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九龙神鼎 > 第十四章 满贯连胜
  接着,魏涛上台,同样是跳跃上去,身法却显得笨拙。

  魏涛十五岁,生得膀粗腰圆,脸面轮廓刚毅,仿佛二十的成年人。

  其体魄很强,手臂、胸前、腹部、腿部的肌肉,如隆起的气球,成爆炸状,给人雄浑力量感。

  苏羽暗暗咂舌,能进白银前十者,没有一人是泛泛之辈。

  “听说魏涛上个月挑战过排名第五的范蠡,险些将范蠡给击败,他目前实力,足以排进前六!”

  “不错,我也听说过,江帆想击败他,可能不容易。”

  江老师,粗黑眉毛略微一皱:“比试开始!”

  江帆淡淡点下巴:“让你一招,出手吧。”

  闻言,台下之人不由倒抽凉气。

  “江帆未免太狂了吧?竟如此小瞧人?”

  魏涛,顿觉耻辱,厉芒闪烁:“江帆,少在这瞧不起人!范蠡我都差点击败,你比他能强多少?”

  江帆抱臂而立,神色淡淡,虽是望着魏涛,可眼中却没有魏涛的身影,只有同一方向的陈天南。

  他的眼中,只看得见更强大的陈天南,看得见白银之王,而看不见比他弱者!

  好一个目中无人!众人不由心头微震。

  被彻底无视,魏涛恼怒。

  “雄狮霸王甲!”魏涛充满爆炸力的可怕身躯,猛然撞向江帆。

  刚猛劲气,掀动气流,吹动台下诸人衣袍。

  “好快!”台下,忍不住失声惊呼,下意识为江帆捏一把汗。

  江帆,此次似乎有些托大,怕是要吃上一次亏了。

  然而……

  唰——

  在魏涛即将撞过去时,江帆脚尖一点,身子腾空而起,跃出地面两米之高,轻松避开那威力猛烈的撞击。

  一缕淡淡的不屑和讥讽,在江帆嘴角流露。

  “已让一招!”冷淡的声音,飘进魏涛耳中。

  魏涛骇然色变,大感不妙!

  “天鹰刺!”江帆人在空中,脚尖成勾,借着旋转落下之势,脚尖如同螺纹旋转,正刺魏涛脖子。

  砰——

  脖子处传来的巨力,令魏涛双膝猛然一跪!

  魏涛壮硕的身躯,竟被江帆生生镇压得跪下!

  不待魏涛反抗,江帆脚尖再度一个旋转,踢在他太阳穴之上。

  啊——

  魏涛只来得及惨叫,就被踢得晕厥倒下。

  太阳穴,是人体最为危险的几大穴位之一,挨上一击,仅仅是晕厥,尚算是轻伤!

  这个江帆,下手好狠辣!苏羽心中微微一寒!

  江帆双脚落地,轻描淡写击败了魏涛,脸上挂着轻蔑,淡淡瞥了魏涛一眼:“不堪一击!”

  “告诉你吧,范蠡在我手中,走不过一招,你差点击败他,有何用?”

  咝~

  台下倒抽凉气之音,此起彼伏!

  排名第五的范蠡,竟然在江帆手中不堪一击?

  “江帆又变强了!此前范蠡能勉强在他手中走十招,但现在,却不堪一击?”

  江老师,面含微笑的宣布:“江帆胜!”

  接下来,江帆数次上台,无一例外,全是一招败敌!

  当然,苏羽亦不遑多让,碧叶连天腿一招败敌!

  半日之后。

  “呼!江帆好强,已经十八连胜!”

  “还有苏羽,一鸣惊人,同样十八连胜!”

  毫无疑问,本次白银考核中,苏羽是最大黑马!

  “苏羽加油!我看好你!”一些对苏羽感情经历,颇感同情的女学员,此刻异彩涟涟,为他打气加油。

  而不少长期处在底层的白银学员,也将苏羽当成了学习目标,纷纷呐喊。

  场上三千多淘汰赛通过的学员们,到有四五百人为他呐喊。

  虽然声音零落,可不时能响起“苏羽”二字。

  不认识者,纷纷打听苏羽来历以及事迹。

  贵宾观众席上,叶府主顺着众人的呐喊,移去目光。

  作为总裁判的江执事,亦不由注视到苏羽,顿时脸庞微微一沉。

  “怎么是他?”若不是亲眼见到,江执事都快把他忘了!

  秦国公再三嘱托,将苏羽赶出学府,断送前程。

  江执事,并未放在心上,以苏羽的资质和实力,铁板钉钉被淘汰,可怎么活蹦乱跳冲进排名赛?

  江执事有种不真实的错觉,眼前的苏羽,真是那个苏羽吗?

  念头闪烁,江执事面庞一沉,秦国公交代的事,怎能办砸?

  奈何,有府主在场,他不便过于徇私,只能见机行事。

  不过,发现有自己儿子在场,他心下稍宽,有帆儿在,此子毫无悬念,他要止步于此。

  擂台上。

  江老师,略带不喜的盯着苏羽。

  此人,他有印象,一手高超箭术,很是得夏小姐欣赏,以至于赠送了自己的麒麟弓。

  没想到,他除了箭术,实力竟也如此了得,靠着圆满的基础腿法,连胜十八场!

  如此一来,他和江帆,都只差一场,就能连胜十九场,达到全胜地步!

  “下一轮,江帆对战苏羽!”

  江帆依旧身姿飘逸上台。

  相比较之下,苏羽笨拙无比。

  “让你一招。”江帆以鼻孔看人,眼中依旧没有苏羽的影子。

  不少人,为苏羽暗暗捏一把汗,江帆很强大。

  就在众人心头紧张时,一声不和谐的声音,令他们石化当场!

  “喂,你鼻孔朝天的,就不怕鸟拉屎进去啊。”苏羽撇撇嘴。

  噗——

  不知是谁,好悬没把嘴里含着的一口茶水喷出来。

  台下不少人掩嘴偷笑,这个苏羽,嘴真够损啊。

  江帆眼神骤然一冷:“哼!被抢走了女人的无能废物,如今也有胆子在我面前嘲笑?”

  “也罢,自己找死,就不要怪我没留情!”江帆脚尖轻点,身法施展开,形如鬼魅,速度很快。

  距离三米之远时,便腾空而起,如大鹏展翅。

  接着,旋转落下,两只脚如同大鹏之爪,刺向苏羽脑袋!

  看架势,竟丝毫不顾苏羽会否受伤,出招之狠辣,可见一斑。

  苏羽神色平静,深邃如万古星空的眼中,不起一丝波澜,双眼锐利寻找对方空挡,右脚如鞭影,横抽而去!

  啪——

  江帆左脚转动,将这一脚给挡住。

  紧接着,右脚依旧如同爪刺,刺向苏羽,嘴中冷笑:“基础腿法,再圆满,也无法与大成火候的中等功法相比!”

  “给我滚!”江帆右脚毫无阻碍刺来。

  苏羽脸庞带着淡淡的讽刺,千钧一发之际,变换姿势!

  “碧落黄泉!”拳脚接连而出,连贯流畅,衔接之中无丝毫停滞。

  一拳攻至,一腿又来!

  当一腿停歇,又是一拳勾来!

  拳脚交错,残影连连,刹那间,令人分不清腿与拳。

  江帆面庞陡然一僵,人在空中,不得不以双脚抵挡。

  但,他无处借力,双脚速度,如何快得过那刚猛连绵的攻击?

  砰——

  突然间,苏羽腿影猛踢,不偏不倚,踢中了对方裤裆!

  江帆面庞煞白,倒抽凉气。

  滚落到地之后,双手捂着裤裆,额头冷汗直流,一动不敢动。

  动一下,裤裆便有撕心裂肺之痛!

  “你!敢伤我?我要你好看……”江帆瞪着一双吃人的眼睛,愤怒无比。

  哼!苏羽并无手软,碧落黄泉不停,一拳轰在对方脑袋,将其砸飞擂台。

  双重剧痛,令江帆就此晕厥。

  台下之人,倒抽凉气!

  他们已经将苏羽列为一大黑马,可没想到,苏羽比他们想象中更强大!

  排名第四的江帆,竟不是对手!!

  一时间,此处引起了所有人注意!

  排名第四的江帆落败,意味着一位堪比白银前三的强者诞生!

  始终注意此处的叶府主,冷峻的脸庞,难得挤出一丝笑意。

  “《碧落黄泉》,看样子已经修炼到第二层大圆满,达到四连击,江帆落败,在情理之中。”

  总裁判江执事,裁判江老师,霍然色变,齐齐赶往场下,检查江帆伤势。

  发现只是晕厥,略松一口气。

  江老师恶狠狠回头:“苏羽!切磋而已,何必出此重手?”

  面对他的凶狠目光,苏羽一脸理所当然:“江帆处处下狠手,魏涛的太阳穴这等凶险之地也敢踢,江老师看在眼里却没阻止,我还以为这是生死战呢,所以为了自保,下手重了点。”

  “没想到,江帆处处下狠手没罪,我这个没背景的学员下一次狠手,就要被责难,哎,早知道就站着不动,让江帆打死算了。”苏羽满脸懊悔。

  登时,无数隐晦的目光射来,暗含不满。

  叶府主,亦目光微冷,轻轻冷哼:“庇护自家亲属,也要看场合!”

  总裁判江执事暗道不妙,狠狠瞪江老师一眼,你没脑子吗?如此明显的偏袒,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思忖间,他公正威严宣布:“经确定,苏羽无作弊嫌疑,此战,苏羽胜!”

  哦?他们是在检查苏羽有否作弊嫌疑?

  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并无多少人信服,但却成功给他们兄弟找到台阶下,否则众怒难犯之下,他们未必好收场。

  苏羽以十九连胜的记录,成为小队第一名!

  此时,苏羽的学号牌,银光耀眼,已经达到白银学号牌的极致程度!

  遥遥望着无敌黑马之姿的苏羽,各方反应不一。

  陈凤手指掐进了肉中,怨毒道:“短短数日,他怎变得如此之强?”

  一只大手,轻轻拍了拍她肩膀,传来嘶哑阴冷的声音:“江帆算什么?在我面前,他对视我的勇气都没有,苏羽战胜他,没什么了不起。”

  陈天南神色阴冷,眼神淡漠,有着一股无敌的淡淡寂寞之感。

  白银之王,在白银学员中,乃是无敌存在,罕逢敌手的一年中,只有寻找黄金学员,才能一解寂寞。

  闻言,陈凤面容一缓,心中安定。

  ;

看过《九龙神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