的苏泽。

  “比我预计的要晚了一杯茶的功夫。”苏泽将茶水一饮而尽,微微一笑:“原来是手牵着手来这着呢。”

  娜扎莉莉与李乐遥同时松开了水,两人的目光同时移动到苏泽的身上,就连质疑的问题,都是一样的,“这个人,是谁?”

  水长老放下了小茶盏,呵呵一笑道:“从娜扎入门的那一段时间里,我就知道你与这李家酒楼的大公子有姻缘在身,没想到今日来我这,已经算是见证者了,不知这番来,是不是找我做媒?”

  “水长老说话还真是风趣。”李乐遥双手撑起腰肢,“我们至多也就到初期阶段,谈婚论嫁未免太快了些,先一起游历世间山水,赏尽繁华美景,找个无人之地,再...”

  “你也别扯犊子,我爹说过,男人的嘴太甜,欺骗较多。现在赶紧说正经的,你不是有人要救吗?”娜扎莉莉撅起来嘴,手中双珠有些安耐不住的韵味。

  “说的是啊,水长老,此次来,我是来要人的。”李乐遥望眼睛撇向那朴素的台面,有一颗点缀七颗星星的葫芦,他踏出好几步,手欲要抓。

  水长老手持圆杯,将杯中水轻轻一撒,谁曾想这茶水一落地,一道水屏障直接隔绝了李乐遥前进的步伐。

  “老水还是老样子,喜欢学习些防御性秘法。”苏泽轻轻点了点水墙,顷刻间水面落下,一摊小水化为一摊大水散落一地。

  见自己的防御被轻松点破,水长老一扭头,质疑道:“你这是要请自动手?”

  苏泽站起身子道:“在你面前的可是副宗主娜扎莉莉,不是我亲自动手,能赢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