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仙侣情侠传 > 8
  见得姬灵霜眼色,御留香只得耐着性子解释道:“他的抗性并非完全来自本身,而是他曾经服用过逍遥城练功的丹药,菩提果与其中的罗旭草药性相冲,毒患临身也被他挺了过来。再服用菩提果果肉一中和,炼就的上行丹便是这世间最好的疗伤神药,不然这些日子他早晒成肉干了。”姬灵霜惊道:“人体炼丹,你疯了?”御留香吓得打了饱嗝,解释道:“我已钻研九十多年了,灭魂法印积攒排除自身毒性,弑血横秋积攒自身元气跟人体炼丹又有多大区别?”姬灵霜不愿争辩,这些事已超过她的掌控,太疯狂了。

  断九泉问道:“人体炼丹炼出来的药物,旁人可以服用吗?”御留香道:“可以服用,只是不稳定,除非是血亲,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下酆都问道:“所以咒印,毒药这些很多名目都跟人体炼丹有干系?在杀手这一行早已存在很久了?”御留香道:“就是嘛,当年这便是我钻研出来的。除了纵横派几个弟子,世上还有谁能知?一定是聂羽那小娃娃泄露出去的。”柳燕不解道:“我一直很疑惑,菩提果如此神药,服用的第一颗便能脱胎换骨。为甚麽从第二颗开始便会药力减弱,甚至是毫无作用。”御留香贼笑道:“一个不需要再充盈的身体,人体便不会吸收更多的养分,药效自然减弱了。呃,其实吃了也白吃,身体不吸收,自然就大便拉出来了嘛,浪费啊,浪费!”千古苍雪问道:“你有不浪费的方法了?”御留香应道:“这是自然,”下酆都猛然握刀,眼色凶悍,威胁道:“你最好说出来!”御留香忌惮下酆都,不由缩了缩身子,说道:“很简单嘛!身体不亏盈就不要服用嘛!真要服用就把自己弄成重伤,最好是奄奄一息的那种,喽,躺着的那位便是如此做的。”申屠月不由叹道:“你真是个疯子。习武之人最忌讳精元流失,身体受创。你如此反其道而行,竟然也有人相信你。”御留香嘀咕道:“说的容易,有几个人能挺得住啊!你们谁要学?我保证你炼成神功。”

  一众人皆暗暗摇头,姬灵霜向申屠月问道:“不介绍一下你的出身吗?”申屠月做了无奈的姿势,嘀咕道:“你们从没有问过我嘛!”言语中似是有些怨念。御留香道:“禁断血亲嘛!这肯定也是聂羽泄露的。”姬灵霜狡黠问道:“你平常大大咧咧的,难道不是你吗?”御留香急了,说道:“当年钻研之后师尊觉得有违人伦,不到四年便停止了,更严令弟子钻研,这麽多年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说出来也得有人信吧!”遇田不孤不解道:“禁断血亲是甚麽东西?”申屠月道:“那是血缘之间的胎生,像我便是一个身子两个头,故而小时候砍了一个。”众人皆倒吸一口冷气。千古苍雪亦道:“像我这种便是阴阳双体,竟可至女子有孕,亦可受男子有孕。”这些言语,大家虽明白,但这般明明白白的说出来确实令人不寒而栗。御留香道:“这种事情一百个能成功一个便不错了,这种有违天理,践踏人伦的惨景是你们无法想象的。不过这其中的好处你们也见到了,虽然长得人不人,鬼不鬼,但若成功,那是相当厉害了。”姬灵霜突然冷色道:“今日所议,不光是纵横派的秘密,亦是人伦的尊重,诸位以后若有不怠,纵横派将不会手下留情。”

  一众人没有回应,千古苍雪突然说道:“如果这天底下没有第二处,那白教一定是其中最大的,虽然我并没有亲眼见过。”御留香道:“看来你对白教很熟了?”千古苍雪道:“我的父亲便是白教教主羽千骨,足够了吗?”御留香瞪大眼睛,不解道:“你这是要大义灭亲麽?没问题。你父亲的脑袋我会砍的快一点的。”千古苍雪白了其一眼,缓缓说道:“曾经我是白教引以为傲的杀手,虽然这个名声在世俗为人所耻,我也曾沉醉其中。直到十年前,我遇到一个同样的阴阳双体之人,可能是我的哥哥或者是妹妹,羽千尊。今日得诸位一解,在下更加确定,白教必是禁断血亲的根基之一。”御留香似有兴趣,问道:“你知道在哪里吗?”千古苍雪摇头,说道:“我十三岁后便没再回去,只知道有一个很高的瀑布。”御留香道:“那这就足够了,让横网将天下间的瀑布查一番,然后一个一个找,定能找出来。”千古苍雪问道:“你愿意帮忙?”御留香沉声道:“当然。”遇田不孤凑合道:“他连孩子都骗,相信他才怪。”御留香顿时涨红了脸,冷声喝道:“我骗小孩子只是因为输的太惨嘛!赢一回而已,又不是每次都骗人,你们敢说自己没有骗过人吗?”下酆都道:“是骗过,但是没有骗过小孩子,或者是徒弟。”柳燕惊道:“御师哥,你骗辰善他们认你做师父了?”御留香怒道:“甚麽叫骗呢?是他们见我神功盖世,自愿拜师的,怎麽能用骗呢?太欺负人了,我是大骗子麽?”说罢,竟然哇哇大哭起来,似是受尽委屈。

  这一真哭起来,众人均知晓他庚岁,皆感尴尬无比,有一股杀了他的冲动,这世间已没有言语能形容他的疯癫之态了,况且他还是一个正常人。

  御留香哭得真切,竟然越哭越厉害。一众人安慰也不是,大骂也不是,御留香竟然哭了一盏茶时间才停下来。瞧得一众人大眼小眼的盯着自己,御留香叹道:“都说是朋友,我哭得这麽厉害,都不来劝一句麽?”一众人皆面面相虚。姬灵霜问道:“他还要昏睡多久?”御留香道:“最少一个月,期间要好好调理身子补充亏损。这海里甚麽都有,正是绝佳之地。”

  接下来几日,一行十人向北海行。路上虽不时遇到一些渔民或者杀手,各种伪装皆被御留香识破了。御留香水性极好,动不动便下海捉一些大家没见过的海物做来吃,一来二去的大家竟然都有了兴趣。其一时性起竟然连陆重的伤都治好了,只是这辈子都不能再动武。一行人径珠崖东面,再到香山镇补充食物,雇了水手。但众人又有了分歧,柳燕欲带张少英回仙侣山庄修养,姬灵霜却不愿回去,执拗之下双方不统一。但这时横网传来讯息,一部分杀手于半月前偷袭了玉琼山,玄天派掌门楚云重伤,生死不明。陇西四杰三人伤毙二十余人,终心力耗尽,同日仙逝,川陕四路各大门派已前去增援。柳燕见得此讯息不由心神俱碎,只得再跪在姬灵霜面前,求她照顾张少英。姬灵霜不愿每日面对此人,又禁不住柳燕苦苦哀求。权衡之下,反正张少英也快好了,带上路都一样。姬灵霜与柳燕虽未在纵横派除名,但如今已无实职,唯有张少英有纵横派大幕司的身份,一样可以调动横网。

  三日后,张少英醒了过来,一个多月的休养,其白胖了不少。听得楚云生死不明的讯息,张少英当即调动横网,飞翅,马车同时运用,连夜向玉琼山赶去。沿途横网的讯息如雪片飞至,楚云重伤,心脉俱损,已无多时日,欲见张少英夫妇三人。讯息上说的明白,来偷袭的一共四十三人,俱是被七宗定侠迫得无处可去的杀手。张少英连番思虑,当下让横网查探仇家堡底细。这一查并没有查出甚麽,只是仇家堡的衣冠冢内藏着上千件无价之宝古玩珍品,这与仇家堡每年三百多万贯进账严重不符。路上张少英夫妇三人与一众杀手分开了。有了武林盟的通行令牌和印信,一众人不会出甚麽差池。沿途所见,数不清的门派人员和官府捕役,巡视,缉拿杀手,足见七宗定侠规模之宏大。一路上张少英再次收到了一条不好的讯息,大宋首都连日来谣言四起,均在传昔日太祖皇帝身边的胡氏三魁所收的三个弟子现身江湖,其三剑名流的剑招再次重现江湖。太祖密诏的讯息也在公开亭上贴了出来,内容本意是传给次子赵德昭,并赐太宗秦王爵,改任西京留守云云。

  原本世人对这份凭空冒出来的密诏尚有所期盼,不想公开之后竟是如此,不由大觉失望。这份密诏明显破绽百出,当年之事真真假假世人早已谈论了无数遍,金匾之盟更是无稽之谈,自太宗死后,这份质疑早已变成定论。竟然有胡氏三魁弟子现身江湖,这份谜底不论真假,都将大白于天下。

  张少英无暇顾及这些,七宗定侠因其而起,玄天派受此难也在预料之中,并早做了准备。只是相对于其他门派,玄天派自姬灵霜霜率天下一等一的高手大闹灵州之后,兰州南北早已稳定多时。玄天派尚有不少三会居弟子在玄天派驻山教习,本该安稳无虞。张少英一行人先派人去玉琼峰拜山,随后起飞翅直达凤凰顶。